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万历1592

    一百七十二 强袭对马港(上)

            泡茶的水煮沸了,藤堂高虎熟练而优雅的操作着茶具,不清楚他的出身的人如果看到这一幕,肯定会认为藤堂高虎是五姓贵族出身的优雅之人。

        “听说宇喜多和石田他们又派人回国请求撤退了?”

        九鬼嘉隆看着正在为自己烹茶的藤堂高虎。

        藤堂高虎带着几分嘲讽的笑容开口道:“是的,咱们的人回来说,陆军已经有很多人偷偷塞钱给他们,想让他们带着自己回日本,不想在釜山继续呆着了,说明军太恐怖了,根本不能战胜他们,随时都有被攻破城池全军覆没的可能性,宇喜多和石田这一次是真正的骑虎难下了。”

        “早些承认失败不就好了吗?现在闹成这副样子,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弄得我们也受了连累,宇喜多那个家伙那么受宠,而且也不是实权统帅,肯定不会受什么惩罚,但是其余人可就不一定了,比如石田三成。”

        九鬼嘉隆饮了一口茶。

        “我还听说,小西行长和加藤清正都没死,部下被杀光了,但是他们本身都被明军活捉了,打算回到北京献给明帝,明帝要祭祀宗庙,在宗庙之前把他们斩首,然后还要把他们的首级传遍大明全国,想想都觉得凄惨啊!他们这到底是遭了什么罪啊?”

        藤堂高虎意有所指的说道。

        “这两个人虽然势同水火,但都是太阁十分信任的人,这两个人被活捉的事情如果被太阁知道,以我估计,凭太阁那要强的性子,怕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九鬼嘉隆微微叹了口气:“也不知咱们还有没有安生日子可以过。”

        “可是太阁也不想想,现在咱们和明国之间的差距在什么地方?四万明军,就把我们十五万兵马从平壤打回了釜山,损兵不下十万呐!先是小西行长,再是加藤清正,还有黑田长政也死了,加藤光泰和增田长盛也死了,底下的武将家臣不知道死了多少,这种情况下还要继续打吗?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九鬼嘉隆摇了摇头:“话不能这么说,毕竟以朝鲜水师的力量来判断,他们是不可能威胁到我们本土的,就连对马岛都威胁不了,而明军只有陆军,没有水师,我们也不用太过于担心,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那剩下的几万陆军给救回来,然后和明国谈判,最好能把这场仗给结束掉,千万不敢再打下去了!”

        藤堂高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又给九鬼嘉隆的茶杯填了点茶水,他抬起眼睛瞧了瞧九鬼嘉隆的面色,小心翼翼的开口了。

        “不过我也听说,陆军的那些人明里暗里都在说太阁的情况不太好,好像,之所以有意瞒着太阁,就是不想让太阁知道这件事情受到太大的刺激,我还听说太阁还给那些东国大名写信,说明国被他打败了,正在要明国签订和约,而且和约的内容还……呵呵呵……依您看,咱们水军该何去何从呢?”

        九鬼嘉隆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头,看了看藤堂高虎。

        藤堂高虎这个人,在日本战国史上被评价是八姓家奴,一共出仕过八家主君,超过吕布的记录差不多三倍,反正绝对不是什么忠义的人,但是这在日本战国时代那种环境之下,以及趋利避害的本性使然,只能说是“生存的智慧”。

        他也的确凭借着这份生存的智慧混得很好,不论是过去还是以后,主君死光了,他却好好的活着,越混越好。

        然而这却让九鬼嘉隆甚为不喜,认为他这是对主君的不忠诚,随时可能因为自己的利益而背叛主君,如果不是因为丰臣秀吉十分欣赏他的能力,他可不愿意与他共事,这个时候就更是如此了。

        “水军何去何从,自然有太阁做主,我们只要听命令就好,为人臣子,受人俸禄,就要忠人之事,不要太把自己的事情当回事,要事事为主君着想,藤堂君,你听明白了吗?”

        九鬼嘉隆决定敲打藤堂高虎一下。

        藤堂高虎讨了个没趣,暗暗鄙视这老家伙的顽固不化,面子上还是恭恭敬敬的说一声“受教了”,九鬼嘉隆看藤堂高虎表现得还可以,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把目光转向了茫茫大海之上担忧的思考着日本国的未来和主君丰臣秀吉的未来,而藤堂高虎却在思考着之前和德川家康牵线的事情。

        这是他独门的生存智慧,在一个主君麾下的时候就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门心思跟到死那是愚蠢的做法,只有跟对了主公站对了队才能得以生存,这是万年不变的法则。

        藤堂高虎在一年前就和德川家康这个他认为丰臣秀吉之后最有可能成为日本主宰的人搭上了关系,特别是在德川家康成为丰臣政权的五大老之首以后,这种示好更是有些露骨了。

        很多前线的消息都是藤堂高虎通过自己的情报网络搜集起来然后传递给德川家康让他知道的,可惜的是前线战况太惨烈,日军损失太大,很多情报人员也死在明军手上,这不由得不让藤堂高虎心惊胆战。

        他想方设法的避免和明军乃至于李舜臣的交战,想方设法的把自己运作回国,但是丰臣秀吉的一意孤行让这一切变得无比艰难。

        他现在甚至还活在那个大家一起给他编制的梦里面。

        丰臣秀吉真的老了,糊涂了,甚至是有病了!

        他心里何尝又不郁闷呢?

        午饭过后,藤堂高虎带着亲信家臣坐船出海,名为巡逻,实为散心,并且找机会把情报传递给德川家康,这是他和德川家康约定好的方式,所以他只带自己的家臣和本部亲兵乘一只船出海,九鬼嘉隆是不会管这些事情的,只要不被别的水军将领看到,藤堂高虎也不怕。

        天空很蓝,海波荡漾,一波一波的,使得船体微微摇晃着,藤堂高虎很顺利地完成了这一次的情报传递,就回到了正常巡逻航线上。

        因为大军整体的补给都出了问题,国内运输的补给物资越来越少,大家都吃不太饱,所以家臣们趁机苦中作乐,几个渔夫出身的亲兵还尝试着在海里捕鱼,居然也就捕到了几条新鲜的海鱼,藤堂高虎来了兴致,下令直接把这几条鱼给做了,就在船上吃。

        他还把自己珍藏的一瓶好酒给拿了出来,和自己的家将们分享,在这一点上,他向来大方,很受赞扬。

        吃着喝着,时间一点点流逝,船上的众人也有些微醺了,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家将登上了船顶,按照惯例眺望四周,眺望一圈没看到什么,便准备下来。

        也不知是怎么了,他转身之后却又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之下不由得皱起眉头,还以为是自己喝多了眼花,所以揉了揉眼睛,使劲儿的瞪大眼睛往远处看,似乎看到了几个黑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琢磨了一下,被酒精迟钝的大脑也没给出个合理的解释,他索性不再去想,摇摇晃晃的下了船,回到了喝酒吃鱼的队伍里继续快活,等没过一会儿,这家将觉得腹中胀的难受,告了声罪,直接跑到船后头去开闸放水了。

        吹着小调儿开闸放水,享受着报复世界的快感,将腹中压力一扫而空,那真是相当的乐呵,一会儿水放完了,家将伸了个懒腰呼吸了一下寒冷潮湿的空气让自己冷静冷静,抬头望了往远方的海平线。

        啊咧?那是什么?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