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万历1592

    六百九十七 新任大同巡抚

        沈一贯还没有琢磨出骆思恭需要什么东西,但是皇帝需要什么他是清清楚楚的,自己的同僚们需要什么也是清清楚楚的,所以他把皇帝需要的和同僚需要的结合在了一起,交给了骆思恭。

        骆思恭则十分尽职尽责的将那份报告交给了皇帝。

        当然,那些烫手的银钱,为了不让皇帝的手被烫坏,骆思恭便尽职尽责的代替皇帝收下了。

        事情正如沈一贯和骆思恭所预料的那样,即使只拿到了一份删减版的抄家报告,朱翊钧还是极其恼怒的。

        他恼怒于一个五品晋系官僚就能拥有数万两银子的家产,而堂堂大明朝的国库,一国的国库,却连十万两银子的军费都出不起。

        这些硕鼠!

        一个五口之家若要维持温饱,一年的银两支出也就三十两左右,可这些混帐居然……

        朱翊钧的恼怒是必然的,那些官僚的死亡也是必然的,只是不知道若是朱翊钧知道这些数据都是缩减了十倍之后的数据,他又会如何的恼怒呢?

        朱元璋规定,贪污银两超过六十两就要杀掉,这是非常严格的标准,朱元璋的反腐在历朝历代也是绝无仅有的,但是时过境迁,到了万历朝,这种事情几乎是无法想象的。

        为了六十两银子的贪污就要杀人?那整个大明朝的官员都可以授首了。

        朱翊钧不是朱元璋,朱元璋手握任何一个人的生杀大权,那是他的威望和资格,朱翊钧可没有这种资格,要杀人,就必须要得到配合,皇帝的权力和自己的实力成正比,一个皇帝名号只是大义名分而已。

        一个年收入四十二两白银的五品官僚,要积攒数万白银的家产,就算他是神仙,不吃不喝,又需要多少年?

        既然没有这样的年份,这个钱是从何处而来的?

        朱翊钧恼怒啊!他恨啊!他气啊!

        他怨自己不知道啊!

        给官员定低薪是王朝帝王驭下的手段,不仅是财政艰难之下的无奈选择,也是重要的权术,不是每一个王朝都像大唐一样四方来贺富的流油,也不是每个王朝都和大宋一样钱多多。

        大明朝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富裕。

        受制于政策因素,对外从不妥协,从开国到灭国,几乎年年有战,军费支出庞大,朱元璋时代还能用卫所兵制给财政分担一二,越往后,卫所兵制崩坏,就越难给财政分担,到后期,明军百万,皆需朝廷提供军饷和军费。

        这就意味着明朝每年的收入都有相当一部分是留给军队的,没有别的方式可以给予补贴,剩下的都要用来给各处补缺补差,结余甚少,寅吃卯粮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最关键的是明朝商税又极低,开海通商这种事情又无法成为常态,经常受到掣肘,不能像两宋和大唐那样大开国门赚取外汇,唐宋通过海外经商赚取大量外汇补充农税的不足,而明朝大部分时期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给官员定唐宋那般的高薪,难免又要走回宋朝极端高薪之下的冗官困局,而且还没有那么多钱,搞不好国家财政还要崩溃,出身微寒的朱元璋绝对不会那样做。

        朱元璋出身低微是他恨贪官的一个原因,但是时过境迁,一个成为了皇帝的穷孩子还会用单纯的穷孩子的思维方式去对待一个国家的臣民吗?

        屁股决定脑袋,多简单的道理,他给官员定低薪的原因也可以解释明白,一方面的确是有穷孩子勤俭节约的思维在引导,另一方面则是国家财政艰难的现实原因,再者,就是巩固统治的必要。

        给官员定低薪,让他缺钱,但是又给他和低薪不相符的权力,这样一来,官员会怎么想?会怎么做?

        贪污能制止吗?官员都是圣人吗?

