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大魔仙

    第二百一十章 脱胎换骨

    一片混沌之地内,三个身影两边对立,其中一方正是吕凉本尊和阿呆,另一方则是面色深沉的圣痕化身。 www..com

    令人惊讶的是,圣痕化身手中居然捏着一小截天玄圣藤!

    “不得不说,我现在真是开始佩服你的憨傻了!不过,想要被我彻底接受,还是不够的!看在你让我恢复的份上,我给你机会,是完美融合,还是继续被我反噬,就由天意决定吧!”圣痕化身吃下天玄圣藤,浑身气息又恢复如初。

    对面吕凉则是看了一眼身边的阿呆,轻声道:“被你噬魂的时候,其实也是给了我不小的机缘。如今,又有阿呆助我,我没理由会输!我需要你,需要完美的你进行融合,我有必须变强的理由!来吧,如果你还用之前的人海战术,我也会照单全收!”

    圣痕化身摇头大笑道:“没想到被我噬魂后,反而成就了你真正的道心!好,那就来吧!”

    此时的三人再没有一句废话,就此在这片混沌天地展开了一场征服与被征服的搏杀……

    ………………………………

    同一时刻,太初神祖的身影浮现而出,正好就在朱焱的身边,问出了如之前少女同样的一句话:“值得么?”

    朱焱睁开双目,浑身气息已经跌落到了返虚初期,但依旧笑着说道:“兽王神都觉得值,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于公于私,我似乎都没有不这么做的理由。”

    太初神祖点头道:“没想到你竟然是已经觉醒了的守护者之一,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唉!”

    朱焱则是起身,看着不远处还在融合的吕凉,轻声道:“守护者的状态,顶多算是半觉醒,这也是托幻月大人的福,当然,也可能是祸。不过,我现在就只是朱雀圣皇,是吕凉的好友,将来怎么样,是敌人还是朋友,走一步算一步吧!远古传承下来的使命,我知道一些,我能开始觉醒,就说明有人已经开始进行的重组行动了!是那个阎组织吗?绝不能再任其发展下去了!”

    太初神祖长叹一口气道:“看来和几个老朋友刀兵相向,已是不可避免。也罢,我知道该怎么决断了!此处似乎已经不需要我了,这缕分魂也就此消散吧。”

    “哦?你不关心下吕凉的结局?万一他拼不过圣痕身死道消了呢?”朱焱又恢复了爱开玩笑的本质。

    太初神祖则是哈哈一笑,身形逐渐消散,只留下飘渺的声音道:“你信么?”

    朱焱先是摇摇头,随后轻叹一声道:“如果真的就此消散于天际,也许才是最适合他的结局!”

    ………………………………

    此时的混沌空间内,已经变成一片死气的汪洋。

    没有任何法宝出现,有的只是三个人领域的比拼和意志的对决。

    “阿呆,我知道,杨颖是你朝思暮想的伴侣。如果你和我联手,我可以保证每年有一半的时间让你作为主魂,如何?而且我比吕凉只强不弱,他想办的事情,我会更加容易完成。”圣痕化身一面维持着领域,一边企图分裂对面合作的两人。

    阿呆这回倒是连犹豫都没有,轻轻摇头道:“你的条件很诱人,可惜颖儿也不会愿意我这么做的。你是圣痕,也是借着吕凉的执念所生,咱俩其实很相似,所以我的答案,你其实早就知道,对不对?”

    圣痕化身先是摇头苦笑了一声,随后面色郑重地对吕凉说道:“从我进到这里,我就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败了。起初我很不甘心,但在你给我天玄圣藤,以及阿呆宁愿放弃与杨颖在一起,也不受我诱惑时开始,我知道,你们说服我了。”

    这时,吕凉就感觉对方的领域突然消失了,配合圣痕化身的话语,“幸福来得太突然”是他目前唯一的想法。

    另一边的阿呆也已经停手,以复杂的目光盯着对面同样表情的圣痕化身。

    “吕凉,你必须清楚!外面的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险恶,实力强大还要配合足够坚韧的道心,这才有可能走得更远!你太善良了,这是一把双刃剑,一味的妇人之仁只会把自己和身边的亲人都害了!如果再遇到类似之前我考验你的时刻,你出不了手,我可不会客气!”圣痕化身此时倒是面色平和,似乎已经接受了融魂的决定,浑身散发出阵阵金光,随后化为了一个短剑形状的血红烙印。

