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大魔仙

    第三百一十四章 法则之血

        “我……绝不能就这么死了!”吕凉此时猛然抬头,虽然激过圣痕的躯体依旧有些虚弱,但还是浑身气息爆,下一刻,拔出昆吾剑对着身后虚无的障壁就挥舞起来。?燃?文小?说?  ?? w?w?w?.?r?a n?wen`org

        看着此刻只有道尊级别的吕凉,竟然还能如此忘我的拼命,孔亮也是一愣。因为在他的感觉中,对方经历了这一系列非人的变故,不说万念俱灰,也应该是差不多的程度了。

        玲珑激凶冥灵杀阵的时候,吕凉确实有过瞬间厌世的感觉,但随后,长久以来历练的道心,还有玲珑最后的话语,都让他在悲痛欲绝之际,突然自心底升起一股强烈异常的求胜**!

        上官颖等着自己去解那万年冰封……

        苏巧儿最后动情的叮咛犹在耳边,自己将来一定要去找她,认回她……

        母亲玄黎月被刀剑神皇带走,自己说什么也得在有生之年重新将母亲带回来……

        自打来到幽冥大世界后经历的这诡异一切,自己就像一个傻瓜一样被人摆布着,在没有搞清楚这里的因果前,又怎么可以轻易去死……

        无数的念头汇聚到一起,吕凉从没有像此刻一样有着浓烈无比的求生**。

        在孔亮为之愣神的时候,他已然挥出了昆吾剑,他要劈开那空间禁锢之力,然后全逃往北方!因为冥冥之中能感觉到,那边隐隐透着金光的雾气内,有着令自己生还的最大筹码!

        “就算你想明白了,也已经晚了!此地已经被禁锢了空间,除非你也会神皇大人的……什么?!”孔亮阴沉的声音突然变了调,因为已经不被他放在眼里的吕凉,就那么轻飘飘的一剑,竟然将禁锢空间的屏障划出一道口子,其随后接连几个瞬闪,已然消失不见了!

        “空间撕裂,还有斩断云空的影子……此子,绝不能留!”孔亮先是惊诧,随后浑身黑光大盛,追出去的同时,捏碎一枚传音灵符道,“集结黑暗王朝内还有一战之力的全部人马,来西北交界之地灭杀吕凉!”

        ……

        “师尊当年救绯舞前辈脱困……是不是就是这种感觉呢?”吕凉一边急飞着,一边品味着之前那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一剑。

        当时的他,在那股强烈的求胜**下,挥出了凝聚自己全部力量的一剑!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多了一种之前不曾有过的霸道气息。在他来不及细细体会的时候,前方空间波纹闪耀,瞬间就出现一个裂口,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暂时抛却思考的念头,全力逃窜了出去。

        可刚飞了一炷香的功夫,四面八方就开始传来数名散着至尊期大圆满气息的修仙者,其中甚至还有几名道祖级别的存在!

        就在吕凉离西北交界的雾气团还有不足万丈的距离时,突然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急停加转向调整了自己的飞行路线!与此同时,一道漆黑的裂缝自他本来应该前行的路线上出现,持续了两个呼吸的功夫后,随即消失不见。

        “难为你在如此困境下还有着远常人的敏锐感觉……你就这么不想死吗?在下阎组织斩月尊神,在此送你最后一程!”一道沉稳的声音传来,随即自之前漆黑裂缝处化出胡子大汉的身影,其手上拿着的,赫然是曾经武英昭的专属神兵,撕空刃!

        对方此刻也和之前濒死的状态完全不同,一身纯正的神祖气息洋洋洒洒,吕凉根本就没有一丝正面和其抗衡的念头。

        他此时也已经无心追究这些,虽然心底再次升起了绝望的念头,但也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就这么放弃!

