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万历1592

    一百六十五 时代的脚步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逛着聊着,大家逐渐熟悉,等夜色深沉之后,萧如薰便宣布盛大的接风宴会开始,大家一起吃吃喝喝,虽然没有之前过年的时候吃的好,但是也让水师官兵们有些吃惊了,他们可没想到萧提督会给他们那么好的欢迎宴会。

        唯一有点美中不足的,在他们看来就是没有酒,这些骄兵悍将最喜欢的就是酒,但是大家看着萧提督绝口不提酒也不喝酒,那些陆军大将和士兵也没喝酒,朝鲜人也没喝酒,自己也没好意思提。

        后来倒是有几个傻大胆上前询问萧如薰有没有酒,萧如薰笑着回答说:“除了元旦当日和彻底击败倭寇的庆功宴上,否则军中平时是不允许饮酒的,发现饮酒者一次重责三十板,二次斩首示众。”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宛如一道阴风吹向了他们,叫他们从心底里一直到表皮都是瑟瑟发抖的,萧如薰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说的,但是却叫他们忽然想起萧如薰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将,手下几万颗首级,想必不会介意收下他们的一颗。

        陈璘和邓子龙也是心中凛然,想起这军中将帅没有一人年龄不在萧如薰之上,却被他管的服服帖帖,足以见识萧如薰的手段,此时此刻水军要是撞在枪口上,被拿来做了典型,他这将军可不好做人。

        半是放松半是小心的享受了接风宴,午休之后,萧如薰决定召开军事会议,把水军诸将召集起来,着军法官向他们宣布大军的军法内容,如何算触犯军法,如何惩戒,如何算立功,如何算赏赐等等,萧如薰很清楚这方面一定要事先说好,不能掺沙子,否则肯定要出问题。

        宣布完了军法之后,萧如薰就找来了李舜臣和自己一起参加水军的作战会议,正式宣布了攻占对马岛切断倭寇补给线的战略计划,让水军诸将精神大振,意识到这是一场海上恶战,一定会有大量的斩获。

        “倭寇在此前试图从全罗道和庆尚道两道进行物资补给的运输,但是由于李舜臣将军的血战,倭寇不得不放弃全罗道的运输补给计划,只能走庆尚道的道路,这大大降低了倭寇的行军速度和作战能力,如果我们进一步切断从对马岛到釜山港这一段的物资补给路线,就能将倭寇困死在釜山。”

        萧如薰一拳捶在了地图上釜山的位置上。

        “之前李舜臣将军尝试攻取釜山港,但是被叛徒出卖了计划,被倭寇打了伏击,所以没能成功,但是这一次,我们集合五百艘战船的力量,一定要将对马岛拿下,进而进攻釜山港,将倭寇水师覆灭,将倭寇彻底困死在釜山,使其不得归国,强迫其投降,而后,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水师去做。

        所以这一次,本督对于水师是有大用的,水师的胜利与否,水师的犀利与否,都将直接影响到大军的胜负,本督绝不允许任何因素影响到水师的作战,那么,就请陈总兵详细讲一讲水师的具体装备情况。”

        萧如薰把话茬儿丢给了陈璘。

        陈璘点点头,开始讲述起麾下水师的组成情况。

        “末将麾下水师,为广东水营和浙江福建水营组成,大部分都是福船,主力舰船为一号二号,吃水一丈二尺,一号福船五百料,是最大的战船,一十七艘,二号福船四百料,六十三艘,合八十艘整,所载火器有大发贡一、大样佛朗机六、碗口铳三、喷筒六十、鸟铳十,以及火箭、火砖、火药桶和刀枪弓箭等,兵员满编六十五人。

        三号福船为哨船,多为索敌和近身接战之用,有一百艘;四号福船为海沧船,比大福船稍小,吃水七八尺,配大佛朗机四、碗口铳三、鸟铳六、喷筒五十个、烟罐八十个、火炮十、火砖五十、火箭二百,满编五十一人,有五十艘。

        海沧船中还有小型船只名为苍山船,编员三十,船体较小,高出水面,吃水五尺,设有橹,风顺则扬帆,风息则荡橹,此船轻便灵巧,主要用于追敌和捞取首级,多为近身作战所用,有五十艘。

        五号福船为乌船,这船是咱们水师里最贵的船,乌船原本是广东东莞特有的一种船,用铁梨木打造,其板厚七寸,其长十丈,其横阔三丈有奇,其硬如铁,触之无不碎,冲之无不破,远可支六七十年,近亦可耐五十年,极其坚固,甚至可以抵挡佛郎机炮射出的炮弹,唯有一点不好,就是这种船造价相当昂贵,一艘船需要七八百两白银呐!

        这种船我水师里也就有十艘,是专门用以冲撞倭船之用,管他大炮还是鸟铳,皆无法奈何我乌船,还有七艘仿制佛朗机人的蜈蚣船,而其余各类火船子母船有二百余艘,皆以冲撞之用,共计船只五百艘,水师官兵一万零六百七十九人。”

        李舜臣听完之后是满目的激动,开口道:“天兵之船如此雄壮威武,倭寇之船不敌之,倭船多轻小,吃水浅,以我板屋船及龟船冲撞之尚且可以大破之,更遑论天兵大福船,一船可抵倭寇三船,倭寇如何与我抗衡?”

        陈璘听了,心中微微骄傲,心想你等小国如何与我天朝上国相提并论?

        一转眼,还没高兴多久的陈璘看到萧如薰面色不好,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心就凉了半截,还以为萧如薰对自己的船队不满意,便有些拿不稳的开口问道:“提督还有何疑问?”

        萧如薰叹了口气,询问道:“方才陈总兵描述的时候,提到了碗口铳是吗?”

        “碗口铳?是啊?”陈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提督有何疑问?”

        萧如薰问道:“这碗口铳,若是本督没有记错,最早蒙元时期就有东西了,太祖开国之时就已经装备了这碗口铳了,二百余年了,步军基本上不再用这碗口铳了,水师还在用碗口铳?为何不淘汰更新换代?”

        “啊?”

        陈璘一脸懵逼,水将们也一副不解的样子,提督眉头紧锁竟然是为了这个?

        “碗口铳铳身短,用药少,射程近,威力小,基本没什么用,远不如佛朗机,为何不淘汰掉?二百年前的火器放到今天还在用,岂不是固步自封?这些碗口铳还是拿下来吧,别再用了,我从军中给你们拨一百中样佛朗机,五十大样佛朗机,你们给装备到船上。

        过时的东西就不要再用,尤其是有更好的东西的时候,我听闻嘉靖年间时,大明水师曾和佛朗机人的水师交战过,当时用的就是这碗口铳和火船战术,虽然打赢了,但也被佛朗机人用佛朗机铳打醒了,这才将佛朗机铳引进,既然没有用了,也比不过佛朗机铳,那就干脆不要再用,本督会请宋经略公给朝廷上书,彻底停止碗口铳的生产。”

        陈璘和邓子龙还有水师诸将面面相觑。

        ps:等会儿还有一章加更。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