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巫师不朽

    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土

        “正式巫师···”
        
            站在阿帝尔身前,听着阿帝尔的话,索尔与雅娜两人却被吓了一跳。
        
            尽管一开始并不清楚,但与阿帝尔认识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自然也知道正式巫师代表着什么。
        
            尽管在麦森区域,巫师文明远比阿帝尔的家乡要繁华,但是正式巫师却仍然不是那么好晋升的。
        
            想要晋升正式巫师,在正常情况下至少要有三等资质以上才能可能。一个寻常人,哪怕拥有成为巫师的才能,成为正式巫师的可能仍然很低。
        
            “放心吧。”
        
            站在原地,看着身前索尔两人脸上的表情,阿帝尔却笑道:“这个孩子的资质很不错,将来若是肯下功夫的话,晋升正式巫师应该不是问题。”
        
            对于这个孩子晋升正式巫师,阿帝尔倒显得很是自信。
        
            巫师的血脉会影响后裔的资质。
        
            索尔的祖上,明显是一位极为强大的上古巫师,其力量透过血脉延伸到后裔的身上,哪怕经过了漫长岁月仍然有所留存。
        
            眼前阿帝尔怀里这个孩子就是明证,拥有了远超父辈的强大血脉,这个孩子的天赋绝对会极为不错,甚至可能会超越过去的阿帝尔。
        
            想到这里,阿帝尔不由心念一动,手上出现了一枚黑色的石球。
        
            这枚石球,是他曾经在精灵皇的遗迹中获得的,具有检测巫师天赋的能力,算是很不错的一件秘宝。
        
            因为这件秘宝,阿帝尔还获得了一个异世界的坐标。
        
            将手心上的黑色石球轻轻放到婴儿的额头,阿帝尔体内的法力轻轻流转,注入到石球之中。
        
            顿时,一点紫色的光辉逸散,伴随着一种强烈的炽热感,传递到阿帝尔的心中。
        
            “五等资质!”
        
            看着石球上闪烁出的光芒,感受着那种独特的炽热感,阿帝尔心中一惊,迅速闪过这个想法。
        
            五等资质,这几乎是常规下最强的资质,按照巫师界的说法,只有某些强大巫师的直系后裔,才有可能拥有。
        
            这孩子的父母都不是巫师,所以在事先,阿帝尔虽然对这孩子的资质有所预料,但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高。
        
            “看来是血脉产生了部分返祖反应,血脉带动着灵魂资质变得强大,远远超过她的父母···”
        
            看着怀里的婴儿,阿帝尔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阿帝尔大人,这是?”
        
            在阿帝尔的对面,看着阿帝尔手上那枚散发出紫色光辉的石球,索尔有些疑惑的开口道,眼神中带着些忐忑。
        
            “别担心。”
        
            阿帝尔脸上露出笑容:“这是这孩子天赋很好的表现,将来一定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巫师。”
        
            “那就好。”
        
            听着阿帝尔的话,在他对面,索尔两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这孩子身上的问题暂时还不算太重,现在更重要的,是你们两个。”
        
            将怀里的索岚娜放到一旁柔软的床上,阿帝尔看着身前的索尔两人,开口道:“她已经撑不了多少时间了。”
        
            听着这话,在场两人顿时陷入了沉默。
        
            “我···还能有多长时间?”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雅娜走到床前,眼神柔和的看着躺在木床上的索岚娜,一边开口问道。
        
            “如果不做任何处理,再过两个月时间,你身上的诅咒就会爆发。”
        
            阿帝尔没有隐瞒,直言不讳道:“就算我用尽所有办法,也最多将这个时间延长一倍,之后就没有任何办法。”
        
            “那就是四个月时间了。”
        
            雅娜的脸色有些惨白,却还是转过身,对着阿帝尔由心感谢:“谢谢您,阿帝尔大人。”
        
            一旁,索尔显得有些沉默,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手心不由握紧。
        
            “别伤心。”
        
            似乎是察觉到索尔的情绪,雅娜回过身,看着他,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我们已经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如果不是那次意外,我本来就该死掉的,现在还能有你,还有自己的孩子。”
        
            “别太悲观,我们还能试试。”
        
