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巫师不朽

    第二百八十六章 诚意

        狂暴的黑暗元素在咆哮,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只数米宽的巨大手掌,而后直接向着阿帝尔的身后拍下。

        轰!!

        一阵阵炸裂声在原地不断响起,伴随着一阵清脆的响声。

        在这一刻,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在一种本能下,阿帝尔眼神茫然,下意识向着半空中看去。

        顿时,缕缕月华倾散,天空中一抹银月高升,而后瞬间压下,其上携带的月精灵之力令人窒息。

        空间发出缕缕脆响,周围布置的巫阵寸寸破碎,其上存在的所有力量在这一刻全部被排斥出去,只留下一股纯粹而浩荡的月精灵之力在原地弥漫。

        几乎在瞬间,那只拍下的黑色手掌被月华击散,而后一股反噬顺着某种联系,直接传递到尽头之中。

        碰!!

        安德鲁满脸不敢置信,胸口在一瞬间凹陷下去,之前施法的右臂瞬间炸开,一地碎肉夹杂着碎骨向外播撒,看上去一片血腥。

        原地有一片血腥气弥漫。

        静静站在原地,阿帝尔浑身被月华笼罩,精致俊秀的容貌无暇,带着一股沉静安详的气息,只是站在那里,便有一股独特的气质。

        他站在原地,眼眸中带着些茫然,意识似乎还没有完全恢复。

        远处,月王之剑的光辉缕缕播撒在他的身上,令他浑身损耗的月精灵之力再次补充,支撑着他此时的庞大消耗。

        “该死!!”

        看着阿帝尔的模样,安德鲁面色狰狞,浑身上下力场包裹住自身,强行忍着那种令他身躯颤抖的威严,想要继续向前冲去。

        “到此为止了。”一抹平淡的声音在原地响起,令安德鲁猛的一愣。

        不知何时,在阿帝尔的身旁,一个瘦弱的身影出现。

        那是一个穿着蓝袍的老巫师,浑身的发丝与胡须都是白色,看上去十分苍老,此时站在阿帝尔的身旁,一双浑浊的双眸看向安德鲁。

        凝视着对方那平静的双眸,看着对方这瘦弱的模样,阿帝尔却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你是···”

        他猛的开口,心中想到了一个可能。

        只是还没有等他的话完全说出,一道恐怖的精神波动在原地响起。

        在这一刻,庞大的力场压迫而下,如一只巨大的手掌紧握,一把将安德鲁的身躯包裹住。

        噗!!

        血肉纷飞的声音在原地响起。

        还没有等安德鲁反应过来,一股绝强的力量直接将他的身躯捏碎,整个身躯都变成碎肉。

        “咦?”

        站在原地,感受着刚刚那种感觉,蓝袍巫师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在安德鲁的血肉残骸上,一点淡淡的黑光瞬间亮起,其中带着一种本能的烙印,此时附着在一枚黑色的项链上,在某种力量的包裹下,瞬间向着远处冲去。

        看着这一幕,蓝袍老巫师皱了皱眉,一只枯瘦的手臂伸出,而后一股狂暴的力场波动响起,笼罩了方圆数十米的区域。

        寒风开始不断吹拂,在这一刻,周围的场景仿佛凝滞了,只剩下一股纯粹的精神力场,凝聚成一只手掌,向着拿到黑色的光抓去。

        似乎察觉到了危险,远处,那枚黑色的项链瞬间发光,其上一股如同大海般深沉的精神力场瞬间爆发,与那只手掌撞在一起

        轰!!

        剧烈的碰撞声再次响起,狂暴的能量粒子四处四溅,其中爆发的力量几乎将周围数百米范围的草木直接抹去,只剩下光秃秃的大地。

        关键时刻,那枚黑色项链上浮现出一个复杂的双头蛇印记,而后硬生生击碎了压制周围的领域力量,将安德鲁的血脉烙印抢走。

        原地,看着远处飞走的那串项链,蓝袍老巫师犹豫了一会,感受着天空上聚集的庞大月精灵之力,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

        “看起来,你已经恢复意识了。”

        他转身看向前方的阿帝尔,脸上的表情平静。

        远处,阿帝尔同样抬起了头,看向远处的蓝袍巫师。

        “恐怖的力量,是我所见过的最强者。”

