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万历1592

    五百二十五 李成梁的呼唤

        蒙古人以前是用云梯等工程工具冲上城池和明军肉搏,现在基本上是远程攻击,或者正面佯攻一下,实际上还是远程攻击。
        
            他们的火药好像用完了,火炮已经没有再用了,就是在用床子弩和投石机攻打紫荆关。
        
            明军的压力小了许多,只是有些时候完全不按章法不寻时机就胡乱射击的投石机床子弩总能带给明军极大的恐慌,而当明军准备用炮还击的时候,他们却一股脑儿的跑出了明军火炮的射程之外。
        
            这给了明军很大的压力。
        
            李成梁准备第三次向朝廷请援了,昨日点卯,士兵居然只剩下不到三万,战死者不是太多,倒是逃兵和被杀死的逃兵的数量更多一些,这让李成梁感到心力交瘁。
        
            没有什么比一边抗击敌军一边应付内部的逃兵更累人的事情了,七十岁的老将已经难以坚持下去了,这几日,李成梁不断的思考自己这一次东山再起的经历,得出了一个非常沮丧的结论。
        
            失败了,失败的非常彻底。
        
            无论是军事上还是政治上,自己都失败了,最后一次机会也失去了。
        
            李成梁非常清楚皇帝启用自己的目的是什么,而自己又给了皇帝一份什么样的答卷,不得不说,自己做的很差劲,不仅没有在军事上达成目的,还在政治上丢干净了分数,现在不知道有没有丢到负数的程度。
        
            军事和政治上的双重失败让自己最后一次起复的机会也没有了,之后,自己若能活下来,大概也就是养老养到寿终,然后安然离世,这是自己最好的结局了,后人提起自己的时候,大约是可以记住自己当年的风光的。
        
            或许,这也是一种幸福吧?
        
            望着柴国柱不断奔跑的身姿,李成梁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真是愚钝啊,明明都已经到了风烛残年了,还争抢什么呢?
        
            一辈子争来争去,争到了一个几乎是武将巅峰的位置,自己的奋斗已经到了武将的最巅峰了,之后的武将,就算是萧如薰,又能高到什么程度呢?难道还能让五军都督府回到原先的地位吗?
        
            想象也知道是不可能的,既然已经如此了,那么为什么还要执着呢?执着的目的是什么,目标是什么,又得到了什么呢?
        
            这几乎到了晚节不保的战局程度?
        
            李成梁感觉自己好像看穿了很多以前看不穿的事情,看淡了很多以前没有看淡的东西。
        
            四十岁以前的生涯给了自己太大的打击,让自己近乎于疯狂追求功名利禄,可是追求到头来,还是要死掉,这幅身躯不可能变得年轻,不可能回到当初的岁月,李成梁已经老了,已经快要到死掉的时候了,这是不可逆转的。
        
            追求一切的李成梁真的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
        
            柴国柱又在奔跑了,似乎蒙古人又要开始攻城了,李成梁苦笑不已。
        
            这时候,李成梁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个将自己本来已经逐渐安定下来的心重新激活的年轻人,那个取得了和自己一样地位的年轻将领,那个动摇了自己的地位的人,若不是他,或许自己也不会那么执着的重新开始追求功名利禄吧?
        
            说白了,就是不甘于人后,既然是武将,那也不指望和文人比拼,但是就算是武将,也要做到武将中的第一,武将中的武将,那才足以让自己满足,从而放弃继续争取功名利禄。
        
            只是不甘心而已。
        
            可正是这份不甘心,让自己走出了最错误的一步。
        
            后悔吗?
        
            不后悔。
        
            虽然不甘心,虽然有点明悟了,但是李成梁并不后悔自己的错误。
        
            因为说到底,自己不是文官,而是一名武将啊!马革裹尸还,那是自古以来名将最大的愿望,是荣誉啊!
        
            能够为自己的军事生涯画上一个句号,而不是戛然而止没有准备,那也是自己的梦想,一个完整的句号,一个美妙的梦想。
        
            现在,似乎正在实现这个梦想!
        
            虽然李成梁很希望这样催眠自己,但是现实容不得自己继续催眠自己,他不得不回到现实当中,面对着难以解决的问题。
        
            而现在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援军的抵达了,他两次求援,正准备做第三次求援,而援军何时能到,依然是个问题。
        
            他算了算路程和时间,感觉自己的儿子应该已经到了才是,可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连一个辽东骑兵都没有看到呢?
        
            儿啊,你快来啊,你爹爹我……真的扛不住了啊……
        
            大抵是李成梁诚心诚意的呼唤,这一次,老天爷终于听到了。
        
            万历二十六年正月初二中午,一支奇怪的部队抵达了紫荆关,打着大明旗号,穿着京营的军装,但是却是一支感觉上和京营兵完全不同的军队,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支部队拉来了好大一堆炮,粗略的数了数,得有近百门火炮。
        
            这还不仅仅是李成梁所熟悉的佛朗机铳和虎蹲炮之类的,还有一种李成梁从未见过的火炮,这种火炮看起来极其强悍的样子,因为实在是很大。
        
            李成梁粗略地看了看,居然有一丈多长的炮身,就算是稍微短一点的也有八尺左右,和这种炮比起来,佛朗机铳简直就像是玩具。
        
            这支部队抵达紫荆关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因为这时候蒙古人没有攻城,因此李成梁也亲自去看了,看了以后十分惊讶,就在寻找这支部队的将领。
        
            一名很面生的将领出现在了李成梁的面前。
        
            “李公,末将是陛下钦点御边平虏总兵官萧如薰提督的部下,领镇南军三千前来助战紫荆关,萧提督和令公子李总兵的两万骑兵正在赶来的路上,想来也很快就会抵达了,请李公不要担心,待萧提督抵达,完成交接之后,李公就可以回京了。”
        
            王辉话一出口就让李成梁愣住了,这下子,李成梁来不及询问火炮的事情,大惊失色道:“萧如薰?他不是在缅甸吗?天南角落,他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还要取代老夫为提督总兵官?这怎么可能?!”
        
            王辉没有多言,将萧如薰交给他的皇帝手书军令递给了李成梁。
        
            李成梁劈手夺过这封手书,看到了上面有些熟悉的字体,还有那方大印盖下的痕迹,他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李公!李公!李公!!李公!!”
        
            ……………………
        
            士卒们的呼唤声越来越遥远,李成梁很快便失去了意识。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