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大魔仙

    番外之十一 始源之庙(下)

        转

        “你们的处境,我非常的清楚。现在的机遇,你同样也很清楚,这难道还不够么?”宇内一片充满了空间乱流的绝地中,两道濛濛的身影戳戳而立,其中一个黑影轻轻说着。

        他的对面,一个蓝影沉默了片刻,随后道:“不用你说我也懂!只是,事关重大,而且……”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但是,如果你连这点牺牲的觉悟都没有,你们七曜大帝别说现世了,就光你那位大哥再度复生,也不过是一纸空谈。而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你就这么犹豫?”黑影的话语很具有说服力,“金光神庙,是横亘在你方和我方理想面前的麻烦所在!如果不令其回归封闭状态,后面也就没什么可希望的了!”

        “……就算我照你说的做了,你如何保证后续的一切会照着你的计划进行!”蓝影似乎很重视这个问题,“如果我办成了,但你所谓的‘关键之人’并没有出现,这个后果……”

        “如果这是你最后的顾虑,那我现在就可以让你安心。呵呵,我会向你展示,我最大的诚意!”黑影说完,似乎做了一个掀开衣袍的动作,同时其胸口位置有着一闪即逝的朦胧金光。

        “万法之身?!你居然是万法之身!而且这个印记,你还是圣祖殿的……怪不得!”蓝影的身躯明显一震,接着似是下定了决心道,“既如此,我也不是扭捏之人!成交!”

        “好!”黑影也身板儿一挺,接着压低声音道,“再过三日,就又是金光神庙的大朝拜日。我会用秘法渡你入阵,你只需要将这枚鳞片置于那石盘之上,基本就事成了!但是之后唯一一点必须注意!我们这么做,某些人是绝不可能袖手旁观的,必然会有超越你实力的大能出手阻止。所以……”

        “超越我的实力?虽然我只是流魄之体前往……看来,你告诉我的并不完全啊……不过,也无妨,毕竟那种地方,如果没有这种级别的大能守护,才是不正常呢!”蓝影随即发出一声轻笑道,“你接着说吧,既然找上我,就应该知道我独门的天赋神通。另外,还有一点我担心的,是我的身份如果暴露了,即便达成目的,日后我也难有立足之地了!这本身无所谓,但我怕连累到大家!如果守护的大能棘手,说不得我就会用我的绝杀之技:同杀之箭!虽然此术除了我大哥外,没有任何人再知道,包括我的其他兄弟们!但圣祖殿那边人才济济,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如果一切顺利,恐兽禁卵被激活后,你选目标取走就好。但此时,阻止的人应该不会追你,因为他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而你需要做的,就是拖延其哪怕一息的时刻!”黑影说这话时,语气前所未有的郑重,同时又肯定地点头道,“至于你的顾虑,由我亲自消除。到时,圣祖殿方面肯定会第一时间去调查,我会亲自出马,将一切可能的未然之事消弭殆尽!”。

        “一息……问题不大,怪不得你找上我。也罢,我们都有不惜一切的理由!”蓝影似乎肯定地点了点头,随即从对方手中接过一物,身影也渐渐消散道,“祝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合作愉快……”

        ……

        此时,女娲空间内的金光神庙,已然成为了所有生灵最崇敬的圣地。

        没人知道此神庙是从何而来,但却不妨碍所有人都知道其神奇所在。

        每每有人前去参拜,或忏悔过错,或祈福平安,总会有不一样的舒爽体验。

        每个忏悔的人,出来后都会有一身轻松的感觉,仿若那曾压在自己心头的执念就此烟消云散。也正因为如此,不少修仙者的瓶颈及掣肘也一同消散,就此平步青云地扶摇直上者,多的数不胜数。

        而祈福的人,并不是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但唯独有种愿望,却是几乎百分之分得以应验并实现:求子嗣!

        如此一来,金光神庙的威名越来越响彻天地,本来开始时人就不少,后来没过多久,就不得不必须限流了。

        而金光神庙的主持者,是一位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大贤,人称“玄悲大师”。此人修为高深,性格和蔼谦逊,将金光神庙打理的井井有条,深得众人尊敬。

        只是老资历且细心的人注意到,似乎每隔十年,也就是金光神庙所谓的大朝拜日,平日里总是笑眯眯的玄悲大师,一定会在这日表情严肃地从庙开门到关门,且严格执行限流入庙的时间。

        比如在平日里,谁多在里面参拜了一时半刻的,一般无所谓。但如果是大朝拜日,到了时间,你必须走!不走的下场,就是庙内强悍的法则之力,管你是谁,直接送到庙堂之外千里去了!而且,半年之内,违规的人都别想再入庙门一步!

