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万历1592

    七百八十三 去把常洛带来

    乾清宫内。

        朱翊钧坐在自己的御座之上,面色平静。

        当然,如果他的双手没有死死的扣在扶手之上,手背上不曾青筋暴露的话,他就真的很平静。

        老态龙钟的李太后正坐在他的身旁。

        她很安静,安静的就好像十几年前,她陪着年幼的朱翊钧一起上朝临朝听政那时候一样。

        而以沈一贯为首的三十多名主要文臣武勋站在殿内,装备精锐的士卒守在宫殿之外,将宫殿守卫的水泄不通,至少在这里面的事情有个了解之前,他们不会离开。

        “臣沈一贯拜见陛下,拜见太后。”

        以沈一贯为首,三十多名文臣武勋一起下跪,向他们的皇帝做最后一次朝拜。

        “臣等拜见陛下,拜见太后。”

        对于李太后会出现在这里这件事情,沈一贯丝毫不觉得奇怪,李太后虽然年纪大了,也不想参加政务了,但是她到底还是那个当初的大明铁三角唯一活到现在的人。

        由于奉行小门小户政策,所以大明历代国母之中,除了建国初期的马皇后之外,名声最大的就是她了,权力最大的也就是她了。

        在万历初期那个主少国疑的时期,她和张居正还有冯保联手,将内廷和外廷的力量空前的结合在一起,在那十年间几乎创造了永乐宣德以来大明朝唯一一次振奋向上发展的辉煌期。

        这个女人有着女强人的一面,但是小门小户的出身和大明朝的大环境限制了她的野望,让她没有敢于继续向上追求什么东西,于是,她退了下来。

        可是即使如此,她在眼下的大明朝朝堂当中仍然具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力。

        她在这里,虽然闭着眼睛不曾说话,但是群臣都稍微有些顾虑。

        和李太后安之若素的样子不同,朱翊钧平静的面容瞬间变得狰狞起来。

        “臣?你们是臣?拜见朕?沈一贯,你是在嘲讽朕吗?”

        朱翊钧竭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臣等自然是臣,陛下是知道的,臣等始终忠于大明。”

        “忠于大明?你这是在忠于大明?”

        朱翊钧紧要着牙关:“沈一贯,你背叛了朕,你是大明的逆臣!叛逆!”

        “陛下!臣忠于大明,而非陛下一人!”

        沈一贯抬起头,直视着朱翊钧:“臣身为内阁次辅,主掌朝政,自然不能对狂妄之人和狂妄之事熟视无睹,臣要为天下万民负责!

        陛下轻信小人谗言,误会群臣,竟然要做出引外军入京问罪群臣之事!陛下!这和后汉末年何进招董卓带兵入京又有什么区别?陛下如何知道萧贼就不是怀着董卓的心?

        陛下欲除掉臣等容易,可除掉臣等之后,陛下以为还有谁会保护陛下?萧贼起了谋逆篡位之心,陛下又该如何应对?”

        朱翊钧勃然大怒,猛然站起身子指着沈一贯破口大骂。

        “你放屁!沈一贯!满口胡言乱语!朕看错你了!朕瞎了眼!看错了你!董卓?董卓会告诉朕京城外面朕看不到的地方都发生了什么?董卓会对朕说实话?萧卿若是董卓,你又是谁?

        沈一贯,还有你们这些混帐叛逆!不要再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们都是叛逆,都是逆臣!朕无能,不能保住祖宗基业,让天下落入你们这些叛逆之手!这是朕的无能,朕无话可说!

        朕不怨天不怨地,只能怨自己,怨自己无能!怨自己不听老首辅之言,怨自己没有先一步将骆思恭你这逆贼凌迟处死!!”

        朱翊钧满目狰狞的喘息着,一下子跌回了自己的御座之上。

        骆思恭低着头,不言不语,只是稍微后退了一两步,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所致。

        “陛下对臣等误会之深,让臣心寒。”

        沈一贯平静的说道:“臣为国家奉献数十年,只换来陛下如此的对待与评价,臣心寒了。”

        说罢,沈一贯跪伏于地。

        “臣,恳请陛下退位!”

        朱翊钧呼吸一滞。

        “你……”

        “臣等恳请陛下退位!”

        殿中三十余名文官武勋紧随沈一贯之后跪下,大声呼喊。

        “臣等恳请陛下退位!!”

        殿外数百名官员一齐下跪,大声呼喊。

        “反了!反了!真的反了!!”

        文官,武勋,认识的,不认识的,亲近的,不亲近的,讨厌的,不讨厌的,在这一刻,全都在让他退位,让他离开这个位置。

        朱翊钧瞪大眼睛,怒气更甚,刚要破口大骂,一直闭目不说话的李太后忽然睁开眼睛站起了身子。

        “好了,不要再说了。”

        李太后没看朱翊钧,面朝沈一贯和群臣站定:“沈一贯,哀家问你,你今日所为,究竟是为了什么?真的只是为了让皇帝退位?而不是要改朝换代?还是杀了皇帝?”

        朱翊钧浑身一抖。

        沈一贯赶快叩首。

        “太后误会臣了,臣只是不忍看大明江山倾颓,故而决定不惜万世骂名,也要拨乱反正,废无道之君,迎立有道明君,再创大明盛世。”

        “所以呢?”

        “臣愿奉皇长子常洛为新帝,辅佐新帝开创大明盛世。”

        沈一贯跪伏在了地上。

        即使早有预料,此时此刻,朱翊钧还是觉得自己的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无法思考了。

        而李太后似乎非常冷静。

        “你只是为了立新帝,而不是为了谋江山?你不会仿司马懿故事,做一回宣帝吧?”

        李太后十分认真地看着沈一贯。

        沈一贯再次叩首:“臣不敢,臣深受大明国恩,一家满门具为大明之忠臣,臣此番所作所为实为铲除奸佞迫不得已之举,谁若敢觊觎大明帝位,不论是臣的家人,还是在场的任何人,臣,都会诛之!”

        “你会保护大明皇家,以后也会一直保护吗?”

        “就算是臣死了,臣也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大明皇家。”

        李太后闭上了眼睛,而后缓缓睁开。

        “皇帝退位以后,你当如何安置?”

        沈一贯开口道:“请陛下退位为太上皇,居西苑玉熙宫颐养天年,一应侍奉照旧,一应伺候人等经费支出由内阁安排,按照皇朝惯例,太上皇仍是皇,臣等依然尊奉太上皇。”

        李太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吐出。

        “愿你牢记今日之言。”

        朱翊钧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般的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沈一贯瞳孔一缩,再次跪伏于地。

        “臣不敢忘!”

        李太后点了点头。

        “去把常洛带来,带到哀家身边来。”

        “遵旨!”

        沈一贯立刻吩咐骆思恭将朱常洛带到殿内。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