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万历1592

    六百零四 生擒扯力克

        待安排好了部队的进攻次序之后,萧如薰看了看天色,下达了开火令。

        “开火。”

        “诺!”

        王辉领命,拔出战剑,高喊一声:“擂鼓!举火把!开火!!”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战鼓声隆隆响起。

        无数火把在那一瞬间猛然亮起。

        明军的佛朗机铳和红夷大炮开始轰鸣了。

        镇内北虏毫无心理准备,但听见轰鸣声,转瞬之间便是一团一团的火球在身边的某处爆起,随后强烈的热度和气浪将他们灼伤,将他们掀飞,乱飞的铅子碎石将他们的身躯撕碎打穿,很多人就在这毫无预兆的第一波攻击之下丧命了。

        他们的生命猛然终结。

        而就在前一刻,他们还在盯着锅子里面那正在熬煮的肉,那香喷喷的惹得他们流口水的马肉,很久都没有吃肉的他们被这香味勾引的快要疯了,可眼看着就能吃到了,结果却遭遇了飞来横祸。

        明军的开花弹在小镇内四面开花,正巧,镇内为数不多的建筑物被扯力克拆掉了百分之九十多,剩下的一些仅有的房屋根本不能保护他们,而那满地的碎石碎木头却成为了火炮的绝佳助手,更进一步加大了北虏的伤亡。

        镇内面积不大,但是却有一万多北虏住在里面,人口密度非常高,基本上每一炮落下来都能杀死一些北虏,就算杀不死,打伤也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对于开花弹来说是这样的,对于红夷大炮的实心弹来说,那威力就不可同日而语了,虽然是实心弹不会爆炸,但是实心弹坠地所带来的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足以将周围的人全部掀飞。

        它一路弹跳,就是一条血路,但凡被它碰着,非死即残,绝无幸存的道理。

        这个夜晚,温泉镇在炮火的杀伤之下,成为了修罗炼狱。

        扯力克在火炮袭击发生的第一瞬间就被身边的亲兵武士保护起来了,一群人一起把扯力克摁倒在地上护住了,扯力克成功躲过了火炮的第一轮冲击。

        然后他们到处逃跑,逃跑的过程中也有不少亲兵被杀死,更有不少亲兵被失控的马匹给撞死踩死,而扯力克居然一直没有死,甚至连受伤都没有。

        明军的火炮袭击不仅大量杀伤了北虏士兵,摧毁了他们的战斗意志,甚至还顺带着将城内的马匹聚居处给毁掉了,北虏的军马大量被火炮炸死砸死,而没有死的则四处逃穿,受惊的马匹就是小号的战车,只要被撞上了就非死不可。

        扯力克在为数不多的亲信的护送下四处逃窜,找安全的地方躲避,一边躲避一边看着这宛如炼狱一般的温泉镇,他恨明军,恨自己,恨刘西,更恨这贼老天。

        老天,你为何要这样对待我?

        事到临头,他最恨的还是无数次祈祷的对象——老天。

        老天还是很无辜的。

        你只顾你祈祷,却不顾我的工作流程,我就算要实现你的祈祷也要排队吧?每天那么多人祈祷,我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呢?下一次你能不能提早一点祈祷,不要事到临头再祈祷行吗?通讯也是需要时间的。

        褚英和代善就幸运多了,跟着合适的人,根本不需要临时抱佛脚,只需要等待命令率军出击就可以了。

        他们年轻气盛,满脑子都是打仗都是冲锋都是杀人都是战功,他们崇拜强者,崇拜勇武之人,自然而然的,对于萧如薰这位从来没打过败仗的人也是满满的崇拜。

        甚至是敬畏。

        看着那几乎能照亮天空的剧烈炮火,褚英和代善不无感慨的互相对视了一眼。

        “这种炮火打下去,那些蒙古人还能活几个?咱们还能捞到战功吗?”

