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万历1592

    二百七十一 李太后驾到

        朱翊钧斟酌着用词用句,很快,就将一封密诏写好,交给专人密封完成,然后选择了最为可靠的人选,将之安全的送到萧如薰的手里,而且需要保证除了萧如薰之外,没有第四个人知道这件事情。

        负责送信的人是提督东厂厂务张鲸,也就是东厂这个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的头头张鲸挑选出来的得力手下,张鲸或许不是那么为人所知,但是他所做出的事情一旦暴露出来,那么就足以为人所知了——这个家伙就是撺掇皇帝扳倒冯保终结了张居正变法的关键性人物。

        冯保倒台之后,张鲸作为有功之人成功的得到了皇帝的信任,得以提督东厂,掌管东厂这个臭名昭著的特务组织,相比之锦衣卫来说,东厂的名声更臭一点,锦衣卫的指挥使隔三差五还能出现一两个心肠稍微好一点的,而东厂的历任厂公绝对没有良善之辈,张鲸尤为甚。

        但是该说不说,张鲸办事还是得力的,不然也得不到皇帝的信任,基本上皇帝交代的事情他都能办到,张鲸和骆思恭在朱翊钧反洗脑的过程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是他们搜集了大量的人证物证帮着朱翊钧从“圣君梦”中醒悟过来,认清楚了士大夫们的无耻面貌。

        现在,朱翊钧决定迈出这关键性的一步,就少不了这个祖宗留给他的唯二可以在关键时刻引为臂助的组织的帮助。

        张鲸选择的是自己的干儿子之一的刘威去办这件事情,刘威身手矫健头脑灵活,是不可多得的办事人才,张鲸非常倚重他,这次有这样重要的差事,刘威不仅承担了送信的任务,也要承担起一旦萧如薰思想动摇的情况下负责劝说的任务。

        朱翊钧并不敢保证萧如薰就一定会听他的话,百分之九十九和百分之一百还是有所不同的,而这百分之一的差距,就需要刘威用自己的个人能力去填补,这一点上,朱翊钧还是相信张鲸所选派的人手。

        刘威趁着大下午宫里面最安静的时候,打算偷偷的潜出皇宫,在抵达他最经常使用的离开皇宫的秘道口的时候,刚准备进入,一张大网忽然从天而降,将刘威整个人罩住了,然后一大群强壮内侍涌了出来,人手一根水火棍,朝着被大网网住的刘威就是一阵猛打,朝死里打,大约五六分钟以后,刘威不再惨嚎,一点生息都没有了。

        一名衣着华丽的大太监在几个小内侍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一名负责打死刘威的少监将一封染血的密信递了上来,大太监一看,上面写着萧卿亲启,便知道这就是他们要得到的东西。

        然后大太监面带厌恶的看了看那满是血腥的地面,皱着眉头掩着鼻子,怒叱一声:“马上处理掉!”

        “遵命!”

        那少监连忙带着手下人开始清理现场。

        大太监带人一路疾驰进入了一座宫殿,不一时,宫殿内走出了一名华丽宫装老妇,在一群宫女太监的前呼后拥之下,向皇宫内的权力中心之地前进,一如十数年前,她每天早上所做的事情一样。

        朱翊钧这里紧锣密鼓的安排着,刚刚安排到一些善后事宜的时候,忽然有人从宫外来报告,说皇太后的车架正往皇帝寝殿而来,朱翊钧心里一紧,暗道奇怪,李太后这么些年来和他的母子之情已经淡漠,很少来往,就算有来往也是因为不得不来往,比如皇帝的生日和太后的生日,还有祭祀祖宗这样的大事等等,平常李太后根本不愿意看到他,更不曾亲自来找他,每每都是他迎着硬着头皮希望得到母亲的帮助,然后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的跑回来。

        这个时候,李太后的出现不太寻常,朱翊钧以一名帝王的敏锐嗅觉察觉出了事情并不简单,李太后的到来,似乎预示着什么。

        于是朱翊钧一声令下,紧锣密鼓的政变指挥中心立刻作鸟兽散,变回了原先给人一种慵懒无力安静祥和的模样的皇帝寝殿。

        朱翊钧施展着自己应付张居正的高超演技,瞬间从帝王夺权状态转变为帝王怠政状态,所谓人生如此全靠演技,帝王之家也不外如是,甚至更为经典,从太后到皇帝再到妃子再到底下的宫女太监,谁不会演戏,谁的演技不过关,就没办法在宫中生存。

        所以我们才一直强调,演技!演技!

        朱翊钧一副雍容华贵的慵懒模样,在自己的书桌上临摹着一副米芾的书法,所谓宋代四大书法名家苏黄米蔡,朱翊钧闲暇时刻还是挺喜欢练习一下书法的,以前也经常做,在他想来,绝对不会引起皇太后的警觉才是。

        很快,宣布皇太后驾到的太监就来到了,扯着嗓子就喊:“皇太后驾到——”

        作为太后,李太后是整个大明朝唯一一个可以让皇帝下跪,让皇帝亲自迎接的活人,虽然李太后已经不再过问朝政了,但是万历前十年的大明铁三角余威犹存,至今李太后在朝臣群体中还有着不小的威望,万历十年以后很多事情上,只要李太后发话,朱翊钧是可以顺利解决的,但是李太后从未给过朱翊钧任何一点支持,这也是朱翊钧最终和群臣闹翻的重要原因之一。

        虽然恼怒,虽然埋怨,虽然伤心,但是朱翊钧不得不遵从李太后的意思,只为一个“孝”字,大明以孝治国,孝比天高,比海深。

        朱翊钧堆着笑脸,笑盈盈的走出了寝殿,亲自到殿门口迎接李太后,瞧着李太后的车架抵达殿门口,瞧见李太后缓缓下车,朱翊钧连忙上前几步走到了李太后的身边,搀扶起了李太后的手。

        “儿子近日来忙于国事,未曾得空来看望母亲,实在是儿子的不孝,还请母亲宽恕儿子的不孝。”

        朱翊钧一张大圆脸笑意盈盈,殊为有趣,叫李太后见了忍不住想起当初在王府的时候,这张大圆脸笑起来的样子是最让她感到欢喜的,然而时过境迁,母子之情早已不知道被抛到了什么地方,互相之间的和谐不过是装出来的,若不是为了今日的事情,李太后是根本不愿意看到这张脸的。

        “无妨无妨,哀家今日看着天气好,甚是舒畅,又想着皇帝国务繁忙,担心皇帝的身子,就叫人做了几道哀家宫里的拿手好菜来给皇帝尝尝。”

        李太后的脸上带着数十年如一日不变的笑容,然而熟悉这份笑容的朱翊钧很清楚,这是装出来的。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