        这又要说到神庙的另一点奇异之处了,那就是这里诡异的法则之力!

        除了玄悲大师外,任何人来到这里,不管之前是什么修为的,哪怕是祖级强者,一样会沦入近乎凡俗的地步,只有极个别大能,依靠着某些天赋秘术,可以激发一定的战力,但据说这么做的后果,会对修为产生不可修复的损毁。

        本来一切都在按照有条不紊的情况进行着,但今次的大朝拜日当天,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氛围笼罩了神庙……

        “前辈,不知为何,今次的大朝拜日,我有些心绪不宁,这种感觉是每次都不曽有过的。虽然我检查了阵法所有的阵眼,也与十位守护者做了沟通,但依旧止不住这种心灵悸动之感!”神庙某处隐蔽的空间内,皱着眉头的玄悲大师正对着一枚青色石子述说着。

        “玄悲,一切照旧就好,不必过多在意。只要你还记得,在我安排你作为神庙主持时,与你说过的话就好。”石子内,太初神祖的声音徐徐浮现。

        “照您所言,这已经是为那位前辈销毁恶业的第三百个年头了。每次这种大朝拜日来临,我都止不住地担心有人会看到那恶念所化的黑火骷髅之影。虽然那魂线只汲取众人的邪思邪念,但如果被人误认为是吸人精魄,可就不好解释了。真难想象,那位前辈会是如此罪孽深重之人……”玄悲大师摇头叹息道,“我被您委以重任,但是真怕有辜负的那一天啊……”

        “尽人事,知天命。”太初神祖淡淡地说着,“女娲空间的人,都被我们的入道之力所作用,眼中只会有辉煌的庙堂而已。照我们的师尊所言,也许再过三个大朝拜日,那位前辈的罪孽就可以全部度化了吧。”

        与太初神祖聊完,玄悲大师的心神也安定了许多,此时也再度观望起了庙内的情况来。此时,天色已晚,渐渐到了即将闭庙之刻。

        金光神庙,本身场地已经很宽广了,一次容纳五万余人都没问题。但因为朝拜者实在是太多了,后来不得不在庙外又加了个大院子,所以有些来不及入庙的参拜者,干脆在院子里就大拜特拜起来。

        玄悲大师每次都关注着庙内与院内的一切诸人诸事,这次也不例外,但看着看着,其眉头就微微地皱了起来。因为,自两个时辰前,他就注意到了一个人,一个令他看不透的奇人!

        金光神庙,之前说过,除了玄悲大师外,外人基本都是被压制了修为的状态。

        但这个小胡子样貌的男子,却是个例外!

        其他人如果超了参拜时限,会被法则之力自动传出去,但这位,两个时辰内,人都换了八拨了,而他就在庙内一个隐蔽的角落里闭目待着,似乎法则之力对其根本不起作用……

        而此时,似是有所感悟,小胡子男子也抬起头,转向虚空之中,倒是正对着玄悲大师的方向……

        “他还是注意到我这具虚化之身了,要不要告诉他我的身份?”庙堂内,小胡子男子嘴没动,神魂中却在与鸿钧老祖进行着沟通。

        “可以,毕竟今次是太一之轮封印之力最薄弱的一日,你的出现还是很必要的。”鸿钧老祖轻声道,“太初和他说过你的事情,之前他没注意到就罢了,如今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明说吧,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施主已经在这里驻留了不知多少炷香的时间了,如今即将到了闭庙时刻,不知是参拜一次再走,还是就此离开呢?”突然,玄悲大师平和的声音传入小胡子男子的神魂,也打断了他与鸿钧老祖的神魂联系。

        “能把点滴的入道之力转化到这种程度,鸿钧弟子选取的主持之人,还真不错!”小胡子男子心中先是一赞,接着倒也打算挑明自己的身份了,“呵呵,就容我再驻留片刻吧,因为……”

        可就在此时,两人的传音就此中断,小胡子男子浑身金光一闪,原本闭合的双目猛然睁开,露出的细密眼珠全部精光四射,脸上则充满了凝重之色,咬牙道:“入道之力!该来的还是来了!该死!”