        可惜即便他放出了噬灵虫,实力之间依旧有着无法弥补的差距,在斩月尊神瞬间临身的一刀之下,一种神魂碎裂的感觉席卷而至,浓烈的黑暗之感也随之降临,这也是死亡前夕独有的昏沉征兆……

        “我……就这么死了……不甘心啊……”吕凉的双目自然闭合,心中虽有万般不舍,也终于没有了继续挣扎下去的力量,随后彻底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

        不知道过了多久,吕凉的意识突然开始恢复,一团朦胧的青光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眼皮,迫使他不得不勉强睁开了眼睛。

        “这里……古刹!是我曾经来过的那座古刹!颖儿!!!”吕凉本来迷茫的神采,随着逐渐看清了周边的景致,猛然瞪大了眼,之前被封印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现而出!

        目前的他,身处一座高山之上的古刹院落之中,正是吕凉当年随酆离前往鬼界时,经历过的所谓化解自己第四次死劫的机缘之地!

        在那里,他挣脱了无数黑衣人的阻挡,最终登顶成功,来到了这座古刹院落门口,随即,在院子里面,他竟然看到了身着绿色宫装,端着一盏古朴青灯的上官颖!

        之后,欣喜若狂的吕凉根本顾不上再思考什么所谓的机缘,长久以来的思念让他和自己的颖儿在古刹之内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幸福甜蜜的日夜。

        直到某一天,他突然感觉一阵眩晕,再清醒时,已然来到了鬼界的地盘,同时之前经历的一切记忆,自其去到古刹院落前戛然而止……

        虽然事后他无数次试图回想起之前的经历,但无论如何努力也都是无济于事,渐渐也就开始淡忘了,只是没想到,此时此刻,居然于自己死亡之时再度来到了这里!

        “想起之前我们旖旎的一切了吗?夫君,欢迎你回来……”上官颖久违的声音浮现而出,其内虽然透着浓浓地思念之情,但似乎还多了一分戏谑的情绪。

        吕凉猛然转身,现古刹之门打开,身穿绿色宫装的上官颖缓步走了出来。

        吕凉急急地走了两步,却猛然一个急停,脸上激动的神采也渐渐消失,轻声问道:“阁下……不是我的颖儿……对不对?我们之前……是怎么回事?”

        绿衫上官颖闻言,竟然留下了两行清泪,几步上前,轻轻抱住吕凉,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啜泣道:“你能再度来到这里,还是以这种恢复了清明的状态……看来,离你彻底忘了我之刻,已然是不远了……”

        吕凉一愣,突然惊觉自己之前对于上官颖那浓烈异常的相思之情竟然不知于何时消散一空,眼前佳人滴落的泪滴,令他心中升起一股异常的沉痛感,即便知道对方不是自己真正的颖儿,也无力去推开。

        片刻后,绿衫上官颖自己脱离了吕凉怀抱,浑身气息忽然陌生至极,脸上泪痕犹在,却多了一种上位者独有的霸气,轻声道:“头一次这么正式的介绍我自己……在下女娲空间东煌世家的东煌颖,也是七曜大帝中的木耀大帝。当然,这里的我,和你那被冰封的颖儿,都是我本体的一缕分魂而已。”

        “什么?!”吕凉这回是真的震惊了,很多事情如电光火石一般串联在了一起,猛然以急促的声音问道,“当年,混沌大世界文明遗迹之中的那个声音,莫非也是阁下?你、你和逍遥仙帝是、是……”

        “那里存在的,确实也是本体的一缕分魂,与逍遥仙帝和通天老祖共同作为那处封印之间的最终守护之人。”东煌颖轻吐朱唇继续道,“逍遥仙帝,正是家父,也是当年东煌世家的家主,东煌崇阳。对了,我的叔叔你也见过,可惜你们目前是敌对关系。他叫东煌崇云,就是你之前在战场上见过的阎组织白衣人。”

        吕凉是惊讶得合不拢嘴,一个更加尖锐或者连他自己都有些难以接受的问题接踵而来,他艰难地张着嘴,不知道该如何问出口。

        “你是不是想问,你与上官颖的一切,是不是真实的?”东煌颖冰雪聪明,看着吕凉逐渐紫的脸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随即竟然有些颤抖地问道,“你自己觉得呢?”

