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重返1977

    第二百八十八章 眼见为实

        要说这事让人感到为难的地方,并不是如何快刀斩乱麻把事情说清。而是如何获得叶璇充分的理解,平和的把问题解决。

        这叫投鼠忌器。

        别忘了,两个人的地位可是不对等的。他是求叶璇办事的,“半亩园”房子的事儿好不容易有眉目了,总不能让叶大小姐一恼怒,再给弄黄了吧?

        如果不做任何铺垫,没任何理由逻辑,上来就一句“我有对象”倒是痛快,似乎马上就能甩掉包袱。

        可你让人家姑娘脸面往哪儿放,心气怎么能平静?叶璇要真带着委屈怨恨回去一哭诉,叶家人知道了能善罢甘休?

        谁要这么办事傻不傻呀?

        别看洪衍武是初次处理这种感情问题,但好在他是懂得人情世故的。总算是靠着小心翼翼和巧舌如簧,通过一堂声情并茂的人生教育课,把他和叶璇之间的误会澄清了。

        同时也用拍马屁和合理的借口给对方顺了个台阶下,没激起对方的强烈反弹。

        只是堪称老谋深算的他却没想到,最后把事儿砸实的那一砖头却又惹出了个副作用,那就是叶璇非要坚持见“糖心儿”一面。

        对这个洪衍武当然不乐意了,又劝又拦,直说“叶璇,没这个必要吧。本来这事儿就够麻烦的,再造成什么新的误会就更不好了。”

        哪知道叶璇却没好气地说,“我不过是想眼见为实罢了!难道你心里有鬼吗?你要不敢带我去,就说明你刚才的话全是骗我的。我是幼稚,对于你说的每一句话,我从来都不设防。所以你如果对我撒谎,将是你的耻辱和罪恶!”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就没办法了,口干舌燥的洪衍武也只能答应。

        但见是见,何时见,怎么见,又是个问题。

        洪衍武仔细一琢磨,其实这关对他倒不算太难过。

        首先他问心无愧,一开始教叶璇跳水,他就跟“糖心儿”说过。事情闹成这样,纯属意外。

        其次呢,他又觉得自己和“糖心儿”的感情刚经过了严苛的考验,绝对可以做到坦诚相待。很难有什么风浪波折能动摇他们的关系。

        说起来也巧了,“糖心儿”身子乏,昨天就说今儿想在家里歇着,正好今天没出门。

        所以以他衡量了一下,觉得即使他突兀地把人带去,以“糖心儿”的玲珑心应该可以应付得来。女人虽说爱吃干醋,但“糖心儿”聪明绝顶又识大体,绝不会让他没脸下不来台,更不会不理解他的苦衷。

        既然如此,那择日不如撞日。都捅破了也好,一了白了,还显得真诚。

        于是洪衍武回去交待了一下,活儿都交给了陈力泉。索性换了衣服,直接带叶璇去了“糖心儿”的小院。

        这次又是叶璇扶着洪衍武的后腰坐在自行车上。但不同以往,这一路上两人别说没有笑声了,甚至都没有说话,气氛显得很压抑。

        说真的,其实叶璇的心情远比洪衍武还要复杂和忐忑。

        因为现在发生的事儿和即将要发生的事儿,对她来说是相当奇怪的,也是她根本没有预计到的。

        今天一开始事情还很顺利,那个肮脏小吃店里的服务员见到她的反应,足以证明她是有魅力的。

        她本来有充足的信心,以为当自己表明态度,有她的鼓励加宽宏,洪衍武便会为之感动。从此鼓起勇气,振作向上,和她携手谱写一首爱情的颂歌。

        可谁知洪衍武一开口事情就变了。不但让她发现这段感情真的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就连自己原来分外满意的自由和美好生活也只是一种假象。

        而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她居然觉得洪衍武的话都很有道理,甚至很有见地。她怪不得他的头上,就连一点迁怒的借口也没有。尽管她想恨洪衍武,却真的恨不起来。

        可也不知为什么,她还是很生气。她觉得自己就像被巫师施加了魔法中了邪,特希望能有个理由能让自己发作一下,能把这一切的不痛快都归咎于一个具体对象的身上。

        所以最终她才会鬼使神差地提出非要见一见洪衍武的对象。

        这个要求确实有刁难之意,她止不住对那个从未谋面的女人心存怒气。同时也存有质疑的一点侥幸。兴许就是洪衍武在骗人呢!

        但她没想到,洪衍武居然真的答应了,而且马上就愿意带她去。这就让她此时此刻坐在车上,心里反倒很有些惶惶然和不知所措的感觉。

        一方面,她觉得自己很没道理。

        洪衍武的对象都不知道她是谁,人家又没做错什么,她这么突兀的找上门去算怎么回事呢?难道见了面,她还真的能把责任怪到人家的头上吗?她能怪人家什么?

