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万历1592

    五百四十九 焦头烂额的王世扬

        草原狼是不会和自己的猎物讲道理的,有些时候甚至连道理也不会讲,只有最根本最原始的生存法则,遵循这样的生存法则才能生存,才能活着,才能强大。
        
            因此刘西知道自己没有任何拒绝这个任命的可能。
        
            所以他接受了这个任命,并且坚定了要把扯力克送上死路的决心。
        
            事实上,他之前所做的一切所说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谋划,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打算让扯力克那么容易的进到太原城里面,太原城八个城门都有瓮城,外面一道门里面一道门,你打进外面的门里面的门就关上,你有什么办法?
        
            偷袭强攻这种做法倒不是说完全不可能,而是成功率太低,刘西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想当然,可是扯力克不知道啊!他这是第一次入寇大明,还要靠人带路讲解,他懂个卵?
        
            所以尽管忽悠他,把戏做足了,让他以为这件事情是可以成功的,然后趁他和守城明军血战吸引所有人注意力的时候,刘西就能趁乱逃脱,从一个压根儿没有人知道的地道里面钻进太原城,把家人都给带出来,人间蒸发。
        
            至于刘氏本家能不能收拾掉,已经不是他的第一考虑了,扯力克能攻进去最好,攻不进去也就算,一口气让刘氏本家和扯力克一起死掉属于特别幸运的时候才能发生的事情,刘西是个商人,不会随便赌一个发生概率极小的事情。
        
            但同时他是个商人,他敢赌一些在他看起来概率可能比较大的事情。
        
            这地道可有些年份了。
        
            作为一座军事要塞城池,太原城理应是不可能有地道的,就算有也不可能让其他人知道,不过刘西就是知道。
        
            这地道自然就是属于晋王府的,据说是二百多年前晋王府当初营建的时候,初代晋王建造的留给子孙后代避难用的,想的就是太原地位重要,可能遭遇兵灾,万一不妙,好有个地道方便逃跑。
        
            作为最高机密,这是历代晋王口口相传的,但是刘西死掉的父亲给上代晋王做生意赚钱,两人有私交,当时正值俺答频繁入寇的时代,有一回刘西的父亲和上代晋王在一起喝酒,两人喝得很愉快。
        
            刘西的父亲喝的醉醺醺的,感叹国家不安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太原也要给北虏攻击,那就完蛋了,晋王当时喝醉了,大笑一阵,就神秘兮兮的把这个事情说给刘西听,结果酒醒之后居然全无记忆。
        
            刘西的父亲平白得了一个天大的机密,当场就吓得酒醒了,就一直守在心里不敢说出去,直到病死前才摒退全部家人将这个事情告诉刘西,意思就是给刘西留个后路。
        
            这地道这头是在晋王府祖祠的位置,刘西的父亲也就是知道,但是不敢确认,更无从确认,只是把这个事情告诉刘西,说真的事到临头,别管其他的了,保命要紧,就过去找。
        
            而地道外头在什么地方刘西却是知道的。
        
            眼下,为了不枉死在太原城外,刘西不得不把压箱底的底牌拿出来了,只是这样一来,底牌拿出来了,扯力克大获成功以后,可就真的麻烦了,不知道该怎么把他给弄死,也不知道该怎么逃脱,之前的计划算是全部泡汤了。
        
            一咬牙一跺脚,刘西也算是豁出去了,管你晋王庆王,就知道从我家里捞银子,这一回给你们一锅端,叫你们继续捞银子!
        
            另一边,萧如薰带队疾驰猛进,从五台赶赴忻州,一路上看到了好几拨往北边去的明军,得知了他们的目的不是平型关就是雁门关,萧如薰虽然感觉这样北上派兵有些不妥,但是他没有证据证明这样做不妥。
        
            王世扬自己也怀疑也疑惑北虏的动静,所以才压制了好几天不让军队北上,最后压不住了才同意北上,可以想象的是他也没有找到证据,他也没有找到证明北虏还在山西境内的证据。
        
            这就很糟糕了,明明知道有一波数万人的北虏不知去向,但是却不得不按照战局的发展准备反攻,将平型关夺回来,将雁门关之围解除,和那边的几万北虏决战一番,再出击大同。
        
            大同还有几座城池在明军手上,这都是两个月之前的情报了,也不知道两个月以来,大同还有没有依然在明军手里坚持的城池,不知道麻贵和梅国桢现在怎么样了。
        
            萧如薰很担心他们,但是却更担心山西的局势。
        
            他需要尽快赶到王世扬身边,了解一下全部的情报再做判断。
        
            万历二十六年正月十一日,萧如薰带兵赶到了忻州。
        
            王世扬亲自出城迎接,没有摆总督的架子凌压萧如薰,个人修养固然重要,但是事实上,王世扬已经被各种怀疑和猜测弄得快要疯掉了,他进军忻州完全是因为压不住底下将领不断高涨的求战之心。
        
            现在榆林镇兵马基本上都奔赴雁门关去了,想要战功。
        
            太原镇的不少兵马也要往前冲,也想要战功。
        
            他掌控力最强的太原本镇的四万兵马,两万留在太原镇守,两万在忻州镇守,然而即使如此,即使他的亲信在这里掌控兵马,但是这四万兵马的求战之心也相当迫切,大有埋怨王世扬厚此薄彼之意。
        
            得知萧如薰和李如松带兵赶来的消息的时候,他长长舒了一口气。
        
            大明最能打的两个将军来了,他终于可以放松心情了。
        
            “季馨啊,你能赶来就太好了!”
        
            王世扬看到萧如薰的时候,直接就上前握住了萧如薰的手,这样的热情态度倒把萧如薰弄得不太习惯,因为他和王世扬素昧平生,怎么一上来就如此热情呢?
        
            “末将见过王总督!”
        
            萧如薰还是按照规矩见礼。
        
            “季馨,这种规矩就不要管了,老夫现在是焦头烂额无计可施,你这一来,老夫可算是放心一些了,来来来,李总兵,你也来,一起来。”
        
            说着,王世扬就把萧如薰和李如松拉进了忻州城,弄得萧如薰和李如松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一路走,王世扬一路吐苦水,到了总督府进去休息的时候,萧如薰和李如松这才弄明白他为何如此失态。
        
            被底下将领的求战心切给弄的伤了神,原本都是一群缩头乌龟,结果看到有人得了战功,又看北虏那么好欺负,全都化身英勇无敌大将军,不断的请战,不断的要求北上。
        
            王世扬一开始还能严厉斥责他们压制他们,但是伴随着时间推移,军中不满情绪急剧提高,王世扬渐渐无法压制这些嚣张的武将了,又因为他始终拿不出合理的理由要求军队不要妄动,所以很快,他就管不住底下将领了。
        
            特别是榆林镇的助战军,本来他这个宣大总督就不能管辖榆林镇,榆林军根本也不怎么担心他会怎么样,姿态强硬的要求要出战,王世扬一点办法都没有,眼看人心所向,再压制搞不好要闹出兵变,无奈之下只能妥协。
        
            也怪他没有太多的威望,你要是说王崇古在的时候,这些人都老老实实的不敢动弹,生怕被王崇古收拾,可是王世扬就差了不止一筹了。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