            看着自己的妻子,索尔勉强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看向阿帝尔:“阿帝尔大人,既然您已经回来了,按照当初的约定,我们也该出发了。”
        
            “暂时不用太着急。”
        
            看着眼前这几人,阿帝尔脸色渐渐平静。
        
            在当初,阿帝尔出手将雅娜身上的诅咒压制下去时,就与眼前的索尔做了一个约定。
        
            索尔答应带路前往他们的祖地,而阿帝尔则允诺庇佑他们两人,并且答应尽可能将他们祖地的封印解决。
        
            到了现在,雅娜身上的诅咒已经快要压制不住,索尔两人的孩子也已经出生,也是时候到前往他们祖地的时候了。
        
            “我会去周围的城市准备好马车与仆人,大概需要几天时间。”
        
            阿帝尔从原地站起身,看着眼前的索尔:“趁着这段时间,你可以多陪她们一下。”
        
            “毕竟你身上的诅咒,虽然还没爆发,但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也快要到达那个临界点了。”
        
            他看着身前的索尔,留下这句话后,便向外走去。
        
            身后,愣愣的听着阿帝尔的话,索尔脸上表情有些苦涩,右手不由向着自己的额头伸去。
        
            在那个方向,一个淡淡的黑色印记已经开始出现了,虽然还不算明显,但却已经能看出那种痕迹。
        
            远远走出了索尔的住处,阿帝尔没有像之前所说的那样,去附近的城市安排马车,而是直接去了周围的一个村落。
        
            事实上,马车与出行所需要的一切东西,在来的时候,阿帝尔便已经准备好了。之所以留下几天时间,也只是为了给索尔两人准备和缓冲。
        
            “但愿这一次能顺利获得想要的东西把。”
        
            走在道路上,想着这一次的旅程,阿帝尔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之所以要去索尔的故乡看看,是因为那里很可能有获得界能的方法。
        
            在与索尔刚刚认识时,对方从故乡所带出来的一颗紫色石头,就令阿帝尔获得过一些界能。
        
            正是因为有这个发现,阿帝尔才对索尔两人的故乡报以执着。
        
            身有穿越异能,作为发动时所需要的力量,界能对阿帝尔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对阿帝尔来说,目前能够获取界能的方式太过稀少。
        
            老老实实靠时间积累获得界能固然安全,但这种方式太过缓慢。
        
            直接吸取世界石上的力量倒是够快,只是以世界石的重要性,在黑巫师首领的看护下,阿帝尔很难有机会接触到那块石头。
        
            除了这两个办法外,索尔的故乡另一个很可能让阿帝尔获得更多界能的地方。哪怕那里很可能有上古巫师留下的诅咒存在,但阿帝尔还是决定去试试。
        
            ···················
        
            在等待中,数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数天后,在一个清晨,随着车队缓慢停在小镇外的道路上,索尔将雅娜与孩子送上了马车,然后便骑上马,看样子准备在外面巡视。
        
            “确定不将孩子放在镇子上吗?”
        
            默默的坐在马车前,看着一旁骑着马,看上去很精神的索尔,阿帝尔开口道:“要知道,我们这次去的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索尔笑了笑:“我知道。”
        
            “只是,我希望在这最后一段旅程中,孩子能陪着她的母亲一起度过。”
        
            他笑着说道,看着另一架马车的目光显得十分柔和。
        
            “随便你们了。”
        
            看着他的模样,阿帝尔也笑道:“从现在开始,车队由你领路,路上如果遇上强盗和野兽,也交给你和那些佣兵了。”
        
            “请交给我吧。”
        
            索尔认真的点头,脸上看上去很自信。
        
            哪怕不是巫师,但凭着良好的血脉还有强大的身体素质,他也相当于一个巅峰的骑士。
        
            这点实力,对付巫师自然不够,但对付一些野兽和强盗却是绰绰有余。
        
            对于这点,阿帝尔也很清楚,所以很干脆的退回了马车,静静闭上双眼,准备继续学习脑海中还没有吃透的大量新知识。
        
            在翡翠世界,通过高罗王国和十星学派的势力,他曾经兑换过许多翡翠世界的高等知识、
        
            这些知识的难度都很大,其中很多都是麦森区域失传的上古巫师,在短时间内,哪怕以阿帝尔的学习能力也没法吃透,只能通过芯片强行记录下来,留待以后慢慢理解。
        
            在空间狭小的马车内,很多东西都没法做,正好可以用来温习那些知识。
        
            很快,在向导的带领下,马车快速向北方走去,一直到一个月后才慢慢停下。
        
            “阿帝尔大人。”
        
