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大魔仙

    第五百零三章 镇殿古龙

        时间一天一天过,吕凉来到无极五祖的秘境后,已然过了三月有余。

        期间,吕凉是于昏迷了三天后醒来的,但自打一睁眼开始,一股激动之情就跃然于脸上,浑身上下隐隐有类似于黑暗之力的漆黑光气涌现而出,至于实力,已经彻底混淆了通常认知下的等级状态。

        他醒来后也不耽误,通过太初神祖再次狠狠拜谢了一遍不在眼前的鸿钧老祖和那位恐兽之王后,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化黑暗之力为己用的修炼中去。

        因为自吞下那个诡异的光团后,一种神秘的功法就浮现在了吕凉的神魂深处。虽然不知道修成后有啥具体功用,但潜意识里一直有一个声音督促他:尽快融合黑暗之力,然后,才有真正踏入金光神庙的资格!

        之后,因为时间确实紧迫,吕凉一咬牙,修炼的档期中,每隔几天,就召苏巧儿过来一次。不知道俩人在里面具体怎么做,但每次苏巧儿都是以圣祖级的修为进去,出来立马儿就呈道尊上下的趋势,但其脸上,也每次都洋溢着浓浓的幸福和欣喜之情。

        “咔咔!”三个月后的一日,无极五祖秘境内正处于一片祥和之际,南方某处的虚空中,突兀的传来几声晦涩的摩擦之音。

        “果然是这样结!”可就这么不算啥的动静,无极五祖的身影却瞬间同时现出,随着太初神祖表情严肃地大喝一声,一道五彩光霞织成的大直接就把发出摩擦之音的空间给罩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之间原本平静的内虚空,随着一声轰鸣巨响,一个黑洞浮现而出,一个浑身黑气萦绕,已经看不出本体的人形生物现出身形,随即浑身一抖,黑气随之震散,才露出了透着精气神儿十足范儿的吕凉。

        “哗啦!”一声脆响,只见周边的五彩之,光彩瞬间消散,下一刻直接就粉粉碎了。

        “呃这就是黑暗之力的威能?”吕凉原本还高兴,可一见碎了,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同时开始谨慎地打量起自己来。

        “不必过虑,这是你初次融合黑暗之力后的爆裂反应,之后除非特定条件下,应该不会再出现了。但其原理,就是三年后,如果你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等荒古禁地那边的黑暗之力爆发出来,多了不敢说,但女娲空间临近那里的起码五分之一的地界,可能都会是这种局面。”太初神祖点点头道,“如果里面有生灵,就算没死实力也会严重受到影响。并且,这种影响几乎是不可逆的,即便黑暗之力消失,他们的修为,也无法再提升回来了。所以,你明白三年所代表的含义了吧?”

        “懂了!我已经准备好了!还请师尊告诉我怎么去金光神庙!”吕凉的表情也严肃起来,他明白事情的急迫性。

        “从我这里出去,北部百万里外,有一处充满了混乱气流与裂缝的断崖。你跳下去后,先要躲好别被乱流随便刮进裂缝。然后注意观察,其中定会有一道其内散发出与你怀内钥匙同样光晕的裂缝,进入后,就能看见神庙了。”太初神祖重重拍了拍吕凉的肩膀道,“不出意外,那位恐兽老祖设下的禁制已经被人破坏了,神庙本身的法则之力就会四溢而出。你的危机应该不会一定小心!对了,如果你真的能够到达太一之轮面前,记得唉,算了”

        吕凉听着对方没说完的后半句话,正待要问什么,只听得身后先是一片莺声燕语,接着一扭头,就看到苏巧儿引着东煌颖、刘嘉雯、东方筱玉走了过来,而她们后面,是文小婧拖着涨红了脸的林千骨。

        随后,众女上前,全都是一片叮咛之声。吕凉也只能是尽力地拍胸脯保证着,倒是也没工夫继续追问什么了。

        “好了,时辰差不多了,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是断崖下乱流最不严重的时辰。”太初神祖此时重新恢复了平静,招招手道,“来吧,我送你过去。”

        吕凉则再度简单安抚了几女后,再也没有任何犹豫,快速走到太初神祖面前,只见对方平伸一掌,当掌面触及他的胸膛后,整个人光华一闪,便自原地完全消失了

        同一时刻,红尘净土内,鸿钧老祖和恐兽之王依旧坐在棋桌两边,但此时并没有下棋,而是表情同样肃重地看着桌上取代了棋盘的,一块明显只有一半的扁长漆黑石块。

        “对方派出的那个后辈儿,应该是凭借另外半块黑暗之钥进入神殿的,如今衰弱之刃必然已经到了他的手里。”恐兽之王若有所思地说着,“如果是你说的那个阎组织主导的这次行动,那我严重怀疑,他们并没有把这么做的真意告诉此人,否则,此人是绝不会把衰变之刃拿离太一之轮的!”

