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万历1592

    十 夜袭

        萧如薰点头说道:“这应该不会有错,但是,骑军和步军主力的行进速度是不同的,步军主力需要两天,骑军一天不到就可以赶到,哱拜父子狡猾异常,不可以乌合之众看待,贼军想必不知我军已经做好准备,紧闭城门,若遣骑军马队陡然突袭,夜袭,纵使人数不多,但若是我军没有防备,火器不及发射,被他们突袭得手,未尝不会有破城之危。”  “将军是说,大部队是幌子,真正的杀手锏……”赵虎面露惊讶之色:“早已出发,很快就会发动进攻?”  “我闻哱拜精于骑术,当年王崇古许其拥有二千亲随马军,行军速度极快,昼夜可行四百里,他们将主力步军放在西侧,故意被哨骑探知,吸引我军大部队注意,使我军集合主力于西城,而暗地里却遣一支精锐人马攻打其他三门之一,无论哪一门被破,与我而言,都是死局。”  赵虎闻言,虽不太确信,但心里也觉得有点担忧:“将军所言未必没有道理,贼军此刻已是两线作战,必想着尽快拿下平虏城稳定西侧,全力南渡黄河,我们这里多坚持一天,对于叛军老巢来说都是一个威胁,那,我们应当如何做?”  萧如薰缓缓说道:“白日我不担心,我唯独担心晚间,他们有人会潜伏到城下,设法上城夜袭,那就糟了,这样吧,伯威,你先去休息,把防务交给你部下的几个把总看好,安排将士轮番休息守夜,还是那句话,每座城门不得少于二百士卒看守,佛朗机铳不得少于五门,然后等晚间你起身巡夜,四座城门你都要巡视到,一旦有警,立刻通报全城!我等如今的局面,容不得丝毫懈怠。”  赵虎点了点头,抱拳领命:“末将遵命!”  萧如薰点点头刚要离开,又看到城墙角落里堆放着的夜用火把,顿时想到了些什么:“伯威,这些火把你要注意好,夜里你带人巡视的时候不要打火把,城墙之上打火把的地方,周围能被看清的地方不要安排一名以上的士卒,让主要守夜士卒呆在角落里黑暗处,贼军若真来夜袭,定是先观察我城头有多少守夜士卒,而后对着守夜士卒下手,敌在暗我在明,此时暗哨就相当重要。  你要告诉待在暗处的士卒,如是发现有人夜袭,先不要声张,而是静待状况,待敌军出现,突然亮起火把,放哨箭,这样便能极大的震慑夜袭敌军,使之认为我们早有防范,这是我们设下的圈套,使敌人军心大乱,只知撤退逃命而不是抵抗,此时再冲出剿杀夜袭敌军,必可一鼓而破之,使敌军不敢再来夜袭。”  赵虎恍然大悟般点点头:“末将明白了,请将军放心。”  萧如薰又巡视一圈,把一些要害之处和赵虎细细讲明,才放心离开,赵虎和陈燮商议安排了一下守夜轮班,便寻了一个铺房躺下休息,一觉醒来,已是夕阳西下。  三月里的天,白天还不长,不似夏日白天较长,夕阳落下没多久,就需要以火把来照明了,赵虎按照萧如薰吩咐的,点亮的火把减少一些,大部分的火把都在巡夜暗哨士卒手里,点燃火把周围只安排一名士卒,其余士卒都待在火把与火把间隙照不到的地方,秘密注视着一切。  赵虎带着一队卫兵绕着城墙慢慢巡视起来,经过白天萧如薰的提醒,赵虎也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城墙的动静。  夜色渐渐深沉了,一轮明月挂在天边,沉默的注视着整片大地,偶尔有几朵云彩飘过,遮挡一丝月光,大地上,似乎唯有平虏城头才有热烈燃烧着的火把绽放光芒。  赵虎带着兵马巡视到了东城门,平虏城东边是黄河支流,河东之地尚在明军的掌握之中,哱拜叛军尚且不敢绕过平虏城东渡黄河,恐被平虏城明军截断退路,故赵虎派出哨骑时,便没有往东边派遣,不过赵虎还是按照萧如薰的吩咐,即使是在东城,也布置了一百士卒守夜,放于明处者十五,暗处者八十五。  赵虎带人巡查的时候,路过东城,因为东城城墙最破,而且有几段较为低矮,所以多注意了一下,结果正巧发现守在暗处的士卒有不少打瞌睡的,赵虎大怒不已,一个接一个的敲打那些打瞌睡的士卒,但也只是敲打,未曾出言训斥,待其全部恢复精神之后,赵虎才满意的顺着阶梯往南城墙而去。  