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万历1592

    四十三 地道挖成

      面对内部的惶恐不安,萧如薰挺身而出,以自己每战必胜的威望压服了全军将士,在叶梦熊忙着接替魏学曾处理后勤、梅国桢忙着上书弹劾魏学曾以及推举最新人选的时候代替两人统御军队,成为不断增兵至五万人的明军的实际统帅。接连几日的攻城,萧如薰都亲临当场,亲自指挥,不断磨练自己的临阵指挥水准和指挥大兵团联合部队的水准,结合过去的经验,使得自己的水平有了飞跃式的提升。这几日,萧如薰使人专攻南城,而其余三城都是围而佯攻,但是一旦有贼军试图出击,便会全军压上,无论如何都不叫贼军出击成功,接连打了好几个大胜仗,斩首近千,逐渐稳定了军心,挽回了明军的战斗意志。而贼军城内的马队越来越少,第一次最多,派出了一千骑兵猛攻围住西城的明军大营,守将赵武猝不及防,一时抵挡不住,萧如薰即刻下令萧如蕙率军支援,两军合二为一,把这一千骑兵杀得七七八八退回了城内。叛军损失自然惨重,而且无法补充骑兵,这一次回去,直到第三天才再次出击,这一次出来的只有五百人,被憋了一口气的赵武用陷阱阵困住,一顿火炮下去,只有一百三十七骑狼狈逃回,其余人等尽皆被杀。第三次贼军的出击则是在夜间,只有三百骑趁着夜色出击,出击的方向是北方,这次他们运气不好,被正好在率军巡夜的麻贵逮个正着,六百马队全线出击,把这三百马队全部吃掉,一个没留,麻贵一人独斩十八级首级,勇不可挡,明军再获一胜。城内的哱家父子简直想杀人!火并了刘东旸和许朝之后,原本的一千八百骑就剩下一千六百左右,第一次出击没了五百,第二次出击没了三百,第三次出击三百全军覆没,掐指一算,已经有一千一百骑命丧黄泉。不仅人死了,还连带着他们的战马全部折损,成了明军的加餐品,让立下大功的明军各部队顿顿吃马肉喝肉汤,精神气十足。而宁夏城内还能勉强凑出来八百骑,但是哱拜无论如何也不敢再次分兵出战了,这八百骑是留着最后实在是走投无路了率军强行突围用的,毕竟突围不能带步兵。这几日,他们也终于知道把他们围的水泄不通生生围死的明将是谁。萧如薰,西北将门出身,在平虏城一战先是打败了土文秀的几千人马,又杀了哱云和著力兔,几乎全歼他们九千部队,而后率军从平虏城主动出击,一路上攻城拔寨把他们打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已,最后直接打到了宁夏镇外围,把北面,包括西北和东北方向的堡垒全部攻占,封锁了整个北方,造成他们如今困局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他们并不在意的平虏城守将!天知道这家伙为什么那么能打!那么凶悍!而且这些日子明军攻打城池的烈度有增无减,除了真正强攻的次数较少,整个白天不拿火器猛轰城池就没有几个时辰。可以说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用火器轰击,或者擂鼓助威假装全线出击,戏耍他们一番,又拿火器对着他们匆匆忙忙上城守备的军队一顿猛轰打个措手不及,城内的兵马已经下降到了一万六千人左右,而明军的损失不知道有没有到四千。准确的说是三千一百零五,战死的三千一百零五,伤者更多,但是伤者基本上都活下来了,被救护营紧急救助,十天不到就可以伤愈复出归营,战斗力更胜一筹。这几万明军对萧如薰的佩服与日俱增——士卒的想法也很简单,他们都愿意跟着强大的将军打仗,因为强大的将军打仗部下的伤亡小,你越能保住大家的性命,大家也就越愿意给你卖命,士气也就旺盛。萧如薰安排的救护营被梅国桢认为是除了皇帝御驾亲征之外医者数量最多分工最专业的地方,甚至可以成为楷模全军推广。基本上整个宁夏镇的擅长治刀枪伤口的医师都被萧如薰或请或绑给带到了军中成立专门的救护营,以烈酒为消毒药品,竟然使得伤兵伤口从未发炎,大部分士兵的寻常刀口被药材一敷,绷带一绑,两天一换,三两次之后就又是一条好汉,生龙活虎。这支军队的伤兵死亡率是梅国桢从军以来所见到的最低点,因此,明军在如此剧烈的攻城拉锯战里,损失居然只有三千出头,大部分还是临阵战死无法救治,回来以后因为刀口太深伤重而死的只有几百,伤愈归队的倒有两千多了,根本不到需要补充兵力的时候。一方面是萧如薰的战法得当,一方面是救护措施及时,十几天下来,明军各部对萧如薰的评价很高,一些一开始对萧如薰并不满意的将军也开始佩服起了这个年轻的总兵。监军梅国桢以鸡蛋里挑骨头的态度对待萧如薰,居然也找不到任何可以苛责的地方,所以对他更是推崇备至,在上书弹劾魏学曾之余,还专门写奏折把萧如薰的战法战术推荐给万历皇帝,向万历皇帝举荐这个“九边五十年难出之良将”。叶梦熊巡视军中,发现军容严整,士卒战意旺盛,行事井井有条一丝不苟,十天前低落的士气完全被拉了回来,于是叶梦熊对萧如薰的统兵用兵之能极其满意,也就放心的把前线指挥权交给萧如薰,自己专心负责后勤,保证粮食供给,负责药物和火药,关心大军的终极杀手锏地道爆破的事情。而地道爆破之所以拖了十几日,是因为有三条地道被城内极度敏感的叛军发现并且破坏,萧如薰亲自带队堵塞才制止了叛军的疯狂反扑,剩下两条地道因此小心翼翼的进行。每日只敢在大军大举攻城的时候才敢挖掘,进度放缓了,饶是如此,剩下的两条地道也整理的差不多了,其中一条还有一天左右就可以打通,开始装填火药了。一天以后,万历二十年四月二十一日晚间,叶梦熊、梅国桢和萧如薰举着火把,带着激动的心情小心翼翼的前往已经报告打通的一条地道,看着用木架撑起来的地道,叶梦熊和梅国桢饶是看过许多次,也对这个精密的工程赞叹不已,特别是看到在城墙地基地下挖掘而出的很大的空间的时候,更是震撼莫名。“季馨,那么大的空间里,要全部装满火药吗?”叶梦熊好奇地询问。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