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大魔仙

    第一百七十三章 诡异洞穴

    包括赵雨城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一愣,尤其是赵雨城,瞳孔逐渐放大,头一次露出了震惊至极的表情。 www..com但看到吕凉坚定无比的目光,下意识地说道:“不可能!我这易形之术怎么会被你看穿!你究竟是如何发现这一切的!”

    吕凉冷哼一声,没理他的疑问,反倒抛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真正的赵雨城,现在在哪里!说出来,可保你一命!”

    “哈哈哈,你们真以为这样我就无可奈何了?我打一进来,就没想过活着出去!”赵雨城本来已经暗淡无光的眼神,突然折射出骇人的精光。

    不过,很快,他的气息就急速衰弱下去,眼睛也渐渐闭上,身形一阵模糊,果然化为了原本应该已经死亡的大汉模样。

    与此同时,自下方传来一股令人颤栗的毁灭性气息。

    “不好!斗转星移之法!”郑萱瞬间脱口而出的话,让众人立刻就想到了下面生死不明的墨绿男子。

    只见原本已经动弹不得的墨绿男子,以极快的速度冲着吕凉就直冲上来,眼中有着和之前大汉一样爆射且决绝的精光!

    对方要干什么,所有人都知道,但此时就算想跑,都已经来不及了。吕凉一咬牙,猛然抱住身边离自己最近的刘嘉雯,直接用后背来抵挡已经开始自爆的墨绿男子。

    吕凉知道,所有这一切,都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所以如果一定有谁来承受这毁灭性的自杀式攻击,那也只能是自己!

    剧烈的轰鸣声响起,以吕凉这边为中心瞬间产生了一个升腾的气流漩涡,在漩涡周围,数道大小不一的空间裂缝闪现而出。

    整个空间爆裂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才逐渐平息下去。此时,周边百丈之内已经被夷为平地。一只巨大的金色纸鹤和一个巨大的独角鬼王正相对而立。

    慢慢地,纸鹤消散,露出了刘嘉皓、杨颖的身影,另一边鬼王也如沙粒般飘散,酆飍的身影也显露出来。

    又一个光点出现,逐渐化为一道白线,随即拉开一条口子,郑萱从其内一跃而出。

    四个人的气色和气息明显不好,显然即使做出了防护,也被自爆的余波击伤了。

    “妹妹!吕凉!朱焱!你们在哪里!”刘嘉皓的声音响彻云霄,但换来的却是一片沉寂。

    …………………………

    “我……我还活着吗……”吕凉的意识渐渐恢复,全身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袭来,他努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处根本望不到顶端的洞穴之中,看样子,应该是正躺在地上。

    他感觉自己现在除了疼就是疼,根本没有其他感觉,而且似乎无法有效地支配身体。想用神识探查,却发现此地居然也屏蔽神识。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身体的疼痛感逐渐减轻,此时吕凉已经略微恢复了身体的一些感觉,于是微微抬起了头。可这一抬头不要紧,眼前看到的一幕,差点又把他吓晕过去。

    只见自己的下半身,已经残缺不全,上半身的双臂也已经断了,怪不得自己感觉不到对身体的支配了呢,四肢都没了,还能动个屁啊!

    不过,很快吕凉就安心地吐了口气,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源源不断地长出新的血肉。自己体内的魔仙气似乎此刻并不受自己控制,那种流向身体各处的感觉,酥酥的,麻麻的,痒痒的,倒是挺舒服。

    吕凉干脆放松身心,就这么静待着自己恢复。在这个过程中,他郁闷地发现,不光神兽们不见了,就连血蛟母子,都自洞府内消失了,这可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吕凉可以不依赖他们,但这种诡异之地,多一份助力总是好的,尤其是老白,简直就是个万事通,如今它不在自己身边,还真是有些别扭。

    “老白前辈不是说,天玄圣藤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就能让我的身体恢复么?这都十炷香了,怎么才彻底恢复……”片刻后,吕凉的身体恢复如初,除了魔仙气损失了近一半。

    随后,他毫不犹豫地掏出一块极品元石,又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彻底恢复到了最佳状态,如此,他的心才略微安定下来。

    这个洞穴非常大,吕凉所处的地方,是中心点。其前后左右共有四个深幽的洞口,似乎也是目前唯一可去的地方,而后吕凉无奈地发现,此地禁飞……

    同时,最让他郁闷的,是自己的修为,无论是穿上灵铠也好,激活鬼魔首也罢,就那么死死地定在返虚期大圆满,再也无法前进一丝一毫,这才是最要命的地方!

    谁知道这里有没有什么其他生灵,万一是那种上来就开打的,自己这点修为,够不够人家塞牙缝都不知道!

    本来,吕凉还琢磨着如何选择洞穴进入,可自东边的洞穴处,隐约传来了打斗的声音,还有阵阵娇喝声传来。

    吕凉一喜,他已经听出,这是刘嘉雯的声音,当即便冲着东边跑了过去。

    一跑不要紧,居然连鲲鹏诀和魔雷翅都激发不了,不过吕凉已经被刺激的麻木了,就算一会儿领域激发不出来,他都不会有多惊奇。

    在跑向洞口的过程中,打斗和娇喝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期间还夹杂着什么东西撞击墙壁的声音。

    快到洞口时,刘嘉雯带着决绝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给自己鼓劲儿:“他为了护着我,已经成为了废人!我是荒古刘家的大小姐!一定要打开一条通路,把他救出去!然后把他带回家,养他一辈子!对,就这么办!眼前这些不人不鬼的东西,休想挡住我的去路!啊!”最后一声惊叫后,又是什么撞到墙上的声音……

    吕凉是一边跑一边感动啊,别瞧这小丫头平时一口一个“呆子、笨蛋”的,但关键时刻,却是仁者侠义心,看来这是个值得深交一辈子的红颜知己!

