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火影之梦蛇

    第五十五章 第一场考试

      没有人会比木叶拷问部部长,森乃伊比喜更懂得压迫别人。单单从杀气来说,大蛇丸的杀气比森乃伊比喜强,但是伊比喜的更让人不舒服。  他懂得如何让人崩溃。  从他板着一张脸宣布自己是考试的主考官时,笔试就不仅仅是笔试那么简单了。  “第三排,第二个位置,出去!你的作弊手法太拙劣了!”  “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那名忍者哀求道。但他很快就被忍者架出了考场。  鸣人的额头已经出现了冷汗,他发现自己完全不会这些问题。小樱则是中规中矩地做着题,她的理论成绩是学神层次的。  佐助用写轮眼拷贝他人的动作,宁次,雏田光明正大地用出了白眼,青筋从他们的太阳穴位置暴起,但是主考官却视而不见。  油女志乃用的是虫子,由于山中光司的位置离他很近,所以只得忍受着昆虫的嗡嗡声。  要不是不想破坏剧情,他早就站起来高喊“考官他们作弊!”  这场考试,考的不是理论,也不是那些一眼就被看穿的拙劣的作弊方式体现的情报收集能力,如果真的要抓作弊那么在木叶拷问部部长的眼前,这些作弊的没一个会通过考试。  这场笔试考的是心理素质和气魄。  那种不论得失,勇往直前的气魄。  所以只要作弊手法不那么拙劣,就不会被驱逐。  因为早知道了结果,所以山中光司在试卷上画起了素描画,而他画画的对象就是这场考试的主考官,正在讲台上一脸严肃的森乃伊比喜。  从考试开始,他除了转动的眼睛外身体一动不动的,所以十分合适当模特。  “现在开始宣布第十题的试题。”在漫长的时间后,伊比喜开口说道。  “终于开始了。”一边为素描画上的伊比喜的刀疤添上阴影,山中光司神色轻松。  “先要给我你们的选择,第十题考还是不考。”  “自己选择?那要是选择不考呢。”在特殊的压迫下,手鞠的额头已经渗出了汗珠。  “不考的话,那就是零分,将失去考试资格,而且……同组的另外两个人也会失去考试资格”伊比喜只是运用了审讯时的特殊气势就足以让软弱的考生处在崩溃的边缘。  “什么?那自然是选择考试了!”被气势压迫的考生大叫道。  “还有项特殊规定。若是选择考,却没有答对的话……这辈子再也没有参加中忍考试的资格了!”伊比喜严肃地说。  “这是什么狗屁规定啊!这里不就有不止一次参加中忍考试的人吗?”牙质问道。  “对不起,这次的规定由我来定,算你们倒霉!”露出了嚣张的笑容,伊比喜道。  寂静……然后是痛苦的压抑。  “我选择退出……”一名年纪较大的忍者举起了自己的右手:“真是抱歉,源内稻惠……”  他不敢回头看自己的队友。  “这次考试我们一定会通过……干杯!”考试前一天的雄心壮志还在眼前。酒桌上,充满勇气地唱着歌!  经历过失败的人更加懂得失败的痛楚,所以也就更加容易放弃,免得头破血流。  “50号退出,130号同时失去考试资格。”教室边缘,一名中忍语气平淡地念到。  “我……选择退出”又是一只手,悲观这种情绪是会传染的。  “各位,真对不起。”他们低着头走出考场,像一条狗一样,毫无价值。  山中光司认为小樱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她有很多普通女生的特质,普普通通。但是在内心深处她是一个温柔的人。  就好像,在这个决定命运的关头,她看着的不是佐助,而是鸣人。她觉得相比佐助鸣人更让人担心。  ‘我不会举手,因为就是考,我也有十足地把握答对!’春野樱想‘但是你不一样,鸣人……不用管我们,你应该放弃,以后还有机会。”  “我一定会成为火影的,不管付出怎样的努力!”记忆中,鸣人握拳的画面仍在。  ‘你的梦想不应该破碎在这里……’小樱的右臂慢慢地抬起‘对不起,佐助……不过我们还是陪着鸣人一起等下次吧,毕竟我们是一个团队啊。’  但是……鸣人的手,先她一歩举起,然后高高地落下拍在桌子上。  “我要考!”鸣人大叫道:“哪怕我这辈子都只是下忍……我也要向着火影努力前进!出题吧。”  一根筋的鸣人,是整个考场里第一个做出勇往直前决定的人。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这个决定关乎你的一生,你要是后悔还来得及!”  “勇往直前是我的忍道!”  ‘哼……有意思,一下子就平复了众人的不安,这样一来就还剩下81人了,真没想到啊……’  森乃伊比喜观察的众人的神色‘再等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了’  森乃伊比喜:“我宣布第一场考试你们全部通过!”  “什么!”  “其实没有什么第十题啦,真要说的话,刚刚的选择就是第十题!”布满了刀疤的脸上忽然出现了灿烂的笑容。  “等等……那之前的那九道题不就白考了吗?”  “怎么会呢,那九道题自然有他们的用处……”  “那就是以此来考察你们的情报收集能力”  “首先这场考试的关键就是规则中强调的三人为一组依据成员的总分来评判的方式,这使你背上了沉重的心理包袱”  坐在一边的鸣人点头,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惹得雏田掩嘴轻笑。那是一个很贵族式的好看的笑容。  “不过……对你们而言,这些题都太难了,于是你们便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靠作弊得分!”  “我们也特别安排了两个知道答案的中忍混在你们中间!”  “不过……对于作弊手法太过拙劣的人,我们只能取消他们的考试资格。”  说着,森乃伊比喜解下了自己的头巾。  那是怎样的脑袋啊。充满了烫伤,钻孔和刀伤,光是看着就让人倒尽胃口,头皮发麻。  “因为有时候,情报比生命还要重要,所以在执行任务或者在战场上,常常要豁出性命去获取情报。”  “不过……实际意义上,第十题才是真正的考题!”  “考或者不考,这的确是让人难以抉择的选择。万一答错这辈子都只能当下忍了。这道题出得其实并不合理……。但是真要遇到这种情况你们会怎么做呢?假设你们已经是中忍了,任务是夺去机要文件,但是不清楚敌人的数量,实力以及武装情况,并且还有中埋伏的可能。”  “这时你们会怎么做呢?为了同伴的安全放弃任务?不……不能这样。”  “有时有些任务是无论如何都要接取的,在那种时候,能给同伴勇气并且拥有摆脱困境的能力是作为部队长的中忍必须具备的资质!”  “在危机时刻畏首畏尾,寄希望与难以意料的明年的人,以及主动退出的人,在我看来都是意志薄弱的废物,他们不配成为中忍!”  “不!我并不那么认为。”在被伊比喜镇住的教室里,山中光司淡淡地道。  ‘那个家伙是?’  一瞬间,教室里所有人的目光转向山中光司。  “光司君!”山中井野担忧着看着他。  “我不能改变你的想法。但是在我看来他们并不是废物。”  “有时候面对危险,放弃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静静蛰伏等待更好的机会也是一个忍者必须要具有的资质。”  “相对于懂得取舍的人,像那个黄头发一样容易冲动的家伙反而更加容易把任务搞砸吧。”  ‘赞扬成功者的一切,否定失败者一切。呵,这个世界啊!’  “光司前辈!?”听到山中光司的话,鸣人从兴奋中脱离了出来。  山中光司毫不畏惧地注视着森乃伊比喜看过来的目光,然而在这诡异的气氛中。  窗户被一个四角绑着苦无的团状黑布撞碎!  包裹成球形的黑布散开,露出了一个里面穿着性感的渔网装的女性忍者。  ‘唉~正是服了她了!’森乃伊比喜无奈地想。  黑布完全展开钉在墙上,展开了第二场考试主考官御手洗红豆的字样。  “我是第二场考试的考官,御手洗红豆!”一手展开,红豆充满激情地说:“下一场考试正等着你们呢。”  “跟我来吧!”红豆大吼!  “没人理你呢。”一边森乃伊比喜默默地吐槽道。  因为这个考官,给人实在不是很可靠的感觉。  “81人,伊比喜,怎么会剩下27支队伍?你考得太简单了吧。”转过头,红豆抱怨着。  “因为这届考生都很强。”  “哼!行了,我会把人数减去一大半的。”  “各位,我已经等不及了具体的要求等到了考场再说吧!”  等到考生尽数散去后,森乃伊比喜收拾着考场的试卷。  然而他在看到一张试卷的时候愣住了,不是鸣人的,而是……那张试卷画着他大笑的素描,在右下角写着这么一行字。  “老子就是交白卷你也得给我过,就是这么自信!”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