        而另一边,玄悲大师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对方突然中断了解释,所以只能继续追问道:“哦,因为什么?”

        可此时的小胡子男子,全部注意力已经聚焦在那巨大佛像上了!准确的是,是透过佛像,看着其头颅内,原本灰暗的太一之轮,随着一片灰蒙蒙的鳞片落在其上后,灰色外皮瞬间脱落,随后金色指针乍现,直接开始缓缓地顺时针转了起来!

        “居然是流魄之体!配合入道之力……混鲲,是你助力了吧……找死!”小胡子男子此时猛地自双目中射出两束神光,直接击中了佛像的头部。

        “轰”的一声响,佛像头颅近乎粉碎着掉落而下,与此同时,一道蓝袍魅影转瞬即逝。

        “果然……该死!莫非,我的罪孽要再加一等了?”小胡子男子一击不中,倒也不追,而是目光凝重地扫视着庙内的一切。

        因为就在此时,原本金碧辉煌的殿堂,已经变换成了幽暗阴森的怪异空间,一枚如普通鸡蛋一般大小的昏黄石蛋浮现于佛像断裂的脖颈处。随着此蛋出现,原本连在巨大骷髅身上的魂气之线,也全部聚合其上!

        而最关键的是,那些之前还在参拜的民众,但凡是在殿内的,一个不落,全部浑身黑光萦绕,目光呆滞,身形佝偻,一言不发地陆续汇聚于石蛋之下。

        也是此时,巨大骷髅的身形开始取代佛像而出,发出阵阵怪笑声的同时,直径约十丈的太一之轮隐约在其胸膛内浮现而出!

        小胡子男子随之面露痛苦之色的捂着胸口,两息的功夫后猛然暴吼一声,一股股黑光自体内涌现而出!

        与此同时,空中的石蛋前方陆续现出十道气息滂沱的身影,全部都是目光呆滞且呈血红之色的状态。

        “罢了,守护者也全废了!鸿钧,最坏的结果还是发生了,那就按照之前我们说好的,一切由我这最终守护者来收拾残局吧!”小胡子男子长叹一声,苦笑着摇摇头道,“这次再逆天一次,看来红尘净土,我是无论如何也离不开了吧……”

        随后,再也没有一丝犹豫,只见他浑身黑光爆闪,似有一道虚影附于身上,其原本就凛冽的气息,直接暴涨了数倍!再轻轻一挥手,那十名强大的守护者,竟然直接有半数灰飞烟灭了!

        “黑暗之力!你是……”一道惊呼响起的同时,空中的石蛋也消失不见,一道蓝色残影也消失在庙堂门口的位置。

        不过三息不到的时间,十名守护者尽数消亡,小胡子男子则转过身,面色痛苦地望着已经完全成为了噬人地狱的庙堂与院内,长叹一声后,浑身黑光蔓延而出。但凡被这种黑光射到的人,全都直接化为了飞灰!

        半炷香的时间,庙内与院内,再也没有了一个活口,与两炷香时间前还香火鼎盛的熙攘之景,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小胡子男子此时已经将注意力凝聚到了巨大的骷髅上,准确的说,是聚焦在了其胸膛里已经呈现金光万丈的太一之轮上。

        只见其轻轻抬起手,一束黑光直接就打在正缓缓转动的金色指针上,同时,指针则一顿,随即朝着逆时的方向缓缓而动起来。

        可就在此刻,小胡子男子面色一凝,接着猛地低头,只见一枚散发着幽蓝之光箭矢已经透胸而出。

        下一刻,他双目猛地电射神光而出,直接打在了西侧虚空之中!