刚带人拐过阶梯,赵虎就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眉头一皱,一挥手让随从们停下来,蹲下,自己悄悄摸到了城墙角,露出一个头观察,一看之下才大惊失色,十五名站在火把下的士卒已经全部躺倒在地生死不明,而城墙垛上多出了整整一排飞爪。  居然真的被将军说中了!贼军真的敢来夜袭!!这才三天时间!!  赵虎注意到守在暗处的士卒们已经全部按照吩咐蹲倒在地开始警戒了,稍稍放下心来,给身后的卫兵们打了个招呼,刀出鞘,弓搭箭,火把准备,哨箭准备!  一排大约二十来个黑衣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赵虎的眼界里,时不我待!  “点火!放响箭!弟兄们!杀贼!!!”  赵虎猛然站起身子大喝一声,与此同时火把猛然亮起,十数支响箭呼啸着飞上天空,“叭”的炸裂开来,隐藏在暗影处的守夜士卒们已经完全准备好,喊叫着冲杀起来,少倾,其余三个城门响箭上天响成一片,数十支火把陡然亮起,火光大盛!  赵虎身先士卒向着黑衣贼兵冲杀过去,一刀劈死了一个惊慌失措的贼军,一名贼军反应的似乎很快,立刻开口大喊道:“有埋伏!速走……啊……”  话未说完,就被赵虎扑上前一刀解决,剩下的十来人被将士们一拥而上砍成破碎的尸块,赵虎又大喝一声:“斩断飞爪绳索!!”  士兵们闻言持刀扑上,将飞爪绳索全部斩断,而后赵虎立刻又命令道:“弓弩手准备,向下射击!不管看得到看不到!射!!”  月光皎洁,天地之间并非一片昏暗,但是光线到底昏暗,士卒们根本看不清底下有多少贼军,反正就是对着城下发射弓弩,也听到些惨叫之声,还有仓皇呼喊着“撤退”的声音,赵虎打着火把向城下看去,却终究看不到太多敌军。  侧耳倾听,其余三门的战况并不激烈,赵虎稍稍松了口气。  被萧如薰说中了,贼军真的来了,这种情况无法解释,只能说贼军对自己的战斗力相当自信,以马队轻装简从奔袭平虏城,并且在平虏城下潜伏到夜晚,以飞爪这等利器为攀城工具,试图攻取城墙。  这是并不罕见的袭击攻城套路,掰开来说什么也没有,但是赵虎想不到的就是他们的反应如此剧烈,几乎是这边败兵一回去,那边轻骑就奔袭而来,若不是萧如薰的“多心”,搞不好还就真的要被贼军夜袭得手了。  贼军果然狡猾异常,并非只懂蛮力之辈。  城内,因为突如其来的响箭之声之后,战钟敲响,全城人从梦中惊醒,惊惧不已,萧如薰第一时间睁开眼睛起身,安抚了一下被吓到的杨彩云之后,以最快的速度披挂完毕,走出府门,便见亲兵来报:“将军,东城,是东城,东城最先出现响箭,而后四个城门一起飞起响箭,战钟被敲响了,全城人应该都知道了!”  萧如薰点头,而后吩咐道:“你们分成几拨,分头纵马在城内干道上来回跑,大声告知城内居民,贼军来袭已被打退,从此时此刻起城内民户没有命令绝对不可走出屋外一步,违者以通敌罪论处!”  亲兵点头:“诺!”  萧如薰凝神望向东城。  猜对了,这批叛军可不是什么无脑之辈,哱拜父子久经战阵,就算再蠢的人久经战阵活下来,也绝对是大智若愚了,能在战场上活下来的人都不是蠢人,这一点,是必须要谨记的。  现在这批叛军人数多少不确定,但是绝对不会多,这样的速度赶过来,他们肯定需要马匹,哱拜骑兵主力要用来对付魏学曾,绝对匀不出太多的骑兵来分给平虏城,这样的夜袭也就此一次,这一次失败之后,叛军丧胆,当不敢再次夜袭,知道这座城池固若金汤之后,那支骑兵的首领恐怕也不敢再次用兵,培养骑兵不易,骑兵折损若多,叛军也承受不了。  下一次攻击,大概就是叛军主力攻城了,大概也就在一两天之内。  亲兵牵来马匹扶萧如薰坐上,萧如薰登马,缓驰向东城城门。  ps:喜欢的读者请点个收藏投个推荐哦~~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