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巫师不朽

    第一百八十四章 陵墓


        
        “你离开,去祭坛前,务必找回祖先的传承···”
        宽敞的房间中,陌生的影像还在演绎。
        老人静静的坐在一张木椅上,一双黑色的眸子深邃,似看尽了沧桑,此时看着眼前的精灵少女,脸色慈祥。
        少女双眼通红,一双好看的眼睛中透着哀色:“族人们的希望,我会做到的。”
        “如果实在不行,就离开吧。”
        老人慈祥的看着她,脸色十分平静与安详。
        看着他的模样,少女最后点点头,挥了挥衣袖后,便毫不犹豫的离开,向着另一角走去。
        等她走后,影像还没有消失。
        老人静静坐在木椅上,眼神看向一边,慢慢落在了阿帝尔的身上。
        这一刻,阿帝尔只觉一股有如实质的压力袭来,仿佛一道真实的视线落到身上,令他心中凛然。
        似是感觉到他心中的疑惑,眼前的老人脸上露出微笑,竟然再次开口。
        面对这一幕,阿帝尔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然后才反应过来。
        “不用惊慌,这仅仅只是法术残留的效果罢了,我本人早已经在岁月中陨落。”
        看着阿帝尔,老人脸色慈祥,眼角带着沧桑,静静讲述着:“这里我生前施展的最后一个法术,以我的尸体为媒介,只有当具有精灵王族血脉的族人前来时才会被激活,得到我死前留下的这些讯息。”
        “精灵王族血脉。”
        听着老人的话,阿帝尔低声自语,心中了然。
        如果条件是精灵王族的血脉,那么阿帝尔的确恰好符合了条件。
        身为半精灵,阿帝尔体内具有一般的精灵血脉。而他这一世的母亲,恰好就属于精灵王室的分支之一,体内的王室血脉虽然已经稀薄,但的确算是精灵王族的后裔。
        “我们失败了,血脉遗留下的诅咒,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为了化解这一次的爆发,我们违背了祖先的禁令,来到了这个禁地中追寻祖先的荣耀···”
        在眼前,面露祥和的老人还在开口:“但是禁地之所以是禁地,就是因为这里有更恐怖的东西···刚刚进入这里,被那种气息感染,我们身上的诅咒便被引动,直接爆发了出来。”
        “太阳皇的力量,既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封禁···”
        “我将用尽最后的力量,将这段影像和一些东西记录下来。后来者,不论你是什么身份,为了祖先的荣耀,也为了你自己,去禁地的中央,找到太阳皇的传承与权杖···”
        眼前的影像还在继续着,一句一句的说着,只是越来越微弱,越来越模糊,看样子已经支持不了太久了。
        过了一会,周围恢复了安静,眼前的影像化光消失,将周围短暂的照亮。
        默默站在一旁,看着影像的消失,阿帝尔沉默了一会,然后直接走到了前方。
        在那里,一具干尸正静静坐在木椅上,身上还穿着之前影像中的长袍,只是已经完全没有了气息。
        在干尸的身上,阿帝尔找到了一块蓝色的圆形水晶。
        这是高等精识水晶,不但可以快速传导知识,而且可以多次使用,不像普通的精识水晶一样是消耗品,属于十分珍贵稀有的东西,价值十分昂贵。
        默默拿起这枚水晶,阿帝尔强大的精神力一动,在瞬间勾动其内的东西。
        “检测到未知知识接口,是否接入?”脑海中,芯片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
        “接入!”