        “唔……”一声闷哼响起,又是那抹蓝色虚影,这回彻底消散而去。

        “流魄双生之术……天意啊……”小胡子男子倒也不追,仰天长叹一声,将目光再度转向了太一之轮,随即又是一抬手,这回,依旧是一束黑光砸在指针上,只不过,那指针已然按着原本的顺时方向加速而去,最终落位于正南的凹槽之内。

        下一刻,太一之轮的金光全部散去,直接又化为了普通的石盘状态。

        也就在此刻,整个神庙空间发出了轰隆隆地巨响,伴随于此的,是身长百丈的空越古龙现身而出,轻语道:“依照前言,神庙,需再度隐世了……”言罢,金光一闪后消失不见。

        小胡子男子则苦笑一声,摇摇头,长叹了口气,也黑光涌动着消失不见了。

        当女娲空间的人们发现金光神庙处的异变时,已然是当日丑时,而且,只有一片再无一丝生气的废墟呈现眼前……

        ……

        之后,女娲空间最高权力的象征圣祖殿,也派出了最强战力的代表,神朝七圣与八神将中的数人参与调查,但结果……

        “枉姐姐将终身托付给你,你就是这么回应她的?!”女娲空间内,一处名为“琼医馆”的小楼,顶层密室内,一名身着白色宫装的秀美少女,此时已经哭成了泪人儿,手上各色流光轰炸而出。

        他的对面,一名白袍青年低着头,面对攻击过来的流光,不躲也不避,没有一丝反抗的动静。

        “雪彤……你为什么这么傻……”青年眼中也有眼泪在打转,口中喃喃自语着,充满了自责的语气。

        “你滚!立刻滚!我不要再看到你!管你什么‘索命神侯’,连自己所爱之人都守护不了,就算当上七圣中的王者,又有个屁用!”少女依旧满脸的愤怒与悲伤,手上的攻势倒是减弱了不少。

        “以前那个只知道往上爬的刘风,没了!”青年猛地抬起头,眼中散发出噬人的光辉,咬牙道,“圣祖殿里的人,有问题!如果不是这样,雪彤也不会被太一之轮残力反噬!因为她之前对我欲言又止,很显然是发现了什么,但碍于有圣祖殿的人在场,不便明说罢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少女此时也止住哭泣声,睁大眼睛定定地望着对方。

        “很遗憾,受法则之力所限,我无法对你明说!而且,就在我来之前,圣祖殿已经发下谕令,调查到此为止,一切后续事宜,等待下一步通知!”青年的眼中则现出怒火,紧紧握拳道,“我唯一能向你保证的,就是我这条命,今后只为调查真相及为雪彤报仇而活!”

        “哼,你的保证,有个屁用!”少女此时冷哼一声,别过头,一指门口,沉声道,“医馆掌门新桑,小女子还要仔细善后。神侯大人请一路走好,顺便,就不要再来了。”

        青年先是一愣,张了张嘴,最终长叹一声,脸上闪过一丝苦色,身形渐隐的同时,轻声道:“小蓉,你可以现在不信我。但有朝一日,如果我把握到了关键证据或关键之人,一定会为雪彤讨回公道。之后,黄泉路上,我去陪她……”

        言罢,青年便彻底消失不见,只是似有再也忍不住的一声哭泣,随风飘荡于此……

        “姐夫……”少女则定定地站着,片刻后嘴唇微微蠕动,两行清泪再度顺颊而下,“你还值得我信任么……”

        ……

        “前辈……我辜负了您的厚望……为何还要阻止我与神庙共亡呢……”同一时刻,在女娲空间外围一处秘境内,玄悲大师垂首而立,他的面前,太初神祖背手而立,眼中都是悲悯之色。

        此时的玄悲大师,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慈眉善目。因为除了依旧一身袈裟披身外,其浑身都呈现一种类似烧伤的严重疤痕,尤其是脸部,一片焦黑可怖的面孔下,闪耀着青光的双目,怎么看,都仿若恶鬼降临一般……

        “莫忘了我之前刚和你说过的前言,人事已尽就足够了,有些事,不是你或我可以左右的。我家师尊特意叮嘱我,神庙没了就没了,但你,不能再有事儿,终归,是我愧疚你啊!”太初神祖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前辈折煞我了,是我能力不足至此……如今,再蒙前辈所救……既然不能死,那我就活着!我想,查明神庙破灭的原因!”玄悲大师此时猛地抬头,眼中青光闪闪发亮。

        “……你确定吗?有条路,现在的你确实很适合,但我说完后,你可以选择拒绝。同时,我内心其实也希望你可以拒绝。”

