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大魔仙

    第四百八十一章 再续前缘

        东煌颖现在很忐忑,虽然她心里明白,随着封印之间的破灭,吕凉与自己那缕上官颖分魂的感情记忆,应该已经彻底复苏了。.δm但临到近前,随着问出心中憋存已久的话语,却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

        就在她思想越来越混乱之际,却猛地感觉,一双有力的臂膀顷刻间将自己抱住,待下意识地抬起头时,随着一股热流落到脸上,就正经热泪盈眶的吕凉,颤抖着嘴唇道:“怎么可能会忘!我也绝不会再忘!管你是哪个颖儿,反正,怎么都是我吕凉的颖儿!”

        东煌颖也不在抑制自己的激动,直接埋头就哭了起来。久经波折的两个人,终于可以真正的在一起了!

        “咳咳!”这边俩人忘情的时候,日曜大帝的咳嗽声自后方响起。

        “呃,老白前……日曜前辈,还有诸位大帝前辈!”吕凉一愣,随即才想起现在是什么场合……那边东煌颖早就一个瞬闪,干脆直接消失不见了……

        “你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日曜大帝大踏步上前,重重地拍了拍吕凉的肩膀,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

        “前辈!没有您之前一直以来的扶持,也早就没有我这条命在了!”吕凉知恩图报的性格依旧,此时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郑重道,“如今,前辈既然已经恢复,之前赐予我的这身神通……”

        “我没说让你还我,那就还是你的!”日曜大帝干脆一摆手,随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其周身光华爆闪,待清晰时,竟然再度化为了久违的十只神兽!

        “老白……小黑……大家……”吕凉愣愣地刚止住的泪水,似乎又要夺眶而出了。这些神兽的出现,刺动了他神经另一处最敏感的位置。

        “还是这样和你相处更习惯,对吧?”小黑此时眯着眼一笑,还欢乐地摇了摇尾巴。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老玄摇头晃脑地说了句奥的话,就又和睡着一样打盹了。

        “如今,我们是堂堂正正再度降临,后续的一切,就和大家商量着来吧。而我,就继续是这种选择了。”老白先是扭头和其余五位大帝说完,接着回过头,以懒散的语气道,“臭小子,做的不错!以后,祝我们合作继续愉快!对了,我们的妹妹,便宜你了!”说完,十只神兽同时周身光华一闪,6续没入吕凉体内。

        什么是幸福?

        总之,吕凉现在的表情和感觉,都代表着:自己真的非常幸福!

        与自己的颖儿重逢,与老白等神兽的再次交集,都是他心中曾经最企盼再续的前缘,如今,终于真的实现了!

        “哈哈哈,我的眼光,我自己都佩服啊!”又一道虽显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逍遥仙帝师尊!”吕凉急转身,毫不犹豫地倒地便拜。

        “起来吧,咱们之间,不需要这种给外人数!”逍遥仙帝捻了捻胡子,先一把扶起吕凉,接着用胳膊肘顶了顶他道,“我可就这么一个闺女,如果你小子敢愧对她……哦,我这把老骨头虽然比不上年轻人结实,但好歹还能活动活动。”

        吕凉现在能做的,就是尴尬加惶恐地,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可就在这时,逍遥仙帝却以肃重的传音提点道:“你一定要小心!我们这群人里,可是有一些姚家和姬家的大能!实力归实力,但人品……我不敢和你保证!”

        吕凉的状态还是那种惶恐,但心中则是深深地一凛!

        之前,他和姬家与姚家的守护者交过手,当时对方深明大义,还真是令他对这种敏感情况放低了戒心。因为想当然的,当年那些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抗击巨人族的大能,应该都是实力与人品没挑儿的贤能。

        但目前经过逍遥仙帝的提醒,吕凉的警觉程度立马儿上升到了空前的高度:也是啊,这可是血淋淋的灭族之仇!虽然自己杀的这两家人不多,但导致目前一切的引线之人,可不就是自己么!万一两家的大能中有人记仇,以姜家和文家的势头,他们不敢怎么样,但对自己可就说不准了……

        “你现在可别把自己再当一个下界来的后生小辈儿了!没有意外,你将是我们和巨人族战争中的极重要战力!所以,想必过不了两天,你就会被邀请到阵前营地。”逍遥仙帝表面上依旧在打趣儿,但神魂的传音却是越来越凝重,“那时候,你务必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要知道,有时候,致命的威胁并不一定来自敌人!”

        这之后,恰逢文小婧带着已经出关了刘煜等人也赶了过来,吕凉随即顺坡下的和他们融入在了一起,暂且放下心头事。在回往文家的路上,也专门对几女道出了东煌颖的事情。

        至于之前逍遥仙帝的担忧,毕竟目前还没有什么苗头显现,也为了不让众人为自己担忧,他还是决定暂时隐瞒下来。当然,于己来说,必要的警觉性还是必须要时刻具备的。

        这一路到了文家后,铁血军团的骨干力量们早就齐聚一堂,一个个气息都澎湃异常,有的甚至就已经是帝级强者的实力了!不过,这帮人一见到吕凉,依旧满眼都是崇拜的恭敬之光。

        吕凉吧,人虽然在文家,但心中却和长了草一样,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有太多的话和问题想和东煌颖讨教一番。

        “去吧,毕竟分开的太久了,加上之前记忆被封印,如果不去好好地诉说一番,也不利于你道心的稳定。”文小婧永远是那么的善解人意,寥寥几句话,就让吕凉找到了最合适的台阶。