    “吾为圣痕,乃是你执念所化。激发时限以你神魂强度和灵气量为准,目前为五炷香,修为暂时提升两个等阶。之后,你会有一日的衰弱期,并且十日内无法再次激活,切记!”血红烙印留下最后的话语,便渐渐消散于混沌空间内。

    片刻后,吕凉的额头处,血红烙印重新出现,金光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吕凉此时感觉前所未有的清明,似乎一股股纯正的魔仙气自发地涌动起来,像极了每次修为突破时的喷薄爆发之感。

    “难道我要突破了?难道这片空间不受天道法则压制?”吕凉灵光一闪,顾不上再琢磨别的,便闭目盘膝坐地,开始进行最后的突破。

    阿呆此时先是如释重负地一笑,随即眼中又闪过一丝不甘与落寞,轻喃道:“颖儿,对不起,再等等我。”

    …………………………

    当吕凉再次清醒时,已经和阿呆同处于日轮海空间之内,日耀大帝面色深沉,见到他醒来,才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小子,很不错!”

    吕凉豁然起身,便惊觉自己的修为居然已经达到了道尊中期,这是没穿灵铠的基础修为!

    “多谢前辈大恩!”吕凉对着面前的日耀大帝就是深深一拜,久久不能起身,即便他依旧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恢复了修为,但凭直觉,他似乎也已经知道了答案。

    日耀大帝微笑着点点头道:“你总算没有辜负我以命魂为引的豪赌!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尤其是关于我和混沌神兽的关系,我说得对吧?或许你已经猜到了什么。”

    吕凉现在确实有一肚子疑问,但他的优点就是从来不八卦,谁没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呢?

    看到吕凉面色如常,似乎没有刨根问底的打算,日耀大帝赞许地点了点头,随即轻声道:“关于我在这里的一切记忆,只要你离开这里,就会被自动封印,将来缘分到了,你不光可以回想起来,还能明白一切的前因后果。下面,就是我许诺过的大礼了。阿呆,开始吧!”

    阿呆则是恭敬一抱拳,化为一道流光,快速没入吕凉体内。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吕凉就感觉到一股纯净的神魂之力自体内开始升腾,逼得他不得不再次开始闭目运功,这次的感觉虽然不是修为突破,但却令他更加欣喜若狂!

    因为,不光是神魂之力已经达到了至少至尊级别的强度,就连圣魂令当中刚修了个皮毛腿部,居然直接就大成了!至于后续的圣体之术,也莫名其妙地修得差不多了!

    不知过了多久,吕凉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日耀大帝温和的目光,以及在日轮海空间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此刻开始,你就是未来的兽王神!混沌神兽合体的限制将自行解除,招式威力也会更上一层楼。你在同级中已是顶尖的存在,但须知人外有人的道理,一切好自为之!”

    话音落下,吕凉就感觉神识一阵模糊,随后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

    女娲空间,荒古刘家。

    “臭丫头!别以为有你爷爷撑腰,我就不敢责罚你!上次你盗走万解灵丹的帐,我还没有跟你算,如今居然又打起太虚神丹的主意来了?!”身为刘家家主的刘元龙已经开始气得吹胡子瞪眼了。

    对面,刘嘉雯当仁不让,也气哼哼地回道:“是谁打小教育我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又是谁告诉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我现在拿咱家现成的丹药去救我的朋友,有什么错吗!”

    “爹,您消消气,小雯的这个朋友神魂破碎,现在基本就是凡俗之人,一般的丹药恐怕都没办法让其恢复修为。太虚神丹凝神魂,肉白骨,乃是无上至宝,可能还真的有办法……”这边刘嘉皓还没说完,就被已经暴怒的刘元龙打断了。

    “嗯?你还帮她说话?你也知道这是无上至宝?你们连救的人是谁都不告诉我,就指望把咱家唯一的太虚神丹给别人送去?实话告诉你们!太虚神丹不是不能给人,但这个人必须是刘家的人!这是你祖爷爷当年定下的规矩,谁都不能打破!”

    正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自门口传来:“小雯要救的这个人,是她未来的夫婿,说起来也不算外人,如果需要就让她拿去吧!”