        这样一来,对于官员而言贪污成了事实,有权才有钱,有钱才有好生活,为了好生活,要钱,为了钱,要权,权从何来?从皇帝,那么,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和钱,就要维护皇帝的权,让皇帝安全。

        对于皇帝而言,贪污成了事实,把柄掌握在手中,你听话,我让你继续做官,你不听话,我就反腐搞掉你,名正言顺,还能顺应民心,捞一波名望,让自己在百姓心中的形象更加正面。

        中央集权的帝王最在意的永远是自己的安全和地位,其他的都可以退居次席,反腐不是目的,反腐只是政治斗争的手段而已,他们需要贪污,需要贪官。

        老朱出身低微,又刚刚开国,刚刚坐天下,地位不稳,群狼环伺。

        不用这种方式大刷名望,不这样做好让百姓产生亲近感,产生老朱和他们站在一起的错觉,从而在最短的时间内认同朱明的正统,万一有朝一日北元打回来,或者有人造反,他又没有足够的支持者,那可怎么办?

        为此,牺牲掉一些自己手脚不干净但是有没有足够的手腕掩藏事实的愚蠢官员,或者是不听话不忠诚的官员,让朱明正统深入人心,让自己的地位稳如泰山,让官僚震恐,让勋贵俯首,让天下成为自己一个人的私有物。

        只是很可惜,这是朱元璋,朱棣,是完全掌握了一切大权的帝王才能玩的高级游戏,却不是朱翊钧能玩的起来的,现在这个游戏会由掌握实权的内阁首辅来玩,朱翊钧已经没有资格去玩了。

        所以他恨自己不能玩这个游戏,不能成为真正的仲裁者。

        人们恨的也不是贪官,而是恨自己不是贪官。

        至于贪污本身——

        他也是受过帝王教育的,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就认为贪污本身是个问题?

        这个道理骆思恭不明白,沈一贯暂时不清楚,但是很快就会明白。

        “陛下请息雷霆之怒!”

        骆思恭连忙下跪。

        “息怒息怒!朕除了息怒还能怎么办?一群硕鼠,简直都要把国库给掏空了!简直是肆意妄为!”

        朱翊钧发了一通火,这才稍稍安静下来。

        一百万两银子,应该足够萧如薰那边应付一段时间了。

        “骆思恭,把现银的数目点一点,然后交给石星,让石星安排运送去边关交给萧卿,剩下的东西尽快发卖,也全都换成银子,到时候也一并送去给萧卿,让他一定要把北虏给彻底击击溃。”

        朱翊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些贪赃枉法之辈一个都不要放过,剩下的继续给朕查!朕到要看看这些胆大妄为的晋人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骆思恭立刻顿首:“臣遵旨!”

        伴随着朱翊钧的怒吼,朝廷内部对晋党的打击进程大大的加快了,而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新任大同巡抚的人选火热出炉——深谙兵务和边务、具有实干才能的房守士。

        上一任大同巡抚梅国祯的死在朝廷还是引起了一阵波澜的,此人为了守住大同城而做了张巡才做过的事情,得到援兵救援之后知道自己不能得到谅解,所以自杀了,只求朝廷宽恕自己的家人。

        虽然道德夫子们想要对他口诛笔伐一番,但是人已死,再骂,就显得太苛刻了,谁也不想触犯这条底线,于是,大明最强嘴炮团居然放过了梅国祯,没有骂他。

        一起自杀的还有大同总兵麻贵,两人一起自杀,令有些良心未泯的朝臣感叹不已,朱翊钧则下令赦免两人未尽职责之罪,不牵扯家人,但是朝廷也不给上谥号,以示朝廷不能容忍那般的举措。

        人死了,事情结束了,不过大同巡抚的官儿还是要人去做的,大同战乱之后百废待兴,正是需要一个合适的人选去做的时候,文官们虽然容许一个武将担任总督,但是更多的是给他激励让他带兵,而不是真的要他向总督一样管理政务。

        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巡抚必须要到任,防止萧如薰趁着没有巡抚在的时候做一些让文官们无法预料的事情。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