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大魔仙

    第十五章 败家孩子

    下面等待的测试者们,齐齐地倒吸了一口冷气!不愧为大能啊,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他们这些小辈儿灰飞烟灭,太具有震撼力了!果然,下面人群中,有不少人开始悄悄地退后了。其中一个矮个男子,突然身形一动,直接就往光幕外面冲。结果,他刚碰到光幕,就被一股巨大的反弹力道给崩飞了,落在地上后,就一动不动了。其他还想这么干的几个人,立刻偃旗息鼓,战战兢兢地颤抖着,还有几个干脆跪下了,不停地磕头,嘴里还喊着“大能前辈饶命!”等求饶的话语。“哼,无知小辈儿!刚才让你们自动站出来的时候,本是给你们一个全身而退的机会!既然你们不领情,就别怪我无情了!”高瘦仙人顿了下,继而喝道,“最后一次机会!还有没有这样的,赶紧退到最后面,我还能给你们一丝生机!但凡还有执迷不悟的,将来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这下,人群中“哗啦”出去不少人,粗略看去约有千数,密密麻麻地站在后面,但都不敢触碰光幕,生怕受到和之前那名矮个男子一样的伤害。“好!没有了是吧?”瘦高仙人虎目圆睁,又扫视了一遍下方人群。紧接着,那些站在最后的违规者,突然像是被什么重击了一下,全部狼狈地飞出了光幕,然后重重地砸在地上。过了约两个呼吸的功夫,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几十个人,踉踉跄跄地逃开了。剩下的,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已经感觉不到一丝生气。人群中走出一个蓝袍男子,飞到光幕之外,对着地上伸手一指,一片光华闪现,地上已空无一人。安静!绝对的安静!不用任何吩咐,光幕内剩下的修仙者们,自觉地查缺补漏,哪个五十人队伍走人了,立刻有后续的队伍之人补上。只是盏茶功夫,一个个整齐的方阵重新列队站好,每个人的眼神中都透着狂热与敬畏。“下面,第二方阵!”灵根审查继续进行,第二方阵五十名测试者,全部过关,其中还有一名土、水双属性灵根的,直接走出人群站到广场右方,等待第二项考验。慢慢的,后续方阵依次行进,至吕凉的方阵之前,都没有再查出任何违规之人。很快,该吕凉的方阵上前了。要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上面一堆大能,还有个第一次见面的天窥兽,即使小黑打了包票,吕凉本能的还是有点心虚。“小子,你就是三哥的盟约者?还真是够弱的!不过心性倒是挺淳朴的,既然三哥看好你,我就帮你一次。”一个稚嫩的童音传入吕凉的脑海。“多谢天窥前辈援手之恩!”吕凉抬头,迎着天窥兽的目光微微点头,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果然,这个方阵也顺利过关。只不过,吕凉没注意的是,高台之上那名红衣少女,在吕凉这个方阵上去测试的时候,迅速抬眼扫了一下,便又低下头去。之后的剩余方阵,均没有再出现违规者。四个时辰后,第一项考验全部完成。整个灵根审查阶段,共有五人具有特殊体质,四男一女,都可直接进入剑符仙宫,这之中就有当时没中玄女仙子幻术的青衣公子、娇小女子、黑壮青年。还有四百余人具有多属性灵根或异灵根,可直接进入第二项考验,另有七万余人等待接下来进行的淘汰对决。此时,瘦高仙人拿出一个方形棋盘,对着广场众人就扔了下去。只见,棋盘直接停在了广场上空,迅速变得巨大无比。一个呼吸的功夫,就把整个广场覆盖其下。一股巨大的吸力从棋盘下方溢出,下一刻,所有等待对决的测试者们,就消失在了原地。同时,棋盘上方,一个个光团浮现其中。吕凉在吸力触碰到他的那一刻,只感觉一阵眩晕,接着就出现在一个雾蒙蒙的高台之上。他的对面,站着一名魁梧大汉,他身上的铭牌号码为“一三四六”。此刻,也一脸迷茫地看着吕凉。突然,他们两人中间,突兀地闪现出一个木头人。与此同时,瘦高仙人的声音响彻上空:“你们现在所处之地为空间法宝‘珍珑棋盘’的独立空间,也是本次对决的地点,你们对面的人就是第一场比试的对手。由于此次参赛人员较多,每个人需要参加两场对决。那个木人傀儡,就是比试的监督裁决者。规则很简单,把对手打昏或对手主动认输,就算获胜!比赛严禁杀死对手,有违反者,直接判负并废掉修为!下面,比试开始!”此时,吕凉也在认真打量着对面的大汉。论身材,吕凉和人家不是一个级别的。论修为,倒是和吕凉一样,炼气期大圆满的实力一览无余。“小子!我可是还有筑基期的法宝没拿出来呢,不想残废的话就赶紧认输吧,要不别怪我以大欺小!”魁梧汉子似乎根本没把吕凉放在眼里,“身体没我壮,法宝没我好,你拿什么和我斗!”此时此刻,仙宫山门之前,宫内弟子和一众天仙大能们,也兴致勃勃地对着各个独立小空间指指点点,似乎在逐一评判着测试者对决的结果。红衣少女在棋盘光团出现的瞬间,就将目光悄悄锁定于吕凉所在的空间。虽然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他不是天道推衍出来的那个人,可依旧忍不住关注他的比试结果。