        “应该是如你猜测的那样,但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对方在决定这么做之前,就已经破釜沉舟了。混鲲的那五个弟子,比我这边五个弟子强的地方,就是心中贯彻混鲲的意志,更执着一些。如今明知道他们这么做是在争取修复荒衍圣典的时间,可我依旧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其发生下去。”鸿钧老祖此时苦笑着摇摇头道,“而我的这些弟子们,受我平和思想的影响太重,可能只有到了荒衍圣典重新现世之后,才能有与对方拼死抗争的觉悟吧。”

        “呵呵,你说的很苦情,但心里其实并不怎么担忧是吧?或者说,你甚至看好争斗最终的结果?就因为吕凉这个小子?”恐兽之王捻着胡子,脸上也渐渐充满了笑意道,“不过我不得不说,他确实是个让人充满了希望的小子!”

        “嗯,如果当年我和混鲲相争的时候,就有他这个人存在,也许就是另一种结果了。起码,魔源岭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鸿钧老祖的眼中现出悲苦之色,轻叹一声道,“那小子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神殿入口了吧?虽然我看好他,但依旧为他倍感担心啊,因为那里的一切,毕竟是比你们一族存在还久远的未知存在。起码那第一关,你当年过着也费劲吧?”

        “呃,反正不是什么好的回忆。”恐兽之王先是一愣,随即似是回忆起了什么,先是苦笑一声,随即若有所思道,“不过,那条怪龙的灵智可不一般。也怪我当年年轻气盛,以为轮单挑自己的实力就无敌了,才会搞了个那么恶心的结局希望这小子的运气比我好一些。好了,钥匙给我吧,毕竟能配合他的人,也只有我了。”

        “你真的要牺牲至此?”鸿钧老祖眉头微皱,但脸上也逐渐转化出一种无奈之情。

        “也许吧,但我知道如果我不配合那么一下下,他失败的几率比成功要大多了。衰变之刃被人抢了先手,留给那小子的只有那些没有束缚的恐怖试炼了,他强也强不到全能应付的地步。”恐兽之王此时起身伸了个懒腰,随即便往外走去,只是到了客栈门口,突然微微扭头道,“其实,一直待在你这里也没什么不好。起码,我族之人,再也不会让你操心了,不是吗?等我回来吧,即便只是地缚之魂的形式,也不影响咱俩继续下棋!”

        看着对方消失的背影,鸿钧老祖面色复杂地摇摇头,略有片刻失神,最后低头轻喃道:“混鲲,想不到吧,当年我们一同矢志对决的敌人,现在反过来,是我和他要一起与你拼死相斗了我不知道最后谁会赢,但我知道的是,结局一定不会是如你理想中的那般样子!”

        而此刻的吕凉,已经按照鸿钧老祖的叮嘱,非常顺利地来到了断崖处,并已经找到了那处散发着光晕的裂缝,他也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只是进去之后,立刻就有些傻眼了。

        因为裂缝之内他所处的地点,是一处无垠的星空,在前方百丈之地,一座被漆黑火焰近乎覆盖的超巨型大殿正坐落于此,只是比大殿更惹眼的,是一头堵在殿门口,身高近二十丈的,巨肥无比的独眼怪角,类似龙一般的怪物!

        此怪龙目前以趴卧的姿势堵在门口,眼睛闭着,均匀地喘着气,似乎是正在睡觉的样子。

        本能的,吕凉一眼瞧见这怪龙的时候,即便对方身上没有任何气息散出,但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高手之间,尤其是对于他这种久经死境的刀锋边缘之人来说,实力这个东西,不是靠对方爆出多猛的气势来定,而是一眼!一眼的感知就足够评判了!