        “前辈有法,但讲无妨!”玄悲大师的语气郑重至极。

        “唉,我希望你去做的,是卧底……”太初神祖则叹息一声后,娓娓讲述起来。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太初神祖说着,玄悲大师的目光则越来越亮,待其听完所有的话,猛地跪拜于地,以决绝的语气沉声道:“此法甚随我愿!事不宜迟,晚辈这就领命而去!哈哈哈,玄悲随着神庙已经亡了!今后的天地间,将只剩下一个充满了怨念的狂者凶徒!”言罢,重重地磕了几个头后,便彻底消失不见了。

        太初神祖则定定地望着远方,终于叹息一声,摇头往回走时,口中轻语道:“唉,又是一枚棋子……论棋道,我们五人比你们五人,也差的不是那么远了吧……”

        结

        吕凉于第八劫初始阶段,经受惊心动魄的险死还生之际,远在红尘净土,客栈之内,鸿钧老祖皱眉而立,其身后一副小女人样子的蛇蝎美妇满脸的担忧。

        “你真的要再入道一次?臭小胡子已经去了,如今你也要去?”蛇蝎美妇咬着朱唇。

        “如果只是恐兽老小子自己过去,我完全不用走这趟,但如今,很显然,混鲲已经再次入道,我就断没有继续袖手旁观之理了!”鸿钧老祖坚决地摇了摇头,轻声道,“如果我再不过去,我怕吕凉连第九大劫都到不了了。”

        “我要与你同去!因为你如果过去,就凭你和混鲲的入道属性相同这点来看,我就算再笨,也知道你们将面临什么样的对手!”蛇蝎美妇也是一脸的坚决。

        “这不可能。”鸿钧老祖微微一笑,直接就给对方撅回去了,“你的属性与我们不同,就算去了,不过是另一条入道的路,与我们没有交集可言,不但帮不上忙,而且弄不好也会和我们一样的下场。”

        “那、那怎么办?我不想离开你……”说着说着,蛇蝎美妇的眼圈都红了。

        “放心吧,我卜过一卦,别说,卦象很有意思。”鸿钧老祖说到此处,嘴角还扬起了笑意。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什么卦象啊?有意思就能避免你被入道之力反噬吗?”蛇蝎美妇一抹眼睛,嘟着嘴问道。

        “哈哈,我怎么可能凌驾于入道之力呢?不过,卦象确实很有意思!”鸿钧老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随即突然做了“嘘”的动作,神秘地轻声道,“可惜,天机不可泄露也!”

        “你……哼!”蛇蝎美妇瞪着眼,一副不甘的样子,但倒是没继续逼问,因为她懂得什么时候该有分寸。

        “好了,时辰不早,我必须走了,要不,万一那傻小子再死两次,说不定道心就该崩坏了。”鸿钧老祖则再次正色起来,以郑重的语气道,“下面,就是我要交待你的事情了。”

        “什么事情,我一定尽力!”蛇蝎美妇也面色严肃起来,该表达的情意都表达了,剩下的,就是彻底服从安排了。

        “我走后,这里能说上话的,就只有你了。”鸿钧老祖点点头道,“有件事,也只有交给你,我才放心。因为,此事可能关系到日后那场大战的胜负倾向。如果你做的够好,我方就将多一股强大的助力!”

        随后,鸿钧老祖轻轻说着,蛇蝎美妇则定定地听着。

        “明白!这个你放心!就算不能完全办成你说的这样,起码,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蛇蝎美妇重重点了点头,一副自信的样子,随即盈盈一拜,身形渐隐道,“夫君此去,万望保重!妾身这就去做前期准备了!”

        待蛇蝎美妇的气息彻底消失,鸿钧老祖才轻轻叹了口气,随即嘴角再度扬起那抹之前有过的微笑,眼中也难得地闪现出了期望之光,口中轻喃道:“即断即合,合璧之爻。老鱼……让我看看,我们相遇,将会发生什么有趣儿的事情呢?”