        站在一块黑色的石晶上,看着远处的蓝袍巫师,阿帝尔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有些惊讶。

        眼前这位老精灵身上的庞大气息,是他有史以来见过的最强者,哪怕是格罗瑞亚这位深不可测的黑巫师首领,在他的感受下也不如对方来得恐怖。

        那种如大海般深沉的法力,还有隐隐更高一层的精神力,像是超越了二级巫师,达到了更深的层次。

        “别紧张。”

        似乎是感觉到阿帝尔心中的想法,站在阿帝尔远处,蓝袍巫师脸上露出一个微笑:“我对你没有恶意。”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库拉尔多,你也可以称呼我为大祭司。”

        听着这话,阿帝尔心中有些惊讶,而后又有些释然。

        在整个精灵一族,给他的感觉能够比格罗瑞亚这位黑巫师首领更强大的存在,除了号称精灵一族最强者的大祭司之外,又能有谁?

        不过,他也没有因为对方的话而放松警惕。

        在此前,准备好将月精灵形态暴露出来时,他便已经做好了随时逃离的准备。

        月精灵血脉可不是普通东西,对于精灵一族来说,月精灵的血脉代表着的不仅是绝强的实力,更是无上的荣耀。

        阿帝尔如今纯血月精灵的身份已经暴露,那么对于精灵王廷而言,摆在眼前的便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将阿帝尔供养起来,要么就趁着阿帝尔如今实力不强时,将其干掉,然后从他的尸体上将残存的月精灵血脉提取出来。

        阿帝尔相信,此时在周围,抱着第二个想法的精灵绝不在少数。

        想到这里,他看着眼前的库拉尔多,体内的异能缓慢催动,与某个世界瞬间勾连,只要信念一动,就能从从这个世界离开。

        “去将那把剑拔起来吧。”

        然而出乎阿帝尔意外的是,眼前库拉尔多的声音再次响起,令阿帝尔愣住。

        他看着眼前的库拉尔多,心中有些意外。

        “别把王廷想的那么狭隘。”

        看着眼前银发银眸的阿帝尔,库拉尔多摇摇头:“你身上的血脉固然吸引人,但就算真的将你干掉了,再从你的尸体上提取出了一点残余血脉又如何?恐怕连一半血脉都转化不了,又怎么可能与一位真正的纯血月精灵相比。”

        血脉并不能全部转化,在转化的过程中必然有着损耗。

        想要将自身的血脉转化为纯血的月精灵,在正常情况下,至少要杀掉三头以上的月精灵,将其尸体上的血脉全部提纯出来才有可能做到。

        就算此时将阿帝尔身上的所有血脉都提取出来,再嫁接到精灵王族的身上,恐怕最多也只能制造出一个杂血,相当于纯血月精灵与普通精灵的后裔。

        在正常情况下,这同样极为吸引人,毕竟就算是杂血,理论上只要成年至少也能成长到三级,但是与一位真正的纯血月精灵比起来,自然得不偿失。

        “将月王之剑拔起,凭你的实力与月精灵的身份,足够将那件高级魔器的力量发挥出来。到那时,我们再讨论其他。”

        在一排台阶前,库拉尔多面上带着和蔼,笑着和阿帝尔说道。

        犹豫了一会,听着对方的话,阿帝尔还是点点头,随后转身,继续向着前方的道路走去。

        此时,他距离月王之剑的距离仅仅只有十几米。

        这点距离,对于阿帝尔来说不算漫长。

        没过多久,他走到了一块巨大的黑色晶石旁,看着上面插着的一把银色长剑,右手缓慢伸出。

        感觉到阿帝尔身上的血脉气息,银色的长剑正在不断颤抖,上面一道复杂的月亮印记正在发出微弱的光辉,让阿帝尔体内的血液沸腾起来。

        强忍着这种感觉,阿帝尔脸色保持着平静,右手握住月王之剑的剑柄,而后手上微微用力。

        没有多少阻力,很轻易的,在库拉尔多的视线注视下,这把长剑被阿帝尔轻轻拔出,显露出它原本的模样。

        哗啦···

        清脆的响声在原地不断响起。

        一股庞大的暖流从长剑上传来,几乎在瞬间,阿帝尔此前消耗的那些月精灵之力就再次恢复,甚至隐隐有所增长。

        在阿帝尔身上,淡淡的血脉威严逸散而出,扩散到周围,令周围数十米的精灵都能感受到,心口变得极为压抑。

        “对于法力的增长帮助不大,但对于月精灵的力量,加持却几乎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