        “我是应该打个招呼吗?此怪有灵智吗?还是绕过去算了吧,堵死了啊”吕凉端详了一会儿,实在是琢磨不出好法子,于是赶紧求助道,“两位前辈,这是什么怪物,有啥方法?”

        “小子,好自为之吧,这个地方的法则之力很怪,有种灵气始源之地的感觉,既然有着那个可以改变天地相克的太一之轮存在,就不是靠平常的判断可以认知的。”老白似乎先和噬灵子商量了下,随即传音道,“此怪应该算是守护者之类的存在。打,我们不建议,但估计免不了,先礼后兵,见机行事吧。”

        虽然两个老油条的建议没有啥实质性的内容,但好歹也让吕凉下定了心思,时间不等人,没时间这么蹉跎下去了。

        “这位龙前辈,晚辈吕凉有急事欲进此神庙内一探”他的话语,既有神魂穿透之力,又尽可能地保持着温和的态度。

        毕竟,他拿不准这个怪龙听不听得懂自己的语言,万一让对方直接认为是打扰它休息或是闯入者就不太妙了。

        可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怪龙此时突然睁开了眼睛,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随即巨大眼珠滴溜溜一转,同时居然发出了如同小女娃一般的声线道:“咦,来人了?又来人了?还是从正门进来的?”

        “还有别人到此那个人可曾离开了?”吕凉立刻就想到了之前鸿钧老祖他们说的,那个取走了什么衰变之刃,率先改变了太一之轮运转的先入者。

        “你觉得我胖吗?”可回答他的,是怪龙迸出的一个更怪的问题。

        “啊?胖呃,怎么说呢?”吕凉一愣,随即刚脱口而出一个字,似是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即便对方是条怪龙,但声音看似乎也是女性的成分居多。长久的阅历来看,似乎没有哪个女子喜欢被人说胖

        果然,怪龙前一刻还平静着,待听到吕凉的那个“胖”字时,就像猫被踩了尾巴,“蹭”的一下跃动而起,一边扑过来,一边咆哮着:“敢侮辱我!找死!”

        吕凉又是一愣,思维还没转过来,但不妨碍他的本能已经开始了抗击的架势!

        看着怪龙庞大的身形,他也不敢怠慢,但本着还有的商量的余地,也不能随便下死手不是,毕竟那样的话,就真的只有鱼死破的结局了。

        此怪龙虽然不太讲理,但似乎还是有灵智的,吕凉想的是先与对方周旋一下,然后看看怎么解释的让双方别起冲突。

        可就在他对着冲上来的怪龙,打出了一记五成力道的铁拳时,当拳风与对方的身躯接触后,令他惊掉了下巴的事情就发生了!

        只见原本还气势汹汹的怪龙,倒翻着就飞了出去,最后肥硕的身躯直接砸在神庙的大门处,才狗吃屎似的趴了下来,随即,抖抖大脑袋,睁大水汪汪的独眼看着吕凉,然后突然“哇哇”地大哭了起来。

        “我去”吕凉看着自己的拳头,又看了看哭的昏天黑地的怪龙,是一脑门子的黑线:对方这实力也太水了吧?难道自己一向自信的感知力,这次也看走眼了?

        可就在他还琢磨是就此冲过去进庙,还是安抚这体型与实力产生巨大萌差的怪龙时,一股不寒而栗地杀意突然飘散而至!

        同一时刻,原本正在哭泣的怪龙,哭声戛然而止,接着就发出一声完全不同于之前女娃声线的粗狂龙吟之声,身形也猛地由近二十丈,直接暴涨至了近五十丈,待其再望向吕凉时,巨大的独眼中已经满是怒火,只听其带着刺人心魄的神魂之力暴吼道:“在下黑暗神殿守护古龙,空越!敢动我闺女,受死吧!”

        ps:首先,老吕道个歉,原定的番外,暂时推后,还是得先把第七卷开了!具体的原因,还是时机不成熟的问题。我说过,金光神庙是整个篇章具有承前启后作用的重要节点,番外是必有的,而且涉及到之前很多的谜团。但是在前两天动笔时发现,如果第六卷完直接上番外,会对第七卷初始部分造成严重剧透所以,权衡之下,诸位书友再等等吧,起码等吕凉在金光神庙的这段事件完结,这篇重要的番外才有得见天日的一天!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