            夜里,在一片营地中,索尔看着前方站着的阿帝尔,脸色恭敬的开口道:“到了这里,就要进入森林了,接下来的路程,只能我们自己走了。”
        
            “要走多长时间?”
        
            听着眼前索尔的话,阿帝尔回身,看着他问道。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大概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足够了。”
        
            索尔低头思绪了一会,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他走到阿帝尔高价收购的地图前,指了指上面的地形图:“想要到达我的故乡,首先要穿过这一片森林,然后再走过沼泽王国的部分领地,才能到达。”
        
            “那里是什么样的地方?”
        
            听着他的话,阿帝尔很有兴趣的问道。
        
            “一片荒芜的沙漠,还有被污染的绿洲,以及一片残破的祭坛与神殿。”
        
            索尔脸上露出回忆与缅怀的表情:“事实上,到了这片区域,一路上所能碰上的野兽就开始减少了,等穿过了沼泽王国的地盘,到了沙漠后,便是一片死寂。”
        
            “除了极少的绿洲,还有一些被污染的黑土之外,那里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
        
            “那么神殿和祭坛呢?”阿帝尔再问,似乎对索尔的故乡很感兴趣。
        
            “那是过去留下来的东西,根据族人的传说,是为了镇压诅咒的本体而建立的,是我们家族世世代代需要守护与镇压的东西。”
        
            索尔认真回答道:“那也是我们生存的家园,里面据说可以调动祖先留下的一些力量,用来抵御其他人的侵略。”
        
            “其他人?”阿帝尔准确注意到了这个词。
        
            “一些当地的土著。”
        
            索尔回答道:“在那片沙漠,除了我们一族外,还有很多野人在那里生存,分布在各个零散的绿洲。”
        
            “那些野人很落后,长得也很奇怪,似乎是因为长时间位于沙漠的缘故,浑身看上去都是黑色的。”
        
            对着身前的阿帝尔,索尔详细的将那些土著的信息讲了出来。
        
            “怎么听上去这么像黑人?”
        
            听着索尔的讲述,坐在一张木椅上,阿帝尔不由嘴角一抽,有了一种莫名的既视感。
        
            他们在这里讨论着事情,而在他们的身旁,雅娜正抱着孩子,认真的哄孩子睡觉。
        
            第二天清晨,等天亮后,他们便再次出发。
        
            森铃中没有很好的道路可以行走,不过在当地,阿帝尔花高价雇了一些人,让人开船从水上带他们离开。
        
            一连又走了一个月时间,他们才算接近了这一次的终点。
        
            那是一片黑色的土地。
        
            与正常的黑色土地不同,这里的土地很僵硬,整个看上去几乎凝结成一片,像是一整块完整的黑色石头,根本没法存活任何东西。
        
            站在这片土地上,看着这片几乎没有生长任何东西的土地,哪怕是阿帝尔也不由皱眉。
        
            “这些是当地的黑土,也是我们这里的一种特色。”
        
            看着脚下的黑色土地,索尔有些感叹:“这里还比较少,等到了地方后,还能看见更多。”
        
            “这些土地是怎么形成的?”
        
            默默抓了一把地上的泥土,感受着那种比岩石还要强的硬度还有重量,阿帝尔不由开口询问道。
        
            “不知道。”
        
            对于这个问题,索尔摇摇头,表示并不清楚。
        
            “不过,对于这些东西,当地倒是有些传说。”
        
            他开口道:“传说,很久以前的年代,有两位恐怖的魔王在这里交战,战斗的力量击打在大地上,就连大地结出了一块块黑色的疤痕,形成了这些黑土。”
        
            听着这个传说,阿帝尔不由低下头,认真思索。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