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万历1592

    七百二十二 千里之堤的空洞

        就在这个时候,石星也来了,他刚才去把具体数目交给了皇帝,现在才赶过来。

        “陛下要给萧镇南加秦国公爵?这……”

        看着在座诸位一脸便秘的样子,石星便知道大家也在为此事烦恼着。

        “正好你也来了,石部堂,你觉得此事该如何看待?”

        沈一贯询问石星。

        石星面露犹豫之色。

        “此事不好说,我有意劝说陛下,封公爵可以,但是不能封秦,可以封其他国名,或者干脆给美封,无论哪种,都比秦要好,可是陛下似乎非常坚定,一定要秦,这,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啊……”

        沈一贯点了点头。

        除了被排除在外的工部和都察院之外,其余各方势力的意思他都明白了。

        大家基本上都反对,只是分温和反对派和激进反对派而已。

        沈一贯又起身面向如同一尊大佛一样一言不发闭目养神的赵志皋。

        “首辅觉得,内阁该如何回复陛下呢?”

        赵志皋闻言稍微睁开了一下眼睛,看了看沈一贯,又看了看其余诸人,然后又把眼睛闭上了。

        “沈阁老是次辅,次辅自己决定就好,老朽累了。”

        赵志皋闭口不言,什么也不说。

        沈一贯暗骂一声老狐狸。

        他不说,又该以什么样的名义去反驳皇帝呢?

        说实话,沈一贯一点都不想在这个时候和皇帝起冲突,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即使知道了皇帝的打算,他也打算和皇帝假装和谐,非必要的情况下都要隐忍不发,绝对不能和皇帝正面冲突,此时此刻,他需要皇帝的支持。

        但是皇帝的做法实在是太过了,秦国公,那是个非常敏感的封号,唐太宗李世民担任过秦国公,战国七雄也是秦笑到了最后,成为了华夏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帝国,意义非凡,不能轻易授人。

        皇帝的意思很明显,萧如薰的意思也很明显,现在就是在造势,在给军队在给军人在给他萧如薰自己造势,要让以萧如薰为核心的军方势力崛起,给他铺平道路,让他具备和群臣一争高下的实力和威望。

        要从根本上动摇文官维持的现有体系,要让武将重新具备和文官分庭抗礼的能量,把萧如薰高高捧起,竖成一面旗帜,同时也是在警告沈一贯——别动他。

        他们都预料到了沈一贯为首的文官可能会在这个时刻想办法打压萧如薰,所以才弄出了这样一出,在全城百姓面前给军队刷脸,大大刷了一波好感,引领了一波舆论,使得现在的舆论非常倾向于萧如薰和军队。

        和群臣斗法那么多年了,朱翊钧第一次学会利用舆论和群臣对着干,还是率先抢占舆论高地,打了所有文臣文士一个措手不及,让所有文人都目瞪口呆——还有这种操作?

        但是同时,已经百余年未曾雄起的武将势力突如其来的有了崛起的势头,让没有应付这种情况经验的文人们猝不及防,直接就让武将势力抬头,这个时候,萧如薰要是回来,必然会引起全城轰动!

        那个时候,还能如何对他下手?

        不要脸了吗?

        不要命了吗?

        沈一贯暗恨自己没有预料到这一招,没有把萧如薰真的当作同一个阶层的对手看待,只是觉得自己掌握了先机,从而有点放松警惕,却根本不曾料到萧如薰压根儿不按照套路出牌。

        一个不按照套路出牌的对手是很可怕的,至少在沈一贯看来是这样的。

        下一次萧如薰出现的时候,应该是满城轰动,鲜花与掌声,赞美与歌颂,而且更重要的是,萧如薰此番的奏功表当中罗列的一连串武将的名字,代表的都是此时此刻心向萧如薰与他团结在一起隐隐向着群臣施压的武将们。

        那一连串战果辉煌的武将啊……

        几乎都能重新形成一个以萧如薰为核心的新的军功勋贵集团。

        第一次越过了文官系统在皇帝面前刷脸的感觉真是愉快,这种愉快的滋味只要尝到一次就会上瘾,无法忘怀。

        文官们严防死守的关键防线上,似乎就在这个时候被突破出了一个小孔。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道理沈一贯深深的明白,一条大堤只要有一处缺漏,就会有崩塌的危险,而萧如薰正在这条大堤底下哈哈大笑着挖洞。

        以他为核心,一个崭新的武将团体似乎正在成形,而这一切,都是当初那些应允了他的总督之位的文臣们所不曾预料到的,谁都不知道萧如薰究竟是怎么只拿着一张王牌却打出了通杀的牌局的。

        眼下沈一贯正处在要紧的时候,皇帝压迫,萧如薰远远相逼,同僚等着自己发话,底下人期待着自己的力挽狂澜,而作为他自己,却不愿不想也不应该和皇帝产生正面冲突。

        他想到了请赵志皋出面牵头反对皇帝的提议,将自己隐藏在第二位,但是赵志皋却仿佛看穿了一切一样直接闭口不言,说自己不参合,这老家伙!

        “此事事关重大,没有首辅的提领,我等不太好直接上表和陛下说明此事,首辅德高望重,眼下陛下或许只能听进去首辅的话了,秦国公,太过,太重。”

        赵志皋这回连眼睛都不睁了。

        他……

        打鼾了……

        “呼……呼……呼……呼……”

        这老家伙!!!

        沈一贯气得当时就像反手抽他一个大嘴巴把他给抽起来,他……

        可是不行啊,明知他是装睡,也不能戳穿啊……

        “首辅?首辅?”

        沈一贯只能强忍着一口气,假装疑惑的轻声喊了几句,然后面色尴尬的转过身子。

        “首辅老了,睡了。”

        没人给背锅了。

        一伙人的眼睛全都放在沈一贯的身上。

        此时此刻,沈一贯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坐在这个位置上,有些事情你就必须要牵头去做,否则,人家就不认你这个权威了。

        现在想想,当初张位数次带领百官逼宫,要求皇帝就太子的事情给个说法,大概也是这样想的,他临死之前,是不是也曾后悔自己觊觎首辅之位呢?

        可现在想这些没有任何意义,这是个迫在眉睫必须要作出的决策,如果反对,自己会招致皇帝的不满,皇帝可能会不让自己做首辅,甚至可能会把自己拿下,扶持另外一个人,但是更不能支持,那样的话计划还没开始,他的名声就坏了。

        沈一贯是个要名声的人,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紧要关头,名声上容不得一点差错,否则等待他的就是社会性的死亡。

        于是乎,沈一贯涨红着老脸,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不能接受秦国公,但是可以接受赵国公,燕国公,卫国公等次一等的爵位封赏,理由还是那个,秦国公是李世民的爵位,皇帝的爵位,不能授予外姓人,外姓人受不起。

        这是沈一贯权衡再三给出的一条看似左右逢源的意见,语气极其客气。

        ps:年三十了,给大家拜个年,预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脱单成功!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