        褚英如此向代善发问。

        代善摇了摇头。

        “估计没多少了,就这样打下去,扯力克那个蠢货弄不好都要被炸死了,咱们虽然是做先锋,但是估计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褚英露出了遗憾的眼神。

        “算了,不管怎样都要弄几颗头颅来,一颗头颅能换不少银子呢!这一次咱们又能攒下不少钱来了,再也不用担心爹爹不给钱咱们没地儿耍了。”

        褚英的话让代善苦笑。

        “大哥,马上就要厮杀打仗了你还想这些,这可是玩命的事情,咱们可不敢保证一定能活着回去。”

        “那又怎样?最英勇的男儿就要在战场上战死!这可是爹爹说的,爹爹是个大英雄大豪杰,咱们作为爹爹的儿子怎么能给爹爹丢脸?这就是在萧总督面前,在汉人面前给爹爹争光的时候!”

        褚英扒出了自己的战刀,看着前方,眼中满是嗜血的色彩。

        就在此时,炮声戛然而止,隆隆鼓声再次响起,随之响起的还有声音沉重的号角之声。

        是出击的时候了!

        褚英一挥战刀一夹马腹!

        “勇士们!跟我杀!!!!”

        代善还没有拔出刀来的时候,褚英就已经冲出去了,这样的情况让代善有点不高兴——大哥,我可不会比你差!我也是爹爹的儿子!

        代善也拔出了战刀双腿一夹马腹就冲了出去。

        一千先锋骑兵在褚英和代善的带领之下迅猛出击,杀入了一片狼藉的温泉镇内,一刻钟之后,鼓声和号角声再次响起,李如松的弟弟李如梅和李如柏得到了进兵的命令,遂拔出战刀,带兵冲入了一片厮杀喊叫之声的温泉镇。

        这场剧烈的厮杀从天刚刚黑下来一直杀到了第二天早上天刚刚亮起。

        为了求活,温泉镇内没有死在炮火之下的北虏抵抗十分激烈,一度将褚英和代善反包围,李如梅和李如柏及时带人杀到,杀散了好不容易围聚在一起的北虏兵马,四人合兵一处,一起厮杀,终于在天亮时分将北虏彻底打败。

        天亮的时候,萧如薰带着李如松等人进入了温泉镇视察战果,李如梅、李如柏、褚英和代善四人则喜气洋洋的押着一个裘袍大汉前来拜见萧如薰。

        “这是?”

        萧如薰心中微动,不由得有些期待起来。

        李如梅抱拳喜道:“总督,此人便是扯力克!”

        “当真?!”

        萧如薰大喜过望,忙看向了那个满脸硝烟乌黑之色的裘袍大汉,见他仪表不凡,穿着不凡,眼中满是桀骜之色,不似寻常北虏。

        方才见到的所有北虏俘虏都是一副死了爹娘的颓丧模样,眼神呆滞,这人倒没有,仿佛给他松绑给他武器他还能再战的模样。

        “我们带兵和北虏厮杀的时候,发现不少北虏都围着一处破烂木屋,咱们往那里杀过去的时候,所有北虏都会拼死抵抗,而且人还越聚越多,咱们的损失不少,当时咱们就觉得扯力克肯定在那个地方,这狗贼运气不错,没被炸死!”

        李如柏恶狠狠的看着扯力克,然后伸手指了指褚英和代善:“是这两个小崽子把扯力克擒住了,两人一起合战扯力克,愣是将扯力克给拿下了。”

        褚英和代善一脸骄傲之色的看着萧如薰,眼神里带着些期待。

        萧如薰面露微笑,不住点头。

        “好!自古英雄出少年,佟将军教子有方,后继有人,重赏!每人赏赐白银五百两,黄金五十两,待本督禀明圣上,再给你们安排官职。”

        褚英和代善闻言大喜,赶忙跪地感谢萧如薰的赏赐。

        “两位副总兵带兵有方,杀贼有功,也各赏白银五百两,黄金五十两,待本督禀明圣上,给你们请功。”

        李如梅和李如柏忙感谢赏赐。

        然后,就是扯力克了。

        萧如薰下马走到了扯力克面前,见他用十分敌视的眼神看着自己,便开口问道:“扯力克,你会说汉话吧?”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