账号:
密码:
 
  • 返回: 永夜君王

    章一四三 兄弟的女人

        夜瞳抵达黑暗源点基地的消息,迅速在整个战区黑暗种族中传来,多少了解一点机密的都异常兴奋,感觉在无尽的刺眼黎明中终于看到了一点黑暗。

        这段时间,帝国打得郁闷,黑暗种族更是痛苦。每天开进战区的部队,都会提前留好遗书,凡是进去的人,都没打算过能活着回来。形势可说是比圣战时期更加严峻。

        部队痛苦,各级指挥的强者也同样痛苦,折损多少部队,也意味着折损多少军官和强者。

        每日在战区负责指挥的几位公爵也不能幸免,过得无比压抑,虽然后方一批批的送来援军,可是前方死得同样多。如此被动局面,圣山至尊却是无动于衷,她们传达下来的只有一个命令,那就是进攻,一定要把人族从天坑周围赶出去。

        几位公爵无奈,只能轮番上阵,然后在宋子宁或是赵君度手里吃到一个又一个败仗。

        在黑暗种族当中,暗地里流传着一个说法,宋子宁的天机术或许已经接近林熙棠昔日刚崛起时候的境界。

        然而这种揣测于事无补,只能更加抑制永夜议会的高阶战力投放。能够在天坑附近运使预言术的,都得是顶尖的几位大师。这样的人物,议会全当成宝贝一样供着,哪舍得放到战场上?

        这还是当年在林熙棠身上得到的教训。在昔日帝国双璧刚刚开始闪耀之时,双方在战场交锋,预言术和天机术也隔空殊死搏杀。

        尤其那段时间帝国的天机流派落入低谷,有了内乱的苗头,以至于永夜预言术在混乱帝国的宏观战略方面十分好用。一点流言,加一点战场天时变化,再加一点巅峰强者的压制范围,就足以让帝国整个战区都疲于奔命。

        那时林熙棠战绩并不是十分显赫,战损比例尚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永夜方面终于发现异常。凡和林熙棠交过手的预言师,返回永夜之后就渐渐开始身体不适,逐渐萎靡,有的在数月后去世,有些则能拖到几年,但也会早逝。

        直到数年之后,帝国天机之乱结束,许多秘闻为人所知后,永夜议会才将那段时间永夜预言师的问题与林熙棠联系起来。

        有人正式提出一个听似荒唐,细思极恐的推测,林熙棠真正的目标是猎杀预言师。

        然而那个时候已经晚了。虽然林熙棠并未动到大师级人物的头上,可活跃参与阵营战场布局和观察的都是各族正当年的天才,假以时日从这些实战经验丰富的预言师中会产生真正的大师。

        可现在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中了林熙棠的手段,走上了绝路。这种源自灵魂的伤势,就连至尊都束手无策。

        就这样,林熙棠以一已之力,让黑暗种族的预言师出现了整整数十年的断层。

        自此之后,永夜议会在使用预言术上就变得异常谨慎,普通战场只观大势,不直接下场。帝国双璧,自此才开始真正闪耀于整个永夜世界。

        如今在天坑战场上,眼见又要旧事重演。宋子宁这样高的先手率,几乎次次料敌机先,怎么都不可能仅凭军略,肯定是用了天机术。如此一来,永夜议会在动用预言师时就更加谨慎,在战场上也就愈加被动。

        当夜瞳率领部队出发时,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局面。她毫不在意,率领部队慢悠悠地向着天坑行军,仿佛只是一场游山玩水。

        在一座山丘丘顶,围攻魏破天的两名侯爵脸色渐渐苍白,气息变得虚弱。他们互望一眼,突然一齐出手,上手全是杀招,一通猛攻之后突然抽身就走。

        魏破天一声长笑,手中斩魂刀裂空一击,顿时在一名侯爵背上开了道大口子,深可见骨。那名侯爵一个踉跄,丝毫不敢停留,连部队也顾不上了,转眼间在天际消失。

        魏破天收了千重山,冷笑道:“还在老子面前玩这手?都玩过十几次了,当老子还会上当?想跑就留下点记号再走。”

        魏破天转头一看,见防线前的黑暗种族战士正如潮水般退去,山丘脚下的山坡上满地都是尸体。

        他一声断喝,率先扑了出去。魏家战士也纷纷从工事掩体中跃出,跟随少主追杀残敌。这一通狠杀,又斩了千余黑暗种族战士,这才罢休。

        魏破天志得意满,大声道:“清点战果,救治伤员,收拾完我们就收工,回基地休整去!”

        战士们顿时欢声雷动,不少人就在研究着回去后要怎么花钱,才能好好地放松一下。下一次出战,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去呢。

        魏破天听到战士们的议论,笑骂道:“瞧你们那点出息,就知道喝酒找女人!这次的战功足够多,多到可以让你们买田置业。等回了基地,你们的军功九成统统上缴,老子给你们在行省里找块好地方买地皮去。回去了,人人都是世家!”

        战士们又是一片欢呼。人人世家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有了土地产业,就有了建立家族的基础,再努力努力,一个士族还是可以有的。这些小家族兴旺了,远东魏家的根基就稳了。历代门阀世家,就是这样一代代发展起来的。

        欢呼声中,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这么急着回去吗?”