        ……

        “不得不说,你小子如果生在我们的那个年代,说不准会成为与我们齐肩的强者!可惜,你站错了队,那就算生不逢时吧……”第八劫的第九百九十六世,一名浑身散发着起码神祖气息的黑袍人,望着地上一具正缓缓消散的尸体,冷笑着说道。

        此人,正是如之前恐兽之王一般,已然入道的混鲲祖师,只不过,他起的作用和那位正好相反。

        “修仙的世界,干掉你的机会更好也更多了,小子,虽然你越来命越硬,但只要有我在……嗯?鸿钧?!这……可恶!”突然,混鲲祖师目光一凝,脸上闪过一丝不敢置信之色,接着牙关一咬,身形直接消散开来。

        “呵呵,你以入道之力挤走了他,我现在以同理处之而已。好久不见……”片刻后,一片如同乱葬岗般的昏暗秘境下,一名白袍青年背手而立,眉眼间尽是鸿钧老祖的神态,“没想到,我的化凡之态在这里居然不起作用了,真是好久没见到自己这副容貌了。”

        “鸿钧……你终于狠下心来了?”此时,已经化回黝黑青年样貌的混鲲祖师现出身形,转目瞧了瞧四周,咬牙道,“第九劫最终试炼之地!该死!”

        “你敢说,你就没想过我会来?”鸿钧老祖依旧乐呵呵的。

        “我以为在你下定决心前,我可以玩死那个傻小子!可惜,他命够硬,你们也够拼!”混鲲祖师重重吸了口气,“看来,没法善终了!”

        “是啊,如果不想死,我们也要逆一次天道了。以前,我们从盛典中感悟过这里的一切,如今,可是要货真价实地干一场了!”鸿钧老祖眼中闪过精光,浑身气息开始踊跃而出。

        “可恶!”混鲲祖师咒骂一声后,浑身黑气也翻涌开来,同样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与此同时,一道有如洪钟般的声音响彻天地:“吾,第九劫试炼官,太阴幽荧,恭候于此!”同时呈现而出的,是一枚巨大的白色中空圆环至于天顶之上,其周身一片充满了死寂味道的阴寒之气正奔腾而出……

        ……

        近乎同一时刻,第十劫最终试炼之地,惨烈的激斗已然结束,太阳烛照虽然没有消失,但也没有了继续攻击的征兆。

        巨大的水蛭已然重新化回了小胡子男子的样貌,其浑身呈半透明状,但脸上,疲态中却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

        “小子,算你狗屎运,我扛住了,到时你再来,闯过去的几率的就大多了!”小胡子男子微微一笑,随即又苦笑一声道,“罢了,帮人帮到底,已经做成这样,索性就做绝吧!”

        “如果止步于此,你好歹有个囫囵之体。”此时,随着一道苍老的声音,第一代空越古龙的虚影浮现而出,“但看来,你要随那小子终结于此了。”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我的原则。”小胡子男子微微一笑,轻声道,“第一次,我前半世的罪孽被引到了太一之轮上。第二次,本是我的销罪之刻,却又演变为了罪孽加重的逆天之刻。这是第三次了吧,似乎也只有这次,我才真正有希望消了所有的罪业!所以,我是真想现在就撤,但也打心底不想错过这难得的机会!”

        “那个小子的纯净纯善之念,以及如今将十劫中你具现化的各种劫念一一渡过。如果再通过最终的试炼,确实是难得的机会。”空越古龙点点头,随即转头望向远方虚空道,“没想到,就为这一个小子,三名曾经的入道之人,都来做嫁衣了。”

        “哈哈,只有我是心甘情愿,那俩都是被逼无奈才来的!不过,确实挺有意思。大概他们都知道,没了衰变之刃这层守护之力作用,太一之轮将进入被强制封印的终结阶段了吧!”

        “现在看,很有可能。你是天道逆转的作俑者,而他,将你的罪业之缘全数斩断,太一之轮重新归于本位的日子,也就不远了。此一轮回,你们三位的入道资格全部取消。今后的入道之人,也就只剩这小子一人了。”空越古龙点点头,又转过头道,“那边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你确定,他们真的是死敌?”

        “奇怪吧?事实确实如此,但他们之间的羁绊,却是任何人都猜不透的,包括你我。”小胡子男子轻笑一声,随即摆摆手道,“你赶紧离开吧,要不我老是得琢磨是不是现在就撤,毕竟,后半辈子只能当个地缚魂的滋味,真是生不如死。”

        “我懂,后会无期。”空越古龙最后留下一句话,瞬间就消失不见了,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空中的太阳烛照。

        “啊哈,彻底没有退路了!吕凉,莫要让我失望啊!”小胡子男子则如释重负地洒脱一笑,低头自语道,“.离而复合,合而复离,是谓天常……我,似乎懂了……”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