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火影之梦蛇

    第五十六章 如木腐朽,如叶凋零

      影分身之术!一声轻喝,八神岐分出一个影分身。  “鸣人,我去送这个忍者去医治,你乖乖的和我的影分身呆在一起。知道了么?”又施展了变身术把自己变成一个样貌普通的中年男人,背起止水,八神岐对鸣人道。  “知,知道了。”此时只有七岁的鸣人被事情的发展吓到了,呆呆地说。  目送本体消失在茂密的森林中,影分身露出了微笑“现在已经到了晚饭的时候了呢,鸣人我们去吃拉面吧。”说着影分身拉着呆呆的鸣人,去往一乐拉面馆。  尽管用大蛇丸的情报为条件换取了三代不再派遣暗部监视他们,可是三代应该还会用望远镜之术时不时地观察一下鸣人的情况。所以八神岐必须用影分身转移三代的视线。  跳跃在大树的树枝上,八神岐小心地躲避着木叶的暗哨。因为最近结界的关系,木叶的守备明显加强了许多。“要是白星在就好了。”背着止水,八神岐无比想念那条敏捷的小蛇。  如果白星在的话八神岐能轻而易举地拔掉面前的两人暗哨,而现在却只能偷偷地绕远路,避开暗哨的观察范围。  八神岐肩头一湿,背在背后的宇智波止水的嘴角溢出了鲜血。看来他的内脏也受到了损伤。  在木叶范围内躲避如植物根系一样在木叶盘根错节的根部的搜查,在宇智波的巡逻下潜行。八神岐觉得如果这能作为一项任务在火影办公室发布的话,那么一定是s级的。  幸运的是,大蛇丸给八神岐安排的住所在木叶村的边缘,与木叶森林接壤,人烟稀少,八神岐可以在森林中一路潜行过去。  南贺河离八神岐在木叶的住所并不算短,当八神岐在七拐八拐绕过所有暗哨明哨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一路急行让八神岐微微气喘,看着面前几乎没有人的街道,八神岐露出了微笑。离成功只差一点点了。  双手结印,八神岐施展了一个忍术。秘术变色龙之术!光线在八神岐与背后背着的止水身上扭曲,一秒钟之后,八神岐两人完全与周围的景色融为了一体。  一直认为真正的忍者的战斗方式就是潜行,偷袭的八神岐,在这种藏匿的忍术上一直有练习。  “日向宁次接受我的挑战吧!”一声大叫把刚刚踏出脚步的八神岐惊得僵直了身体,面上露出一丝苦笑。虽然一直期待着在木叶遇到十二小强,但是不是这个时候啊!  在八神岐的右侧,街道的拐角处,日向宁次正向这里缓缓行来,他的身边正是正在提出挑战的小李。  如果此时宁次答应挑战,一开白眼,八神岐所有的努力就全完了。保持着自己的姿势,八神岐像在玩木头人游戏一样一动都不动。小李这种粗神经自然没有关系,对日向一族的天才宁次,八神岐可不敢掉以轻心的。  “哼!不管怎么样你都不可能战胜命运的。你不明白么笨蛋。”冷哼一声日向宁次说道。  “只要努力就一定能战胜天才,青春不允许认输,这是阿凯老师告诉我的。所以接受我的挑战吧,日向宁次!”大声叫喊着,小李绕着行走着的日向宁次跑动。  “不,我拒绝。”皱着头日向宁次说道。  八神岐就这么看着两人经过自己的眼前,然后他迈动了自己的脚步。一瞬间,日向宁次转过头来,八神岐瞬间顶住了。  有些奇怪,那里的血迹是怎么回事,是记错了么,刚刚好像没有。皱着眉头日向宁次心里想着。  “宁次你终于结束我的挑战了么。”见宁次停下身子,小李道。  “我说了我不会接受。”被打断了思绪,日向宁次说道。  “我一定会坚持到你接受挑战的,这就是青春!”  等到两人渐行渐远,八神岐才放松下来。这还真亏了小李的胡搅蛮缠啊。撇了眼,刚低落在地上的一滴鲜血,八神岐在心里道。  这几天白一直窝在家里。现在他捧着一卷医疗忍术的卷轴,静静地看着。  “咚~咚~咚~”敲门声从门外响起,站起身子,水无月白打开了门。  “是小孩子恶作剧么。”只看到明晃晃的空气的白想,左右看了看四周,他重新关上了门。  就在此时,白的背后传来了八神岐的声音。  “我需要你的帮助,白。这会是一个大手术呢。”迷彩的流光褪去八神岐与背着的止水出现在了屋子里。  白看着八神岐放下的男人,他的嘴角与眼睛正流着鲜血,貌似受了很重的伤。什么话都没说,白转身走到另一个房间,不一会他端出一个大大的箱子,箱子里是齐全的医疗设备,八神岐用来给白练习用的,此时派上了用场。  在房间周围布上防窥视的结界,八神岐转身回到了昏迷着的止水身边。此时他已经被白移到了铺好的防菌布上,衣服也被白小心的解开了。  在两人的默契下,时间没有一丝一毫地浪费。  这次手术的操刀手当然不是刚刚接触医疗忍术的白,而是拥有上百次实验基础的八神岐。  半年的田之国游历时间里,八神岐无数次地经历了重伤的人在自己面前痛苦哀号,而自己却只能给他一个痛快的无力感。  回到音忍村之后,在大蛇丸无数实验品的无私奉献下,有意学习医疗忍术的八神岐的医疗水平进步很快,到了现在他的治疗水平大概可以和木叶医院的一般医生相媲美。  解剖和医疗,本来就相差不远。  “他眼球被摘去,白请用查克拉为他的眼部治疗。”正拿着手术刀割开止水的胸腔的八神岐道。  “明白”双手冒着翠绿色的光芒,白跪坐在地上给止水的眼部止水。  “果然,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内出血了么。”切开胸腔,看着里面正漫出鲜血的八神想。  一个不好获得的活着的止水又要变成死去的尸体了。深呼吸一口,八神岐使自己冷静下来。  “首先,先要抽出溢出的鲜血,通过过滤器回输。在没有血液补充的情况下只能用这种方法了。”  一小时过去,八神岐终于完成了这次手术,他瘫坐在一旁,而白正在用掌仙术愈合止水此时已经被缝合的伤口。  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八神岐披上了脱下的和服,他要去大蛇丸的实验室一趟,偷一两瓶葡萄糖,与一些麻醉剂与止痛剂。  “白,看好他,等我回来。还有他的存在不能让父亲大人与君麻吕知道。明白么。”  白震惊地看着此时面无表情地八神岐,直到现在,他才突然意识到此时正躺在床上的男人有多重要。  “我明白了。”白郑重地说道。  八神岐打开门,一股风涌进了房间,把八神岐的长发吹得缭乱地飞舞起来。  他仰头望着天边的圆月,一片巨大的云彩正在天空中飘动着,在风的行使下变化舒散。  八神岐迈开了自己的步子,白衣与长发在大风中齐飞,一丝邪笑悄然挂上了他的嘴角。  大风已起,树又怎么可能静的下来呢。  一直被排斥在木叶边缘的宇智波,终将在这股烈风中被木叶剪去。  如木腐朽,如叶凋零。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