        魏破天脸色大变,转头望去,只见山谷谷口出现一支黑暗种族的部队,虽然人数不多,但那密密麻麻的强者气息却让他头皮发麻。这支最多万人左右的部队,竟有十位侯爵级强者。

        黑暗军队无声无息的出现,宛若从虚空中冒出。魏破天根本就没有发现丝毫警兆,就连刚刚被击溃逃跑的永夜部队恐怕也不知道这支部队的存在。

        魏破天也算是身经百战,回身大吼:“回阵地!”

        魏家战士即刻转身狂奔,冲向原本在山丘上的阵地,只要回到防线后,正常万余人的敌军,休想吃掉这支五千人的精锐私军。

        魏破天率领亲军殿后,那支神秘部队也没有急于追击,而是不疾不徐地前进。压力渐渐弥漫在战场上。

        魏破天眼看着麾下私军大部分都回到了阵地,心头一松,正要回返防线,忽然眼前一花,已是多了一人。

        他抬头一看,陡然大吃一惊,道:“你,你,怎么会是你?”

        夜瞳道:“是我有什么不对吗?”

        魏破天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赶紧到防线后面去,黑暗种族的部队马上就要上来了!”

        看他一脸焦急的样子,夜瞳道:“不用担心,他们不会过来的。”

        “不会?那些黑暗种族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才……怪……”魏破天回头一望,见那些精锐战士和密密麻麻的强者都站在数百米外,动都不动。

        魏破天看看黑暗种族的部队,再看看夜瞳,嘴慢慢张大。

        “没错,这就是我的部队。”夜瞳道。

        魏破天挠了挠头,一脸为难,“怎么会这样?这,这可怎么办?你是千夜的老婆,让我怎么下得去手?”

        夜瞳原本紧绷的面容,有一瞬间缓和,随即恢复冷淡,眼底却还有一丝哭笑不得的神情没有完全褪去,“我现在和他没有关系。再说,就算有什么关系,他也不是你们的人吧?”

        “话是这么说,可我们总是兄弟。我怎么能对兄弟的女人动手?”魏破天很是认真。

        两边大军听不见他们的交谈,可黑暗种族那几个侯爵却站得不远,一时间个个脸色古怪,忍笑忍得极是辛苦。

        魏破天对他们可不会有好脸色,当下脸就一沉,喝道:“你们笑什么?老子对夜瞳不好下手,收拾你们还不是跟玩一样。不服的话,你们随便出两个,老子都接下了!”

        这种叫阵方法是常有的,对魏破天的乌龟壳战法可有很大便宜,然而这次却是失灵,当下一名蛛魔侯爵就笑道:“我们当然是一拥而上,否则来这么多人干什么,围观吗?”

        魏破天呸的一声,骂道:“真是给你们所谓黑暗圣血丢脸!”

        然而激将法全不管用,侯爵们个个如木桩般站着不动,目光都落在夜瞳身上。

        夜瞳道:“他们就是来围观的,别啰嗦了,动手吧。”

        魏破天又开始挠头,“我说过了,对你下不了手……”

        他话音未落,夜瞳忽然出现在他面前,一只冰冷柔腻的手扼住他的咽喉。旋即魏破天眼前天旋地转,人腾空而起,重重砸在地上。这一砸极重,把他的千重山都砸出来了。

        夜瞳这才松手,长身而起,冷冷地看着他。

        魏破天翻身而起,依然头晕眼花,脑中阵阵迷糊。他还没想清楚,就急道:“你赶紧走!这一带有天王,他们说不定会对付你。”

        “为什么要对付我?”

        “你这么厉害,连我都不是你的对手,说不定就会被哪个天王看上,变成牺牲品。”魏破天认真地道。

        夜瞳冰冷的脸上终于禁不住露出明显笑意,道:“打赢了你就会被天王盯上?你还真是……看得起自己。”

        魏破天用力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了点,道:“这不是很正常吗?一般侯爵哪是我的对手?你又是有名的天才,很可能就会成为牺牲品。你不知道后方那些家伙的想法,他们现在更想杀年轻天才,不一定非得是公爵。”

        夜瞳道:“少废话,用你的千重山!打完了我再告诉你为什么。”

        魏破天无奈,头顶一道绝峰冲天而起,摆出起手姿势。

        夜瞳没有动手,指了指他的腰间,道:“斩魄刀。”

        “用了这个,万一真伤了你就不好了。”

        “随便你。”

        夜瞳身影闪烁,忽然就出现在魏破天面前,一掌轻轻拍在他的千重山上。

        这一拍看上去轻飘飘的没什么力量,可是刹那间魏破天耳中嗡的一声大响,整个人如同站在一座巨钟之内,而大钟正被敲响。一时之间,他眼前全是彩光,什么都看不清了。

        那座高耸的剑峰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但片片残影还勉强连在一起,没有彻底散开。

        对于一下居然没有拍散魏破天的千重山,夜瞳似也有些意外。她嘴角扬了扬,瞬间找到了解决方法。

        既然一下不行,那就再拍一记。

        顷刻间,千重山烟消云散,魏破天当场晕了过去。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