“是那个皮肤略黑、满脸憨笑的少年吗?”一个带着笑意的轻柔女声传入红衣少女的神魂。“啊?师、师傅,是、不、不是!”“你慌什么?谁也没说过天道推衍是绝对的命数,曾经就有一个人,天道推衍对于他来说根本毫无意义,他总是以惊艳才绝之资突破天道的极限。”“嗯,徒儿也觉得是,但、但是……”“即便他真是那个人,又有何妨?你是你,他是他,你们此刻并无交集,何不静下心来,仔细体会一番呢?”“徒儿明白了!谢谢师傅!”红衣少女的道心重新归于平静,也大方地抬起头,仔细凝视着那一团光球。红衣少女的绝世容姿与清新之气,早已吸引了众多剑符仙宫的男弟子,只是碍于仙师大能再场,没人敢过去攀谈而已。此刻看见她的注意力放在了那个光团之上,也都不自觉地向那里望去。此时的吕凉可不知道他们这个高台,已经成为了外面的众矢之的。他正在琢磨一件事:打败眼前这个家伙,到底用多少符篆合适呢?就在他思考这个技术性问题的同时,对面的大汉动了,他手中出现一根银色长棍,呼啸着向吕凉砸来。吕凉装作一惊,暗运鲲鹏诀,连滚带爬地向边上闪去,堪堪地躲过了一击,然后“满脸惊恐”地一摆手,哆嗦着说道:“大哥,等、等等!我还没准备好,能不能让我先拿出符篆来啊?”看着吕凉满脸祈求的样子,魁梧大汉心情这个舒畅:看来,第一场轻松至极啊!场外,红衣少女满脸错愕,“这、这就是他的实力?!错了!肯定是错了!绝对不可能是他!是了,输了也就罢了,正好断了我的心思。除非他能赢,不过,这可能吗?”其他观战的弟子也一个个摇头鄙视,但看到红衣少女依旧关注着,也没有谁愿意去看别处。唯有玄女仙子,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神微微一亮,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吕凉。“行!你拿!拿个几十张出来也行!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啊!”魁梧大汉鼻孔朝天,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好嘞!谢谢您呐!”吕凉哈哈一乐,转眼间,密密麻麻的符篆现于身前。不等魁梧大汉做出任何反应,单手一指,铺天盖地的就砸了过去!“你……”这是魁梧大汉说的最后一个字,然后就被无尽的火球吞没。硝烟散尽,大汉已在地上趴着不动,衣服也早已破烂,身上红一块、黑一块,煞是凄惨。“一三四六昏迷,判输,六六六进入下一场比试!”木人傀儡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随即,吕凉便消失在原地。片刻后,他又出现在另一个空阔的平台之上。“刚才得有近二百张火系低阶符篆吧?乖乖,哪里来的败家孩子啊?这一千多下品元石就这么扔了?”外面一众弟子悄声议论着,脸上鄙视的色彩更加浓重。“这、这也太……”红衣少女已经无语了,“是赢了,可我还应该继续关注吗?罢了!既如此,索性关注到底,看看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招式!”就在红衣少女思想挣扎的时候,吕凉迎来了第二个比试的对手,一个穿的和大户人家少爷似的矮胖修仙者。他上来的第一句话,差点没把包括吕凉在内的一干众人噎得上不来气。“你开个价吧,刚才第一场,我花了五百中品元石,让那个家伙认输了。要不我给你一千,你就让我赢,怎么样?实在不行,最多三千!”无语!彻底的无语!“极品啊!”这是吕凉的第一反应。“对手啊!”这是外面众人的第一反应,败家孩子碰上了更败家的祖宗!吕凉也懒得废话了,把剩下的三百多张符篆全拿出来了,浩浩荡荡、飘飘洒洒地摆在面前,充满笑意地盯着眼前的胖子。“呃,那算了。真是的,怎么就碰上认死理的家伙了呢?还是去第三大势力的血神教试试吧。木人,我认……”那个“输”字,注定他说不出口了。因为,在他说出“血神教”三个字的时候,吕凉的眼神变了,随即,那三百多张符篆像疯了一样,呼啸着扑向胖子。胖子眼神一缩,慌乱中似乎祭起了个圆盘。紧接着,他们所在的这个光团,就充满了火焰与烟雾。待这烟雾散尽之时,胖子已经倒地不起,吕凉也是满身黑灰。“七六二昏迷,判输,六六六胜,进入第二项考验!”依旧是木人傀儡那空洞的声音,吕凉也随之凭空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了广场右边的空地上。那里密密麻麻地站了许多人,应该都是已经过关的修仙者。“小凉,你有点冲动了,这样很危险,你要注意!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最后祭出了一件防御类法宝,肯定就被你轰得魂飞魄散了!“识海中传来了小黑有些严厉的声音。“嗯,是我鲁莽了。本来,我以为自己能隐忍好,但没想到,一听见那个名字,就突然怒火中烧了。是我不对,还好当时的气势我依旧控制在炼气期大圆满。我会引以为戒的!”吕凉也知道自己刚才太冲动了,事后想来,还真是挺后悔的,今后必须得注意。当然,在告诫自己的同时,他也感慨:胖子,你可千万别加入血神教啊!要不,下次见面,可就不是三百多张符了……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