        听着脑海中芯片的提示声,阿帝尔没有犹豫,直接确认。
        在一瞬间,脑海中大量的信息流涌入了脑海中,在其中不断震荡。
        复杂的知识不断交错,构建了几个极为复杂的法术模板,还有一些零散的信息。
        “嘟!未知信息已接入整理,一级法术模板三个,冥想法一份···”信息接受结束后,脑海中芯片机械的声音还在响起。
        站在原地,被脑海中大量的信息冲击,阿帝尔直接愣住了。
        这种收获,远远超出了他之前的想象,不说那三个法术模板,仅仅是那份冥想法,若是拿出去,恐怕就足以令无数正式巫师打破脑袋争夺。
        那是一份名为月之祭礼的高级冥想法,从对方留下的信息来看,乃是只有精灵王族才有资格修习的高级冥想法。
        不过可惜的,这份冥想法是残缺的,按照对方的说法,完整的月之祭礼冥想法足足拥有四级,可以一直让人修习到四级巫师,但是现在却只剩下了前面两层,后面的内容已经遗失了。
        而根据对方传来的信息,阿帝尔也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这是精灵王国的大祭司,不仅自身是精灵王族,更是整个精灵王国地位最为崇高的那一批人。
        当然,时光流逝到了现在,对方曾经所属的那个精灵王国恐怕已经崩溃了。
        站在原地,阿帝尔喃喃自语。
        仅仅是感受着脑海中的知识,阿帝尔便能知道这套冥想法的深奥与恐怖,其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曾经修习的基础冥想法。
        不过,按照冥想法所附带的信息来看,这一套冥想法完全是根据上古月精灵血脉而打造,若是本身没有月精灵王族的血脉,虽然同样可以修习,但效果上却有很大差距。
        而对于阿帝尔来说,这一套冥想法却是刚好合适。
        整理完脑海中的一切,阿帝尔也明白了这个遗迹的来历。
        这是上古时期精灵太阳皇所建造的遗迹,其中不但埋葬了精灵皇的尸体与权杖,更封存了某些恐怖的东西。
        天空上那个巨大的太阳,实际上就是精灵皇的力量体现。尸体中的力量在漫长的岁月中慢慢流逝,被巫阵的力量抽取凝聚,最后用以镇压整个遗迹。
        而太阳与大地连接的那个地方,就是这初遗迹的核心区域,也是精灵皇的尸体所在。
        “仅仅是尸体泄露出来的力量,就能形成如此恐怖壮观的景象···上古巫师的力量,果然恐怖。”
        抬头看向遗迹上空,看着那个不断散发出金色光辉的巨大太阳,阿帝尔忍不住感叹。
        在天空中,巨大的金色太阳还在悬浮在上空,不断散发出光亮,哪怕与遗迹相距整整数百米,但那种壮阔与恐怖的气息,以及那种至高无上的威严与尊贵,还是能够清晰传达到每一个人的身上。
        这彷如神魔一般的伟力,如果不是脑海中的信息,阿帝尔几乎不敢想象这是一具尸体泄露的力量凝聚的。
        行走在房间之后,将周围的东西搜寻一遍,阿帝尔还找到一些意外的收获。
        那是一些闪烁着金色光辉,外形与寻常魔石一样的晶石,上面能量粒子的气息正在不断流动。
        单单在蕴含的能量上,仅仅这一块金色的晶石,恐怕就能比得上数百块高级魔石。
        “魔晶,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找到了···”
        看着手上两块金色的晶石,阿帝尔不由一叹。
        阿帝尔手中这两块金色的晶石,就是此前特伦斯所说的魔晶,也是纯化药剂炼制的主要原料,现在却轻易的在这里找到了。
        这是在眼前的老人干尸身上找到的。
        身为精灵王国地位仅次于精灵王的大祭司,老人的身上自然不会缺少好东西,虽然携带的大多数材料都因为时间过长而失效了,但却还有一些东西能够留下来,眼前的这两块魔晶就是如此。
        得到了这两块魔晶,再加上阿帝尔之前获得的那些知识,可以说阿帝尔此前进入遗迹的目标已经超额达到了,哪怕现在立刻就退出,也是大有收获。
        不过既然知道了眼前这个遗迹的底细,阿帝尔自然不会就这么离开。
        上古精灵皇尸体所埋葬着的陵墓,这等存在,身上的东西哪怕只是漏出一点,都足以让阿帝尔这等正式巫师受用不尽。
        更何况,按照这位精灵老人留下的信息来看,这位精灵皇还留下了传承与自己的权杖。