        而另一方面,她又忍不住带着恶意去揣测。

        洪衍武才多大呀,怎么就会认识这么一个比他大的女人,而且这么快就要谈婚论嫁了呢?他们认识的时间一定不长,难道说是这个女人勾引他的?是不是她着急,故意催着逼迫他的?

        还有一种心理那就是抑制不住的好奇。

        她真的想知道这个女人究竟长得什么模样?自己和她的差距又在哪里。怎么洪衍武就会喜欢这个女人呢?难道就因为他们先认识的吗?要是没有这个女的,洪衍武又会不会对自己萌生好感呢?

        最后就是出于对未知的心虚和恐惧。

        那个女人凶不凶啊?她家里人凶不凶?自己非要去,会不会被拒之门外?又会不会让洪衍武很为难、很困扰?他们之间会因为自己吵架吗?真吵起来她又该怎么办?她是不是应该现在就终止这一荒唐的行为呢?

        就这样,一路沉浸在这种让人心神不宁心情里。叶璇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栖凤楼胡同”。

        然后她又有些提心吊胆地从自行车下来,继而相当紧张地跟着洪衍武进入到小院。

        但事实上,她路上所有的担心全是没必要的。

        因为这次会面,她受到的招待不但是周到备至的。而且才见面没多久,她自己就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了“糖心儿”。

        没有冷漠,没有猜疑,甚至没有多问一句。出来迎接的“糖心儿”仅仅一个愣神,在听洪衍武说了一句,“这是跟我学跳水的叶璇,我跟你说过的。”她就展颜一笑,和气地把叶璇让到了屋里。然后端茶倒水拿汽水、零食,一通殷勤忙和。

        这让叶璇还没完全看清眼前这个美人,就立刻感受到了一种家常的、平淡的亲切和随和。

        同时这也从侧面让她更相信了洪衍武。人家确实对她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否则,是不会跟自己对象提及她的。

        屋里的景象也是大大出乎叶璇的意外,不但没有丝毫寒酸,甚至还很阔气。

        沙发和桌子上都铺着花布,西式家具透着油光。墙上有挂钟,茶壶茶碗格外精致。有电视、有冰箱、有电风扇、有四喇叭的录音机……

        东西归置得很是地方,摆设安置得也很到位。处处被收拾得一尘不染,擦抹得亮晶晶的。这足见“糖心儿”是个很能操持家务的人。

        而等到三个人落座之后,叶璇才有机会仔仔细细打量“糖心儿”的外貌。

        但仅仅是几眼过后,就让她消失了原本对自己容貌的自负,和与之比较一番的勇气。

        她的眼前是个真正的大美人。

        甜美的五官,飘逸的黑发。衣服合体秀雅,款式颜色脱俗。手足精致纤柔,身材也好得出奇,她那高耸的胸口甚至让她心生嫉妒。

        她还注意到“糖心儿”的耳朵上带着两个小小的珍珠耳钉儿。那是超越时代和社会氛围的精致装饰,恰如其分地衬托出主人宛如白瓷的肌肤。

        虽然她知道“糖心儿”要比洪衍武大几岁,可她也根本生不出年龄上的优势感。对方全身上下呈现出的是一种成熟并带有强烈女人味的艳丽风韵。完全碾压少女的青涩和娇嫩。

        过去她看到书上有个专门用来形容美丽女人的词儿叫“尤物”,她其实一直没有具体的概念,但现在,她有了。

        她跟着又不觉联想到自己的外号,她是“上将”,那么如果按照“总后大院”那帮男孩子的标准给“糖心儿”打分呢?恐怕真的只能评为“元帅”了。

        说实话,这样的女人,别说对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就连她都似乎抗拒不了,看得久了也不知不觉入了迷。

        甚至她还喜欢“糖心儿”身上的香味,那不知是什么味道,既不是香胰子也不是“双妹”花露水味儿,却相当的清新、淡雅,让人精神放松,身心愉悦。

        当然,不足也是有的。那就是“糖心儿”染红的手指甲和佩戴的珠宝,统统都属于资产阶级的坏习气。

        可偏偏她无法产生唾弃感,还暗自心生羡慕。

        她也很想染红自己的手指甲,也想有机会戴上这种贵重的珠宝饰品。甚至还有点为自己头上那一贯喜欢的丝绸发带而感到脸红。

        相比之下,她这种装饰太稚嫩了。

        总而言之,她很难不心生效仿的冲动,也很容易就理解了洪衍武,明白了他为什么那么早就想结婚。她要是男人也会急不可耐地想要把这样的女人娶回家。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