    “爷、爷爷!他、他不是……哎呀,他只是我的救命恩人!”刘嘉雯的脸瞬间就红透了,虽然她知道爷爷来是帮她的,可用的这种方式……

    果然,刘元龙的火气立马就下去了一半,定定地看着刘嘉雯,半晌,嘴角扬起一个微笑的弧度,沉声道:“都被你气糊涂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谁家的小子这是,连天玄圣藤这种逆天之物都肯给你,关键是你还收了!啧啧,如果孔家的小子听到这些,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刘嘉雯本来还低着的头,猛然抬起,急声说道:“不能传出去!孔子荣那个坏得冒泡的家伙如果知道了,即便我和吕凉什么事情都没有,他也一定会去找麻烦的!哎呀,清者自清!这丹药我就是要拿走!我不和你们说了!”

    刘嘉雯说完,一个瞬闪就没了踪迹,刘嘉皓见状,也恭敬说道:“爷爷,父亲,小雯确实是为了救人,那个吕凉确实是我们的好友,还望……”

    “好啦,你赶紧去追那丫头吧,晚了,再找她的踪迹就难了。”老爷子都发话了,刘嘉皓自然是顺杆爬,也迅速地追了出去。

    等他们兄妹二人的气息彻底消失后,刘元龙先是叹了口气,又有些惆怅地低声道:“父亲,我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对的……”

    刘家老爷子则微微一笑道:“如果你觉得不对,会让小雯知道太虚神丹的存在?好了,无极五祖传来的消息相信你也知道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们不可能护他们一辈子,是时候让这些孩子去闯荡闯荡了!”

    刘元龙恭敬地点了点头,又沉声道:“我们在阎组织的内线报告说,近期他们突然接到了上级指令,全体人员都开始蛰伏不出,不知道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

    “哼,不是他们什么都不做,是有人在做什么,而我们都不知道!咱们在阎组织有内线,人家阎组织对我们荒古世家的动向也了如指掌!元龙,真正的威胁其实还在我们内部啊!去吧,把小雯接受了吕凉天玄圣藤的消息让孔家的小子知道,只有表面的平静被打破,才有让对方露出马脚的可能!”刘家老爷子此时再无一丝笑意,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肃杀之气,“方家、郑家是我们可以绝对相信的,其他世家,在有足够的诚意之前,都得防着!”

    …………………………

    黑暗王朝核心之地,白袍青年背身站立,后面红妆少女轻声叹息。

    “清儿,不必为我挂怀。我等这一刻已太久,如今神皇陛下轮回在即,即便需要以我这条命为引,那又如何?何况我有不死不灭之法,只是恢复时间长一些罢了。倒是黑暗王朝这边,除了幽魂和祭罗是自己人,其他人并不一定没有异心,要怎么做,只能靠你自己决断了!”白袍青年说完,身影已经若隐若现。

    红妆少女紧咬朱唇,轻声道:“黑暗王朝这颗棋子,我从未放在过眼里!云哥,无论结果如何,小妹都在此处等你!保重!”

    …………………………

    幽冥大世界中,有一片极少有人涉足的禁地,因为一旦踏进去,除了道祖级别的大能外,但凡级别低点的修仙者都有可能命丧其中。

    造成这一原因的,是一名狠人的存在,其修为只有道尊初期,却是禁地中绝对的主人。

    哪怕是道祖级别的大能,只要踏入此地,都会被一种奇异而强悍的法则之力限制,修为最高也只能是道尊初期。

    而同级别下,基本没有能扛过这位狠人攻击一炷香时间的。

    在空旷无人的禁地中,灰色雾气弥漫天际,夹杂着丝丝诡异法则之力的罡风四溢。

    此时,突兀地出现了一道白影。在其出现的霎那,数道凛冽的剑气呼啸而至,白影身上散出一层金色光幕,虽然抵挡住了剑气,但显然也是耗费了极大的功力。

    片刻后,浓重的雾气中由远及近来了一抹人形虚影,速度虽慢,但却能带给人一种万剑穿心的绝望刺痛感。

    直到虚影彻底走出了雾气,白影才渐渐消散于天地之间。

    虚影看到白影消失,也止住了脚步,随后似乎转身开始往回走,当其逐渐走回浓雾之中时,风中传来了若有若无的飘渺残音“绯舞……”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