    到了洞口,吕凉就看见正从地上爬起来的刘嘉雯,嘴角已经带血,但只是简单一抹,就执剑又冲着前面两个类似纸人似的家伙冲过去了。

    刘嘉雯的修为,不出意外的也被限制在了返虚期大圆满,其身上依旧笼罩着那层金光,但看其只能挥剑劈砍的样子,吕凉也明白,看来此地除了这种原始的打斗方式,其它的很难行得通了。

    那两个纸人,一白一黄,完全看不出修为,反正从实力上看,如果单独一个,貌似不是刘嘉雯的对手,但两个联手,却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这边刘嘉雯刚对着白纸人劈砍下去,黄纸人就突然横着一飘,瞬间到了她的身子左侧,就是猛然一扫。

    刘嘉雯猝不及防,又被击飞了出去,可这回倒是没摔倒在地,因为吕凉早已冲过来,稳稳地让她靠在怀里。

    “嗯?啊!你是人是鬼!你明明……”刘嘉雯一扭头,小嘴就张大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吕凉呵呵一笑,一把将她拉在身后,轻声道:“多谢嘉雯小仙子的侠义之举,不过我自认还能养活自己,所以,就让我来料理这两个家伙吧!”

    吕凉的灵铠又如常上身,虽然无法提升修为,但好歹多了一层防护。抡起昆吾剑,就冲了上去,剑身之上隐隐有血光浮现,这让吕凉心中有了不少底气。

    果然,两个纸人似乎灵智不低,都知道那血光剑刃碰不得,主动攻击很快就化为了配合防守。

    刘嘉雯经过最初的错愕,已经完全反应过来了,看来吕凉确实有什么神秘的康复之法,如今应该是已经恢复如初了。当下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也提剑攻了上去。

    要说这种近身劈砍,吕凉的实战经验就比刘嘉雯丰富太多了,光他自己,就已经让两个纸人手忙脚乱了,如今又来了个本来也不弱的帮手,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吕凉先后两剑,把两个纸人斩于剑下,随即火光一闪,纸人化为一堆飞灰。

    可不等二人高兴,两白两黄四个纸人又浮现而出了……

    “快,我们退回石厅中!他们不敢过来的!“刘嘉雯一拉吕凉,就返身而跑。

    吕凉一皱眉,也放弃了继续硬碰硬,跟着就跑回了石厅。那些纸人在吕凉前脚刚到厅内,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看样子是类似于触发式禁制的存在。

    “你之前不是都被轰残了吗?怎么突然就又生龙活虎的出现了?”刘嘉雯安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如好奇宝宝一般上下打量着吕凉。

    吕凉对于刘嘉雯这种可以共患难的朋友,从来都是无条件,无保留的信任,当下毫不犹豫地掏出那一小段天玄圣藤,递到她的面前,笑着道:“就是靠着这个,来,你也吃了,以后多个保命的被动技能!”

    “你、你什么意思?是、是给我吃?你没事吧?这种圣物都拿来送人?而且,你、你知道这、这代表什么吗?”刘嘉雯头一次显出了如此慌张的表情,倒是弄得吕凉一愣。

    “当然是给你吃的,我们在这种危险的地方,多个保命的技能总是有备无患的。就冲着你愿意养我一辈子那句话,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再说这东西再金贵,不也是拿来用的?你不像那么婆婆妈妈的人啊,拿着,吃了!然后我们继续想办法!”吕凉不由分说,直接把那段天玄圣藤塞进刘嘉雯圆张的嘴里。

    刘嘉雯下意识的一捂嘴,似乎本能地想吐出来,但犹豫片刻,便神思复杂地咽了下去,随后像盯着犯人一样逼视着吕凉问道:“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我哥和你说过什么?”

    这回轮到吕凉无奈了,一敲刘嘉雯的头,笑着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吃个天玄圣藤怎么还牵扯出你哥了?我可没有多余的给他了啊,你们那个世家,我也看出来了,肯定不缺这东西。如果不是在这里,舍不舍得给你,我都得犹豫下呢!”

    刘嘉雯闻言,明显松了口气,随即又指着吕凉嘟囔道:“好!你是什么都不知道才给我吃的,对不对!以后就算知道了什么,也不许提起这事!”

    随后,她似乎又恢复了之前鬼灵精怪的样子,心情也似乎变得很好,环顾下四周,有些无奈地说道:“你昏迷期间,我把四个洞口都探了一遍,每次一进去,都是这种纸人,太烦人了!唉,如果是祝煜哥在这里,应该会有办法出去吧。”

    “你喜欢祝煜?”吕凉看着发呆的刘嘉雯,又开始不经大脑的问话了。

    闻听此言,刘嘉雯就像被踩了猫尾巴一样,瞬间声音高了八度:“你、你胡说什么!祝煜对于我和大哥而言,是兄长般的存在,而且他和萱姐有婚约!你、你可不能乱嚼舌根!我的道侣标准,必须是那种顶天立地的豪杰,虽然祝煜哥哥是这样,但我们太熟了,绝对不可能!”

    吕凉没想到自己无心之言,引出刘嘉雯如此剧烈的反应,当下赶紧作揖赔不是。

    正在吕凉作揖,刘嘉雯嘟嘴的时候,朱焱充满戏谑的声音传来:“呦呵,在这种地方,二位还有闲情逸致打情骂俏,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患难见真情!”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