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第一百六十八章 狡诈与骄傲

        这是一处隐秘的山洞。

        洞内蜿蜒曲折,直没山腹。山腹中心是鬼斧神工般的庞大洞穴,这洞穴足有十层楼高,钟乳岩千奇百怪、曲折而下,又有零散石柱通天而立、撑起石质穹顶,发光苔藓散发微光、让这处洞穴光怪陆离、美轮美奂。

        若论奇幻宏大,这处毫无人为痕迹的隐秘山穴不输幽暗地底世界。唯一不同的是,中央那地下深潭里微漾着的却非澄澈之水,而是猩红色的粘稠液体。

        那是血液,但奇怪的是,这血液汇聚的深潭却未带半点腥臭之味,反而带着一股奇妙的馨香。

        血池中零星布着石板,它们有的足足能容纳十人横躺,还有的则只能堪堪落脚。它们像是繁星点缀,直通血池中央。

        中央处是一颗纯黑色的石头,那石头像是心脏般砰砰跳动,它跳动的频率虽然缓慢但却十分有力,就像在孕育什么庞大的巨人般,每次跳动都会让原本平静的血池荡起微浪。

        那毫无意义就是死灵一系的传奇道具——至黑圣洁。格洛瑞亚曾利用它的特性瞒过夏洛特,在多明科城瞬间将服下药剂的人们转化为死灵,让那些惊才绝艳的青年差点陷入绝境。

        而此刻,至黑圣洁更是作为亡灵天灾的核心在此运转,让联盟损失惨重、疲于奔命。

        格洛瑞亚与马尔萨斯就在此处,他们站在血池边缘讨论着事情。在血池周围,维系亡灵天灾运转的死灵法师们来来往往,有些法术节点无人主持,那些法师们居然当着两人的面公然偷懒、放任亡灵天灾自由运转。这样虽并非不行,但进度却无疑要比自主操控要慢上许多。

        可作为领袖的两人却对属下的懒惰视若无睹,这种行为实在是令人费解。

        这时,一身猩红礼服的维尔莉特走了过来。说是礼服,应该并不恰当,那是一件上身为长袖,下摆却在前方分叉猩红裙装。维尔莉特这次褐发披肩,看上去时尚亮眼。

        她走到两人身前,先是表情冷淡地朝马尔萨斯点了点头,看向格洛瑞亚时,妩媚脸蛋便绽放出亲密的笑容。

        马尔萨斯也不恼怒,只是自嘲般地含笑耸肩。

        值得一提的是,维尔莉特的身份地位其实并不比马尔萨斯和格洛瑞亚来得低。确切的说,她代表的是以克里斯蒂安家族为首的庞大势力,而这个势力决定支持格洛瑞亚参与魂之座的选王之战。

        换言之,就和在背后支持克莱尔的死亡宣告内斯塔大同小异。

        内斯塔身为希尔维亚坚定的支持者,代表的是日渐衰弱的老派势力。他们坚持隐世而居的原则,不愿为不死者谋取更多的利益。正因如此,曾经掌控一切的他们势力才会不断衰退,变得与新生派格格不入。

        不过,克里斯蒂安家族却不是新生激进派的一员,准确的说,他们是中间党,哪里有利益、他们就支持哪边。而格洛瑞亚,现在就代表了他们一族未来的利益。

        关于魂之座势力之复杂,哪怕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所以暂且将这个话题打住,让我们话归原处。

        维尔莉特亲昵地对格洛瑞亚展颜而笑,她说,“我的人收到消息,他们已经发现可怜的鲍勃了。”

        “嗯。”格洛瑞亚不喜不悲,那双紫罗兰色的瞳孔泛着朦胧的雾霭,没遇到感兴趣的事情时,她就仿佛永远在想些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想。

        但马尔萨斯唇角翘起的弧度却变大,“他们有没有发现什么?”

        维尔莉特先是看了格洛瑞亚一眼,见她没有表示后,方才回答道,“我不知道。我的人可不敢接近他们,他们有两个根源神器,对于能量的感应远远超乎想象。不过,哪怕不能接近我也猜得到结局,他们又能够发现什么些呢?”

        “那可未必。”马尔萨斯矜持中带着不明显的得意。

        维尔莉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就尽管大笑吧,阴谋家!你明明知道他们什么都不可能发现。鲍勃是真的克里斯蒂安家族的嫡系,他也真的自认为我一直在防范他,他真的被我找个借口切下了四肢埋入了瓶罐,他也的确是真的恨我入骨,他甚至都真的认为是他那所谓可靠的信息源让他猜到了天灾核心的所在。一切都是真实的!夏洛特尤为自得的心智类法术也好,克莱尔精擅的搜魂法术也罢,无论怎么试探,他们得出的答案都只会是真实。但真实并不代表无误,因为这些真实只是从鲍勃那狭隘的角度看来的真实罢了。”

        马尔萨斯笑容泛在脸上,看来他确实对自己的计划十分满意。

        格洛瑞亚却突然泼了瓢冷水,“他们确实找不到漏洞,但问题是,他们会信吗?”

        马尔萨斯看向他,发现格洛瑞亚那紫罗兰色的双眼仍是雾霭蒙蒙,就像刚刚说话的不是她那样。

        “但他们却不得不信,准确的说,他们不敢赌这个可能信。不是吗?”马尔萨斯扬了扬眉。

        格洛瑞亚又像是陷入沉思般不再说话。

        “总之,准备好吧,我的盟友。”马尔萨斯大概也不想与格洛瑞亚相处过久,既然事情谈完,他便匆匆向盟友告辞,“很快,我们就能达成目标了。只要利用好那个陷阱,我们就能把他们一举击溃!”

        马尔萨斯就此离去,直到这时,格洛瑞亚才像是清醒过来般,紫罗兰色的双瞳中雾霭尽去。这一下,她气质大变,上唇微翘的她就像从林中的女巫瞬间变成了骄傲的公主。

        “他缺乏气量!”格洛瑞亚对马尔萨斯做出评价,“我敢肯定,如果没有那个陷阱,马尔萨斯一定不敢对聚在一起的克莱尔与夏洛特出手。”

        维尔莉特想了想过去马尔萨斯的行事风格,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格洛瑞亚说得很有道理。

        “维尔莉特,你记住了。”格洛瑞亚的声音依旧骄傲,“我不知道有朝一日我是否真的能高举那伟大威严的王座,但我敢肯定,马尔萨斯绝对不会是举起王座的那人。真要我说的话,我倒是认为根基浅薄的克莱尔相比他更加优秀,这也是我会与马尔萨斯联手对付他的真正原因。所谓的伊格尔权杖,其实不过是一个借口或者添头而已。”

        “嗯,我记住了。”维尔莉特点点头,“但我觉得你一定能行!”

        “嗯!当然了!我可是骄傲的格洛瑞亚啊!”看着血池中央的至黑圣洁,格洛瑞亚以骄傲的态度昂首说道。

        “嗯!”

        可维尔莉特并未注意到,格洛瑞亚眼中的那一丝阴霾。

        ——所以……我是说如果我真的失败了的话,记住我今天的话吧,维尔莉特!千万不要选择支持马尔萨斯……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