        与上官颖自相遇后的一幕幕逐渐浮现吕凉心头……

        剑符仙宫试练场初相遇……仙福茶楼上误会冰释确定关系……武道大会上的并肩作战……始源之地奋不顾身地救护……鏖战昆仑救红颜的壮绝之景……万年冰封前两人许下的承诺……

        吕凉的目光由迷茫逐渐变得坚定,片刻后,决绝地点头道:“我不知道阁下这么做的真意合在,但我吕凉与上官颖的缘分,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东煌颖是东煌颖,上官颖是上官颖,我的颖儿,也只有上官颖!如今她受着冰封万年之苦,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但只要能逃过此劫,我将来一定要上天界取得万年天火让其恢复自由!我此生最终的夙愿,也是和我的颖儿在一处避世桃源之地,去过那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田园生活!”

        东煌颖愣愣地听着这番掷地有声的话语,之前已经止住的泪水又如断了线的珠子顺流而下,吕凉有心去擦拭,但刚探出手,又觉得不妥,只得悬在半空进退两难。

        东煌颖此刻泪中带笑道:“你这个木头疙瘩,上官颖也是我好不好?再说你我连巫山都去了数回,如今怎又这般不好意思了?”

        “我……我……”东煌颖此时已经重新靠入吕凉的怀抱,用其胸前衣襟擦拭着自己的泪水,弄得吕凉这个尴尬啊,“还是……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我就是喜欢你这种痴心的样子……”东煌颖喃喃轻语着,又抬起头,目光灼灼道,“放心吧,你的颖儿,永远是你的颖儿!就如你说得,你们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你对她的义,她对你的情,没有一丝别的杂质掺进去。要说唯一怀有不纯目的的,只有我那个想把你当棋子,却自己先陷了进去的本体而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的想知道,如果是当你的棋子,我没有一句怨言!凭我和颖儿的关系也好,凭我在封印之间受到的大恩也罢,我心甘情愿为你们做事!”吕凉此刻很是好奇,听到自己是棋子,也没有丝毫不悦之意,反正这不是他第一次担当这个角色了。

        东煌颖听罢,眼中欣赏之色更浓,轻声道:“十几万年前,导致盘古空间的那场大战你知道吧?无数的帝级大能凭着玉石俱焚的封印阵法,与那些巨人一同被封印在无尽宇宙深处。我们东煌家也好,七曜大帝也罢,也都是当年参战的一份子。”

        “你们没有被一同封印?是了,我之前也和你们其中几人打过交道……对了,还有什么事情来着……”猛然间,吕凉现,关于七曜大帝,似乎有什么十分重要的事情也被自己遗忘了,或者说也属于被封印了吧。

        东煌颖则继续道:“你只需要知道,我们七人中的大哥当时拼着自己的性命,保全了我们六人不被封印,但也从此只能将本体寄宿在一处封闭的隐秘空间。事已至此,我们不却甘心!那场战斗,明明我们这边是有着绝对自信取得胜利的,但当时接连生的一系列诡异事件,却直接导致了后来封印之法的产生……”

        吕凉目光一缩,隐约嗅到了阴谋的意味,赶紧问道:“什么诡异的事件?我之前看到的战斗景象,是惨烈异常的,难道不是不得已才采用封印之法的吗?”

        此刻的东煌颖,浑身隐隐散出莫名的杀气,沉声道:“你看到的,只是最后记录的影像!可在这之前,在我们双方开战前,盘古大世界人族修仙者这方应该是有绝对优势的,即便是文明机甲的数量和对方比也是不遑多让!是有人在两次关键之战前,将我们的进攻计划泄露了出去,才导致了后来的势均力敌!”

        “什么?!”吕凉的目光也凌厉了起来,他此生最恨的,就是这种叛变通敌之人!

