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万历1592

    二百四十七 议功

        不过好在日本人都很懂事,条约签订完的第三天,德川家康就派人送来了十万两白银,说是首付赔偿金,表达诚意的,这让萧如薰十分满意,甚至有点欣赏德川家康的为人练达了,也算是明白这老家伙为何能最后得江山了。

        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第五天,丰臣方面也派人送来了十万两银子,说这也是丰臣方面的诚意,所以萧如薰的手头还正好有二十万两银子,本来是打算一起献给万历皇帝陛下让他爽爽,现在看来得先让士兵们爽,士兵们不爽可不行。

        更别说萧如薰还要安排一万军队驻军的事情,这件事情宋应昌提出让萧如薰自己处理,先预备着,等皇帝陛下的批示全部传达来之后再正式宣布,反正有一座银山在手,皇帝陛下是无论如何也会允许驻军的,一万军队的给养运输可远远不如一座银山来得多,这笔帐谁都会算。

        接下来是三座岛屿驻军的事情,按照萧如薰的情报提供,那座最远的佐渡岛上有金山,所以要首先安排驻军,对马岛上已经有朝鲜驻军,宋应昌的意思是或许可以减轻一点负担,将对马岛交给朝鲜驻军去负责,大明再负责一个隐岐岛就好,能省一点是一点。

        萧如薰对此没有太大的意见,日本被打怕了,至少七八年之内日本人是不敢再起战端的,而且如果能把对马岛交给那位李舜臣将军来负责镇守,萧如薰也是放心的,有了石见,对马岛是否掌握在明军手里并不重要,而且现在的情况,掌握在明军手里还是交给朝鲜人去负责,差别并不大。

        就看朝鲜人是否愿意,宋应昌正在和朝鲜王交涉。

        再有就是重头戏的议论功劳了,按照惯例,他作为全军主帅,是要亲自拟定一份全军功劳簿上缴兵部核实并且嘉赏有功将士的,全军首功毫无疑问是主将萧如薰,这一点全军都不会有异议。

        然而接下来的第二第三第四却有些值得商榷了,这里面就关乎各个地方军队之间的博弈和争斗了,这些事情,宋应昌希望和萧如薰细细商议再做决定。

        本次国朝参战的部队有宁夏兵,有宣大兵,有山东兵,有辽东军,还有浙江兵福建兵广东兵和狼兵,派系很多,互相之间关系也不见得多好,全靠萧如薰的威望将他们震慑住,他们才心甘情愿的听指挥。

        现在到了这个议论功劳的时候,也是他们蹦达的最欢乐的时候,此时此刻不能一碗水端平的话,会非常影响战后的战友之情,甚至还会闹出丑闻。

        这种事情萧如薰当然清楚,另一个时空里,壬辰倭乱和丁酉再乱两战结束之后的论功行赏环节都闹出了丑闻,甚至还有辽东系蓟镇总兵杀害自己下属的有功南兵的丑事,这种事情萧如薰深恶痛绝,正好趁着此时大军都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下的时候,萧如薰要提前把话说清楚,说透。

        此次大战功劳最大的毫无疑问是南兵,尤其是南兵里的浙兵,吴惟忠麾下的浙兵,无论是火器还是野战,这支南兵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打起仗来不畏惧,不后退,令行禁止,不愧是戚家军的灵魂,萧如薰非常欣赏这支军队,所以认为功劳第二的就是吴惟忠,不应该有争议。

        第三的话,萧如薰打算给李如松,虽然一开始和李如松有所不愉快,但是后来,自己的功劳震慑全军之后,李如松也是老老实实的听命令,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逾越,战功欲望极其旺盛,每次打仗都要冲在最前面,限于麾下骑兵不够,以及战场并不太适合骑兵铺开,所以战绩不如吴惟忠。

        第四就是麻贵,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帮助指挥全军,虽然直接的战功并不多,但是是除了萧如薰之外唯一可以统领全军的在前线战斗的人选,如果不是吴惟忠和李如松的战绩太辉煌,萧如薰认为麻贵应该是可以得到战功第二的。

        至于川军系的刘綎,还有底下骆尚志麻虎赵虎王辉等人,也可以依次排名,其中刘綎和水师虽然打仗打得很勇猛,战绩也不错,但是他们没有参与到之前的陆战,而是在战争后期才参与进来,大势已定的情况下锦上添花,并不能取代之前立下汗马功劳的其余各部队,这也是毫无争议的。

        而各个部队的战功排序也是差不多的,排名第一的就是吴惟中和骆尚志麾下的浙江南兵,并列第一是山东枪手,排第二的是李如松的辽东骑兵,第三是萧如薰自己本部的宁夏兵,第四是宣府大同弓弩手,第五是水师序列的广东福建汉兵还有狼兵,并列第五是刘挺的川军。

        这样的安排之下,萧如薰认为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他召集了军中主要将领前来会面,把驻扎港口的陈璘和邓子龙也喊来参加高级将领的会议,目的就在于要提前把事情说明白,以免有人不满意,从而闹事情,伤了大家的和气。

        军中的晚宴是萧如薰亲自下手烤的牛肉,还有安排了几个会做日式料理的被俘虏的毛利氏厨工所做的食物,大家吃个新鲜,尝个味道,还安排了一批姿色不错的日本舞女前来陪酒,酒过三巡,大家都在清醒的时候,萧如薰提起了这个事情。

        一提到功劳的事情,大家的眼睛全部都瞪的贼大,还挥挥手把身边那些急着要伺候大将军得到垂青好把自己带离苦海的舞女们给赶走了,等到碍事的人已经全部消失之后,萧如薰才拉开了话匣子。

        “说起来,大家来自大明的四面八方,各自也没几个是老乡,一群外地人聚在一起,能打出今天这个成绩,本督是十分满意的,本督也不想忌讳什么,军队里的山头,军队里的地方派系,本督也都一清二楚。

        这个地方的瞧不起那个地方的,那个地方的也瞧不起这个地方的,大家互相瞧不起,互相拆台,甚至见死不救导致全军大败的事情,也不在少数,这些事情,在本督执掌全军之前,就已经十分在意。

        执掌全军之前,本督拿得出手的战绩只有平定西北的战绩,而本督也才二十三岁,年纪轻,资历浅,比起在座的诸位,都要算是军伍上的后辈,这一次能得到主将的位置,也和运气分不开关系,也得到了几位老先生的帮助,从出兵到辽东再到朝鲜最后到开战,一路走来都很不容易。”

        说到这里,萧如薰把诸将都给扫视了一边。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