        这些东西,已经足以让一位正式巫师去搏命拼搏了,若是就这么离开,阿帝尔的良心都不会安稳。
        当然,作为一位精灵皇的陵墓,还有精灵禁止进入的禁地,这座遗迹的危险毋庸置疑。
        阿帝尔心中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灵魂深处的一道世界之门此时正在发光,此时已经半开,随时可能完全开启。
        只要中途一有意外,阿帝尔便会立刻打开世界之门,在瞬间离开这个地方。
        将宽敞的房间搜查一边,确认了没有遗漏了任何东西后,阿帝尔才转身离开,向着远处走去。
        路上是一条长长的过道,偶尔能看见一些房间,里面能找到一些东西,不过大多数都已经失效了,收获十分稀少。
        这个遗迹建立不知道有多少年,不过按照阿帝尔估计,恐怕至少也有上万年的历史了。
        精灵皇是精灵一族至高无上的统治者,拥有超越上古月精灵的力量,是精灵一族真正的主宰,其血脉后裔早在上古时期就已经断绝。
        眼前的遗迹,如果埋葬的真是一位纯血精灵皇,哪怕历史可以追溯到光辉纪元的巅峰时期。
        这么漫长的时间,除了少数如同魔晶这样的材料,绝大多数东西都会腐朽,彻底失去效果。
        眼前的过道中,阿帝尔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来到了另一片区域。
        这里是一片宽敞的空地,周围隐隐有流水声响起,带着某种莫名的闷响,不断从远处传来。
        数个身影在远处出现。
        那是几座高大的石像,此时正静静伫立在远处,像一个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般,正在那里站着。
        看着这几座石像,阿帝尔眼神闪烁,然后掏出了怀中的符牌,慢慢向前走去。
        他的脚步很轻,也很缓慢,带着一种谨慎,像是在提防着什么。
        随着他距离那几座石像巨人越来越近,在他的手上,青铜色的符牌正在发出微弱的光,照耀在阿帝尔的身上。
        感受着符牌上的光辉,阿帝尔的脚步顿时止住,脸色凝重的看向前方的石像。
        在之前老人遗留下的信息中,有部分这座陵墓的资料与地形图在。
        眼前这道金色的大门,是进入这座遗迹内部的唯一入口,想要进入这座遗迹的深处,只能通过这扇大门。
        而门前那几个石像,则是这座大门的守卫者,是上古精灵所制造的傀儡。
        任何想要进入陵墓的人,都会被这些石像巨人拦住,除非达成某些条件,要不然根本不可能进入其中。
        “这里既然是精灵皇的陵墓,那么进去的条件之一,应该是具有精灵的血脉才对。”
        站在原地,阿帝尔抬起头:“至于第二个条件,就是我手上的符牌了。”
        这种符牌,似乎是某种标志,在上古时期,应该代表着某种身份的象征。
        拥有这种符牌,就拥有进入这座陵墓的资格,但却不能令人进入陵墓的深沉。
        在方才,阿帝尔准备进入时,符牌上顿时闪烁出了一阵光辉,给阿帝尔带来了一种极其危险的惊悚感。
        那光辉,并非是允许进入的意思,而是一种警告。
        “按照那位精灵大祭司的留下的信息所说,这座遗迹,卜丹师上古精灵皇的陵墓,同样也是精灵一族的禁地,里面封禁着什么东西。”
        站在原地,看着远处的金色大门,阿帝尔陷入了沉思:“既然是禁地,那么自然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那么这种符牌的意义,又是什么?”
        过了一会,他抬起头,心中想到了一种可能:“既然是陵墓,那么以上古精灵皇的身份,同样也有可能会拥有相应的守墓者,而这种符牌所代表着的,其实就是上古精灵皇守墓人的身份。”
        心中闪过这个想法,阿帝尔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这里有很大可能是一座陵墓,但是遗迹的外围却并不像陵墓,反而与正常的遗迹没什么两样。
        如果这种符牌代表着守墓人的身份,那么····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