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大魔仙

    第二百七十九章 暗黑之战:惊变

        间歇期的五天内,倒是先后生了两件令人侧目之事。╈  巴巴┭╊小┿┯╇╇╇说╃╳网  w、w`w`.=8`8、z/

        其中之一就是鬼王宗内生的离奇死亡事件,其结果直接导致掌门鬼面仙人宣布:鬼王宗放弃后续的大比资格,就此打道回府!

        这个决定一出,黑暗王朝这边倒是没有丝毫阻拦之意。因为自打灵鬼的身份被揭露后,一些顶级大能就都知道,此人正是于十几万年前外出云游不知所踪的原鬼王宗掌门人,也是现任掌门鬼面仙人的授业师尊。

        如今不明不白的在鬼王宗驻地身死道消,如果他们还能有继续比赛的精气神儿,那才让人觉得奇怪呢。

        再有一件,就是在五天之内,数名顶级大能前往天枢阁驻地,目的就是为了让蛮汉交出通灵之体的女子。其中大多数人都是利诱,开出的价码之诱人,即便连圣祖大能都要挑挑眉头。

        但也有极少数人,竟然搬出三大禁令,要求天枢阁就地灭杀通灵之体。

        最后,利诱的直接被吕凉拒绝,威胁的,则是被天枢阁高层强势拒绝,还放言:只要吕凉不放弃一日,天枢阁就护着他一天!

        吕凉听说后,心中是彻底被感动了。同时一种迷茫的情绪逐渐蔓延开来,他不知道,当自己目的达成的那一刻,究竟有没有勇气面对一直呵护他的天枢阁众人……

        ……

        五天内,吕凉有近九成的时间,都泡在了梵天虚弥阵中,无微不至的帮玲珑恢复着伤势。

        阴冥之气对于其伤势的恢复,确实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加上吕凉的帮忙,仅仅两天,玲珑那“蛮……蛮……”的欢声笑语就又响彻在一片墓地之中了。

        剩下的时间,吕凉有选择性的开始传授给玲珑一些功法,还包括送其一些使用方便的法宝,基本全都是防御性质的,目的就是让小丫头多一些自保的手段。

        之前激通灵之体时,玲珑异常痛苦的表情深深震撼着吕凉的心灵。他这辈子最怕的,不是自己去死,而是别人为了他去死。所以,如果可能,他是坚决不希望玲珑再次体验这种非人的痛苦。

        期间,吕凉试着变回了几次真身,玲珑的反应比第一次见到他本尊时算是强多了,虽然明显有一个错愕的感觉,但接下去顶多是皱皱眉,倒是没有再次惊慌失措地躲起来。

        吕凉看着小丫头明显不如之前自在的表现,只能摇头苦笑一声,再次化回蛮汉的模样,同时心中也打定主意:反正在幽冥大世界也没什么露出本尊样貌的机会,不如就保持蛮汉的样貌到目的达成为止吧!

        临近五日时,吕凉才在小丫头一阵腻乎的依依不舍之下回到了现世环境之中。

        只是他没有现,在自己离去的时候,玲珑的眼中闪过一抹难以名状的彷徨之色……

        ……

        当间歇期结束,再次迎来矿区划分大比的后半段时,已经沉寂了五日的黑暗王朝领地,再次变得异常喧嚣起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才是每次大比最夺目的时刻!

        这回能站到大比高台之下的队伍,明显比最初时少了太多人。巴巴小┭┯╊┼┯╃说╊╋网╈┭╇  w-w-w^.`8`8^z/w/.com

        除了鬼王宗队伍弃权外,另一支雪龙山的队伍,也因为严重减员而决定放弃,毕竟即便新加入一人,也不过才有两个人而已……

        如此一来,剩余的第三轮比试,其实就只在四支队伍之间进行了。

        其中最令吕凉在意的,就是阅风巢会和灵风洞之间的碰撞。灵风洞的队伍,也是之前让吕凉有些在意的金袍人队伍。

        虽然此时的灵风洞队伍中只剩下两人,但他们却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此时,那名聚灵之体的男子体内,已经拥有了三个另外的魂魄,整个人透都着一中说不出的诡异感觉。

        “下面,第三轮剩余的大比继续!各支队伍派人员上场!”孔亮高声一喝,两道光门浮现,第三轮后续的大比正式开始!