        “我们想要追究,但盘古空间的最高领导者,却开始倾向公孙世家提出的封印之法。”东煌颖的声音暗淡了下去,似乎有些悲伤,“即便很多帝级大能并不情愿,但出于对上层决定的服从,还是开始辅助起这种两败俱伤之法。我们六人虽然没被封印,但本体却沾染了当时的天道法则之力,导致根本无法进入一般的大世界……所以,我们最终决定,一定要打破这种被阴谋左右的封印,将我方的帝级大能解救出来,再彻查当年之事,揪出通敌之人,最后与巨人余孽展开堂堂正正的一战!”

        “我明白了,所以你们的分身下界,就是为了寻找打破封印之法?我是棋子……就是说我也是你们打破封印计划的组成部分吧?”吕凉一点就透,随即恍然大悟道,“是了,不知不觉,混沌大世界两处,盘古大世界一处的封印之间都被破了,而且都和我有一定的关联……”

        “是的,现在,只有女娲空间的那处核心封印之间暂时未破……”东煌颖眼中闪动着期翼的光辉,但并没有说下去,因为其心中也是复杂异常,她知道自己的要求对于吕凉是多么的过分……

        吕凉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了对方所想,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自信地笑道:“现在的我也许不行,但只要能逃过此劫,我保证有朝一日定然上到女娲空间,找机会打破这最后的封印之间,还当年浴血奋战的诸位大能一个堂堂正正击败敌人的机会!”

        “谢谢!谢谢……”东煌颖再度泣不成声,同时还带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情绪。

        “你爱哭这点,倒是和我的颖儿……嗯?怎么回事?”吕凉正想打趣几句,突然感觉神魂一阵恍惚,似乎自己又要眩晕过去了。

        东煌颖此时猛地抱紧吕凉,急说道:“当年你与上官颖交融的那刻,一滴法则之血就寄于你身。后来上此山时阻挡你的,其实就是封印着法则之血的屏障之力。你闯过去,也就激活了此血,同时其也成为了替你死一次的第一条命。刚才你回到这里,证明你已经死过一次。现在,法则之血的时限到了,你即将以全盛的状态再度回归到杀局之中,记住,只要你成功跑进那片雾气,就算彻底逃过这个死劫了!”

        诀别的感觉再度浮现,东煌颖之前“离你彻底忘了我之刻”的话语痛击着他的心扉,吕凉用尽力气恢复着清明,紧紧抱住对方道:“你说我会彻底忘了你是怎么回事?颖儿呢?不会连她也被我……”

        东煌颖则点点头,不舍地说道:“关于东煌颖的一切,随着法则之血效力的消失,都将自下界彻底消散,无论是现实中,还是人们的记忆中。下界,从此将不再有上官颖这个人存在,她的过往,也将化为一片虚无……”

        “那我要如何再次回想起颖儿!我绝不能忍受就这么把她忘了!”眩晕感已经浓烈至极,但吕凉死死保持着清明不散,他必须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打破女娲空间的封印之间,你自然会想起所有的一切,到时,你的颖儿也会和你永世在一起!”东煌颖虽然近在眼前,但声音已经开始飘渺,“颖儿会等着你……等你回想起关于我们的一切……”

        下一刻,吕凉再也无法保持清明,只是在其彻底昏过去前,一丝绝念早已深入己心:“一定!一定要打破女娲空间的封印之间!”

        ……

        同一时刻,盘古大世界妖界的朱雀领地,已经是道尊中期的圣女东方筱玉突然眉头微蹙,其身边的侍女急忙问道:“圣女大人,究竟何事烦心?”

        “何事……”东方筱玉一愣,之前自己确实有瞬间的恍惚,但此刻那种感觉又消失不见,冥冥中似乎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被忘记了,但这种事情又似乎不太真实……

        最终,她摇了摇头,轻笑一声道:“没事,可能是又想起某人了吧……走吧,莫让两位凶皇大人久等了,朱大哥不在,我可得替他尽好地主之谊!”

        主仆二人随后有说有笑地继续前行而去,只是东方筱玉并没有现,一直保存在贴身洞府的冰雕中,双目闭合的上官颖,在留下了一滴清泪后,连同冰雕一同消散于无形之中……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