        又与众人寒暄了一番,吕凉便告辞而出,然后前脚出了文家大门,后脚老白就更善解人意地说道:“由此往东万里,紫色山峰结界处,你自己进去就行了,我和噬灵虫们还有问题要商量。”

        至此,吕凉再无一丝迟疑,冲着目标地点就急飞去。待到了地方,比隐隐见到的紫色山峰更清晰地,是正朝着他激动飞来的东煌颖……

        ……

        吕凉这边迎接人生难得的快乐风光时,就在前沿阵地的己方营地某处,却有人正在悄悄地谋划着什么……

        “可靠么?你要知道,我确实想为族人报仇,但如果是把自己都会搭进去的买卖,可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我的守护分魂和那小子交过手,其实力,可真不是一般的强悍!”说话的,正是丑的令人指的姬宏。

        “放心吧,真正动手的又不是你,就算失败了,也不会对你造成任何损失。当然,前提是你们两位老哥哥也得尽一份力。”说话的人,是姬宏对面一名相貌俊朗,却面色冷的白的白袍青年,此时他扭过头,对着前方两名正低头沉思的人道,“你们身后的那位既然肯让你们来,应该也早就诚意方面做出了决定吧,来,让我听听他怎么说。”

        “姚家的仇,必须报。”两人中,其中一名瘦高男子缓缓抬头,吐出的字不多,却透着斩钉截铁地味道。

        “既然他让你知道了我们的存在,这还不够表明态度么?”另一个如同大肚弥勒佛的胖子,也抬起头,眯眼笑道,“即便是当年一同被封印的老友们,都不知道我们和姚家的关系,所以,我们没有你们那么多顾忌!助力时全力以赴没问题,可如果你说的那人不靠谱儿,我们不介意自己动手。”

        “行!有二位这句话足矣!”白袍青年重重一点头,随即轻笑道,“我找的这个人,你们绝对放心。再加上我的配合,不敢说万无一失也差不多了。再多余的话我不会解释,但你们个,应该就心知肚明了吧!”其说完,一抖手,头部一缕金色魂气飘荡而出,但与正常的魂气不同,其内若隐若现地有着一些如同游动蝌蚪似的东西存在。

        “金蝌文印?!”另外三人同时出一声惊呼。

        “你你竟然这么做了?!我们两家和他结死仇都没做到这个地步!你你一个算是外人的家伙……”姬宏瞠目结舌地表达着自己心中的震惊。

        “是啊,所以我和我找的人,才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提防。如果是你们两家的族人有这想法,可能轮不到行动,就被某些亲那小子的老家伙告密了!”白袍青年冷声说完,突然惨笑道,“外人是吧……那就算外人吧!但我对于灭杀吕凉的决意,却乎你们所有人!好了,我们聚的时间有些久了,既然都知道该做什么了,那就静待时机统一行动吧!”言罢,自己先消失闪人了。

        其余三人各自对视一眼,也都点点头,身形随即消失不见,而他们原本所处的密谈之境,随着一阵烟雾搬的散乱震颤,也于一息的工夫后恢复为了一片乱石之地。

        此时,己方阵地中各式建筑最密集的一片区域内,白袍书生的身影穿梭于来往的人群之中,其面色依旧惨白,但相比之前的冷峻,此刻却呈现完全相反的开朗与憨厚,见到谁都是点头哈腰地笑着问候。

        片刻后,他钻入某个无差别的不起眼营帐后,面色才恢复了先前的冷峻。

        “来啦?她等你一会儿了。”营帐不大,一名粗布麻衣的瞎眼老者头也不抬地搓着手中小葫芦。

        白袍青年先是恭敬一拜,接着点点头,便疾步往里间走去。

        “可是妥了?”里间,一名衣着朴素,身材婀娜的女子正低头做着刺透,听见脚步声进来,才轻声问道。

        “妥了……”白袍青年眼中闪过一丝苦痛与挣扎之色,只说了两个字,先是深吸一口气,接着咬牙道,“小寰,对不起……”

        “没必要这么说,我说过,你的决定就是我的性命,现在只不过是到了履行的时候了。”女子此刻停下手中针线,语气坚定道,“他的实力,我清楚,我有把握!”

        “姚家和姬家的关键之人,都下定决心了!动手时间,顺着你的感觉定。”白袍青年也就此重重点头,随即长叹一声道,“其实,我不该为了一己私仇……”

        “你的决意就是我存在的全部意义。”少女此时彻底放下刺绣,起身就低着头往外走,只是在与青年擦肩而过时,才抬起头,轻吐朱唇道,“时间不会拖太久,三日后的酒会就是最佳时机,就按那时准备吧。如果有个万一,我也绝不会让你暴露!”说完,便毫不停留地走了出去。

        直到此时,透过其秀美的容颜可以现,她长得竟然和吕凉的一位故旧之人,近乎完全一样……

        “小青……我这么做……究竟是对是错……”白袍青年此时脸上现出悲伤之色,自怀内颤抖地摸出一个绣着青花的香袋,里面依稀可以缕黑丝,其轻轻揉搓道,“我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至大义于不顾……但是……但是……啊!!!”

        最终,他先是出一声痛苦地低吼,然后重重地喘息着,直到一炷香的时间后,当其再抬头时,红肿的眼眶内,已经满是死士独有的决绝光辉:“已经没有退路了……小青,为了你,我舍弃世间之义又何妨!吕凉,杀我爱人,你必须死!!!”

    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