        此时,阅风巢会那边有人先动了,正是那名面具双刀青年。灵风洞这边出场的,则是那名聚灵之体的男子。

        两人之间也没什么开场白,上来就是针尖对麦芒的狂放之战。

        面具青年依旧是放出一片绚烂至极的恐怖刀芒,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此人的功力绝对比五日前又有了一个长足的进步!

        其对面的金袍人,在这种狂猛的攻势下,基本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可不知为何,其眼中蕴含的金光,渐渐化为了一种无法掩饰的激动之情!

        就在此时,场外观战台上,率先出现了惊变!

        先是黑暗王朝大员们所处的观战台上空,突然闪现出数道黑影,还不等众人反应什么,他们就化为了恐怖的自爆漩涡气流……

        与此同时,在其他三面的观战台上,都有类似的情况生,令原本只有喧嚣的观众席瞬间化为了血与火交织的恐怖地狱。

        “小子!那人就是聂青云!你看!”老白的惊呼声响起,“台下那名灵风洞的弟子……他自尽了!”

        吕凉瞬间将注意力转向光门之内,那里也一样异变突起!

        原本只有招架之力的金袍人,体内瞬间又多了一个魂魄,与此同时,数道肉眼可见的金光弥漫而出,其身形明显涨大了一倍有余!

        老白之所以断定面具青年就是聂青云,是因为此人在短暂的错愕后,手中双刀突然光华一闪,接着竟然化为了一把柄端带着龙头的银色长刀。那不是龙牙刀,还能是什么?

        在金袍人爆的同时,虽然吕凉感觉不到其内的情况,但只从聂青云节节败退的窘境来看,就知道对方在激了聚灵之体的天赋后,实力已经远天尊等阶了!

        电光火石间,吕凉就冲了上去,管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反正聂青云他是救定了!

        就在他要突入光门内前,一道熟悉的传音突然进入他的神魂,还带着急促的语气道:“别进去!那不是真正的青云!正主在我身边!这里更危险!”

        吕凉本来已经要跨进去的身形瞬间一滞,随后接连几个瞬闪,毫不犹豫地冲着传音来的方向就去了!因为那正是之前失去联系的祝煜!

        而祝煜指向的地方,竟然是正面主观战台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那里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吕凉不认识的驼背老者,不出意外应该就是祝煜化形后的样子。巴巴小说┼网  w、w-w`.^8=8^z·w`.·c`om

        可另一人的存在,却令他有了一瞬间的错愕,但出于对祝煜的无条件信任,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冲了过去!

        “你来这里做什么!”吕凉刚一来到此地,就迎来了黎彩云的怒目爆喝!

        “你以为我想来啊?祝兄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吕凉心里疑惑地嘀咕着,但脸上只能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同时想着如何应答。

        这边黎彩云刚张嘴想再说什么,却突然目露惊恐之光,随即痛苦地抱住头,身形一阵模糊,再清晰时,竟然化为了戴着面具的聂青云!

        与此同时,光门内的战斗已经分出了胜负!

        金袍人手中金色光刃确实贯穿了面具青年的身体,另有数道金色气流狠狠地砸了下来,但他脸上刚刚浮现的笑容却瞬间凝固,接着便疯了一样冲出光门,朝着吕凉这个方向就疾飞而来!

        而光门内被贯穿了身体的聂青云,则摇身一变,化为了气息微弱至极的黎彩云。

        此时,一道白衣身影冲入光门之内,任由没有散尽的金光砸到自己身上,只是一把抱住黎彩云,麻木的脸上虽然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但其眼角却流露出了一滴晶莹的泪水……

        ……

        神祖级别?!