        握紧了手中的月王之剑,感受着身上的变化,阿帝尔心中判断道。

        或许是因为月王之剑属于最后一代精灵王的缘故,这把长剑对于月精灵血脉的加持极为强大。

        一股股庞大的月精灵之力不断从长剑上涌来,其上附着的巫阵在闪烁,令阿帝尔此时的力量达到了巅峰。

        握着这把月王之剑,凭借着自身一级巅峰的实力,阿帝尔甚至有信心与格罗瑞亚这位黑巫师首领在短时间内正面对抗。

        “还有心脏上的损伤,似乎也恢复了不少。”感受着身上的变化,阿帝尔心中想道。

        月精灵的血脉天赋孕育于心脏,但却只有成长到一定程度时才能催动。

        在之前,阿帝尔之所以能够催动,是因为月王之剑的力量支持,再加上当时安德鲁的威胁,因此血脉本能之下,下意识的将月精灵的血脉之力完全催发,引发了之前银月升腾,月光波及数千米的恐怖场景。

        但是在此前那一下之后,阿帝尔的身体也受了严重的伤势,哪怕有月王之剑的力量支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不可能再发出那一击。

        而此时,手中握着月王之剑,上面那种独特的力量向着阿帝尔身上涌来,令阿帝尔身上原本所受到的伤势都在缓慢愈合。

        “看来,那把剑的确选择了你。”

        远处,看着阿帝尔将月王之剑拔出,感受着阿帝尔身上变得更加强大的气息,库拉尔多微微叹息,而后脸色变得严肃:“既然你走通了血脉试炼,那么按照之前的约定,你有资格成为我的学生。”

        “现在,你的选择呢?”

        他看着眼前的阿帝尔,声音逐渐变得严肃。

        站在库拉尔多的对面,听着对方的话,犹豫了一会,最终,阿帝尔还是点了点头。

        能够让他得到月王之剑,对方无疑已经展现了自己的诚意。

        作为高级魔器,以阿帝尔一级巅峰的实力以及月精灵的血脉之力,所能发挥出的力量将不会逊色于一个二级巅峰的巫师。

        尽管哪怕二级巅峰的巫师,也不会是库拉尔多这位精灵大祭司的对手,但却至少有了自保的力量,哪怕不敌,也可以勉强在对方手下逃走。

        这就是库拉尔多表现出来的诚意,表示自己对阿帝尔并无恶意,因此主动将足以自保的月王之剑交给了阿帝尔。

        而反过来说,对方既然表现出了诚意,阿帝尔自然也可以相应放心。

        远走其他世界这个选择虽然可以作为后路,但不到万不得已,阿帝尔同样不会选择。

        抛开麦森区域拥有的巫师传承不讲,阿帝尔所有的亲朋好友,包括阿帝尔的生母与姐姐,还有索岚娜这位学生在内,目前全部都在这个世界之中。

        一旦阿帝尔远走其他世界,他自身固然安全,但是这些人绝对会被殃及。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阿帝尔并不会这么选择。

        “很好!”

        眼前,听着阿帝尔的话,库拉尔多点了点头,而后挥了挥手。

        一股庞大的力场笼罩原地,下一刻,阿帝尔只觉眼前一花,整个身躯被一股庞大的力场瞬间移走,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地带。

        这是一座占地庞大,装饰的十分奢华的大厅,在大厅内,库拉尔多站在阿帝尔身前,此时看向他:“将你左手的戒指交给我。”

        他看着阿帝尔,脸色平静的开口道。

        听着对方的话,阿帝尔下意识的看向他的左手,还有上面带着的那枚黑色戒指。

        那枚戒指是格罗瑞亚送给他的,上面附着有格罗瑞亚的一丝印记,既可以用于联络,在关键时刻也能爆发,短暂庇护阿帝尔。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