        当金袍人转瞬即至后,浑身散出的恐怖气息,让吕凉直接一个激灵!但他还是本能地护在聂青云身前,眼中闪动着不屈的光辉!也顾不得等阶上的巨大差异,抡起金光右拳就砸了过去!

        与此同时,聂青云和祝煜同时动了,而且全部都是悍不畏死的搏命式攻击!

        “辉烨圣华!”金袍人面露决绝之色,一声爆喝,浑身泛起一阵血色金光,瞬即化为一条条金光剑气,毫不犹豫地劈了下来!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让吕凉三人根本就没有抵抗的机会,在金色剑气刚一出现,就被巨大的威压气流冲击得散落各处。

        直到此时,吕凉才现,一层直径达三十多丈的巨大光罩将他们四人与外界彻底隔绝开来。光罩之外,无数的修仙者正死命冲击着,其中不乏衣袍绣着三龙纹的黑暗王朝精英执行者和很多大势力的掌舵之人!

        金袍人的态度异常坚定,根本就不管吕凉和祝煜,直接祭起数道金色剑气,全力劈向还没落地的聂青云。

        危难之时,又有数道黑光浮现,正好挡住了即将落下的金色剑气。

        随后,一名胡子大汉的身形浮现而出。此时,他的气息竟然同样是神祖级别,只不过从其头顶散而出的金色魂气看,显然也是个悍不畏死的疯子!

        这个新生战力的出现,真正让场上的形式生了一丝转变。虽然金袍人狂猛的攻势依旧犀利,但靠着胡子大汉周身诞出的一层紫金防护罩,在其紧紧贴住聂青云的时候,起码能堪堪抵挡住那些金色剑气了。

        吕凉这边是有心无力,因为即便他根本就不是被攻击的目标,但仅仅是那些剑气散出来的余波,就让他根本无法近前半步。

        那是一种陌生至极的威压冲击,不同于任何的五行术法,吕凉在其面前根本兴不起一丝对抗的念头,这种感觉,比曾经被玄黎邪月的金光灭绝大术压制还痛苦百倍!

        就在此时,一直被护着的聂青云突然爆吼一声,一把推开护在自己身前的胡子大汉,浑身气息猛地暴增至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至尊中期!

        其手中原本银光流淌的龙牙刀,顷刻间出一阵蜂鸣声,化出一道巨大的银色刀芒,朝着金袍人就狠狠劈了过去!

        这是一招门户大开,以命搏命的拼杀方式!

        造成的结果是,聂青云被数道金色剑气击中,直接倒飞了出去,虽然马上坐了起来,但随即喷出数口鲜血,气息也微弱了下去,显然是没有了再战之力!

        而金袍人同样被银色刀芒劈中,也是口吐金色血液,踉跄着后退了数步,眼中难得的抹过一丝惊色,但随即就被一种更加决绝的死士寒芒掩盖。

        “无幻无我,神威天光!”一道女子的轻喝声突兀传来。随着此话音落下,那层被无数人攻击的金色光罩瞬间支离破碎!

        金袍人一愣,眼中先是闪过一抹不甘之色,接着便不顾一切地冲向聂青云,浑身泛起了令人熟悉无比,又望而生畏的紊乱气息……

        金袍人快,还有比他更快的!

        数名服饰各异之人,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几乎是瞬移着就挡在了聂青云身前!

        接下来……

        接下来吕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因为恐怖的自爆波浪已经彻底让其丧失了继续清明下去的机会。神祖级别的大能,毫无保留的自爆,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小天尊能够承受的。

        只是在最后一刻,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传入吕凉的神魂:“有我在,你无恙。”

        ……

        同一时刻,黑暗王朝边缘之地上空,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浮现而出。

        当前是一名气呼呼的小个童子,正是与吕凉有过一面之缘的法外六人众之一,刹那童子。

        另一个人,是一名浑身白衣,头顶一个尖尖的白帽,一脸麻木淡然之色的佝偻男子。令人惊惧的是,其眼眶内,竟然同时有着四个不停转动的金色小瞳仁!

        “臭死火!笨死火!都是你和幻灵干的好事!看来这次的刺杀又要宣告失败啦!”刹那童子指着佝偻男子,一脸的不忿和委屈,“你追着我不放……幻灵也是,都不知道留手……”

        “你走……别回来!”佝偻男子嘴唇蠕动,吐出一句晦涩的话语,便率先转过身去。

        与此同时,又一道光影划过,现出一名脸孔被黑雾遮挡的黑袍男子,其手上托着的,正是已经彻底昏过去的吕凉。

        “阎罗……刹那……保重……不要那么早……死!”佝偻男子留下一句断断续续的话语,身形便消失不见了。

        “你把他带过来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不应该和他产生交集吗?”刹那童子看着黑袍男子,一脸的迷惑不解。

        “就是为了斩断和他的羁绊之情,我才带他来此……之前我替他除了一名大敌,如今又救了他一命,正好还了他对我的两次救命之恩。”黑袍男子说完,身形随即消散不见。

        “……你之所以化出无数分身,不就是为追求死亡的快感么?现如今,怎么反倒还起人情来了?”刹那童子苦笑一声,摇摇头道,“罢了,咱们六个人,可能除了苦无之外,其他人都已经沾染了太多的俗世情缘。不过,这种感觉……似乎也不错……”

        ……

        “我这是……在哪里?”当吕凉醒过来时,便觉自己已经不在大比现场了,也不在天枢阁驻地。此时的他,平躺于地面,满眼都是幽冥大世界独有的昏暗天空。

        “醒了?”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吕凉猛起身,就看见一名怪异的黑袍人。之所以怪异,是因为其面部始终被一团看不到的黑雾笼罩。

        “前辈是……是前辈救了我?”吕凉微微一愣,但随即便想起了之前的一切。

        “前辈?呵呵,如果你如此称呼我,我又该如何称呼你呢?恩公,好久不见。”黑袍男子微微一笑,面部的黑雾逐渐散去,竟然露出了一张隐藏于吕凉记忆深处的面庞……

        “你……怎么可能!”当吕凉看清这张面孔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李子道?你是当年的那个李子道?!”

        面前之人,正是在吕凉初踏修仙路时遇到的那对炼气期道侣中的其中一人,李子道!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但吕凉从未忘记过那些和他有过渊源之人,尤其是这对道侣,曾经一度差点和他成为剑符仙宫的师兄弟。

        恍如隔世,是吕凉此刻唯一的感觉。

        但这种熟悉感只存在了一瞬间,他就彻底清醒过来,摇头苦笑道:“前辈瞒得我好苦……对了,那当时那位李云儿,莫非也是……”

        李子道微微一笑,身形一阵模糊,转而一道分身现于身旁,正是当时与其互为道侣的李云儿。

        “恩公还记得我啊,真是云儿的荣幸!”李云儿盈盈一个万福,倒让吕凉不知道该如何接下茬了。

        但随后的惊奇不止于此,李子道身形再晃,又一道身影列于其身旁,上来就对着吕凉深深一拜道:“恩公以德报怨,才是最值得我钦佩的地方。‘前辈’这个字眼,就不要再叫了吧!”

        吕凉这回是彻底无语了,眼前之人,竟然是当年那个靠坑蒙拐骗谋生,后来又与他联合对抗北山萧的吕嵩!

        “你们……这、这是……怎么回事?究竟哪一个才是真身?”吕凉有点蒙,这三个早期与其产生交集之人,在当时都属于名不经经传的小人物。现如今才现,竟然都是由一位神秘大能幻化而成的!

        “真身?我也想只知道哪个是我的真身……也许,李子道这个可以算是吧,毕竟我对于这个分身的遭遇印象最深。”李子道微微一笑,目光炯炯地盯着吕凉道,“在下的真实身份,是法外六人众的阎罗支那!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求死之人’!”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