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巫师不朽

    第三百零一章 污染之种

        “看出来了什么···”

        静寂的大厅之前,听着眼前迪鲁斯的话,阿帝尔笑了笑:“当然是看出了这些人的死法,还有死因了。”

        说话时,他径直走到大厅中央,在其余人的眼神注视下,走到了中央那具棺木的一旁。

        “这里所有的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心脏全部被人挖走了。”

        走在棺木之前,看着眼前冰冷苍白的尸体,阿帝尔开口道。

        听着他的话,迪鲁斯等人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看向阿帝尔的眼神也凝重了许多。

        还没有等他说些什么,在眼前,阿帝尔的声音再次响起。

        “尤其是中央这具尸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这位先生的孩子。”

        阿帝尔转身,看向迪鲁斯:“这具尸体的死态是最惨的,整个尸体里面,所有的内脏全部被人挖走了,浑身血液也同样被人抽走,只剩下干涸的血肉。”

        “而且,这里所有的尸体,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都属于拥有骑士资质,体内具有生命种子的人。”

        他抬起头,看向眼前的迪鲁斯:“就是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话音落下,原地没有回响,只有一片死寂。

        在眼前,听着阿帝尔的话,迪鲁斯与卡拉姆两人顿时陷入了沉默,没有出声。

        至于一旁的波拉与阿索两人,此时看着眼前的对话,同样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生怕自己惊扰了阿帝尔等人。

        啪··啪···啪···

        阵阵鼓掌声在原地响起。

        站在阿帝尔眼前,迪鲁斯鼓了鼓掌,看着眼前的阿帝尔,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不错的分析,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看出这么多东西,的确厉害。”

        他抬起头,看着眼前一身白袍,气质卓越的阿帝尔:“你刚刚说,你是个医师?”

        ······················

        傍晚,一座木质的房门打开,随后阿帝尔的声音从中走出,手上还提着一个药箱。

        “尽管没有按照预想中的计划进行,不过好在最后的目标还是成功达成了。”

        走在路上,提着一个药箱,阿帝尔心中静静想着。

        在刚刚的房间中,他刚刚给迪鲁斯治疗过,这才从对方房间中走出。

        在对方的身上有一种十分诡异的东西,像是某种极度顽强的恶性毒素,已经在对方的身上扎根,不断让对方的生命力消耗着。

        对方此时身上的情况实际上很严重,如果是个普通人的话,现在恐怕已经死了,只是对方身为超越大骑士的强者,生命力的确顽强,硬生生挺到了这个时候,仍然没有死去。

        不过,哪怕硬挺着没有死去,但到这个地步也是极限了。若是没有阿帝尔的话,对方最多再挺几个月时间,浑身就会发生异变,最终病发身亡。

        “不过···这种带着极强污染性的力量,还真是顽强。”

        轻轻抬了抬手,看着自己指尖,阿帝尔的脸色有些凝重。

        在他的手指上,一点点淡黑色的痕迹正在蔓延,一种带着强烈污染性的力量正在快速侵蚀他的血肉,却被阿帝尔血肉中蕴含的力量所抗拒,慢慢消磨。

        “只是短短一段时间的接触,并没有直接直接让病源体侵入体内,竟然就有这种恐怖的后果。”看着指尖上这一点淡淡的黑色,阿帝尔脸色凝重,喃喃低语道。

        要知道,作为二级巫师,而且身为纯血月精灵,阿帝尔的身体抗性远非其他人可比。

        上古月精灵作为四级生物,其身体对某些东西的抗性可想而知,绝对极为恐怖,哪怕仅仅只是幼年期,也绝对不是寻常污染体所能感染的。

        眼前的这种东西,能够让如今的阿帝尔都被感染,可想而知其污染性有多恐怖。

        “幸好,这一次为对方治疗,也不是全无收获的。”

        走在路上,阿帝尔心中默念:“芯片,呼吸法推演进度如何?”

        “迪鲁斯呼吸法···%,剩余推演时间未知···”脑海中,芯片机械的提示声响起。

        “已经推演出将近五分之一了,之后再观察几次,应该就能推演出大半了。”

        看着芯片提示的进度,阿帝尔喃喃自语。

        冒着这么大风险给对方治疗,这当然不是免费的。

        在为对方进行治疗之后,对方已经同意,让阿帝尔进入艾尔兰家族的收藏室去阅览书籍,甚至将波拉两人之前答应好的一份骑士呼吸法也双手奉上。

        对于那份骑士呼吸法,阿帝尔已经看过一遍,最后十分无语。

        那完全是骑士学徒阶段用来打基础用的基础呼吸法,尽管里面的很多理念十分不错,但论及实际的效果,甚至还不如阿帝尔曾经推演出的那份帝尔呼吸法。

        至少那份帝尔呼吸法,还是阿帝尔费了许多功夫寻找各种不同的骑士呼吸法,再通过芯片将其不断推演完善出来的。

        历经近十年时光,整整数百份不同的呼吸法充当基础的推演资料,论及具体的完善程度,恐怕找遍整个巫师世界都找不出多少可以与之相比的。

        与这份千锤百炼的帝尔呼吸法相比,对方所给出的呼吸法虽然在某些理念上还算不错,但在具体的效果上肯定远远不如。

        毕竟就算这个世界的主体是骑士,但对方所给出的也仅仅只是一份低级呼吸法,自然不可能与芯片推演出的帝尔呼吸法相比。

        与这份低级呼吸法相比,阿帝尔的真正的收获,反而是在为对方治疗的过程中获得的。

        就如受伤会留下伤痕一般,骑士的日常训练,其实也会在人的身体上留下一些细微的印记,日积月累下来,便会成为一种独特的烙印。

        这种烙印在正常情况下无法发现,但对于拥有极强计算力,且可以将视线放大数千万倍的芯片而言,却可以清晰发现。

        在为对方治疗的过程中,阿帝尔也在近距离接触对方的身体时将芯片开启,透过对方平时训练留下的细微痕迹来反推,从而获得对方主修的骑士呼吸法。

        毫无疑问,对方作为超越大骑士的强者,其主修的呼吸法一定也十分强大,绝对远远超过对方随意给出的那份普通呼吸法。

        事实上的确也是如此。

        尽管还没有推演完整,但仅仅是不到五分之一的这点内容,已经对阿帝尔有了极大启发,甚至让本已极为完善的帝尔呼吸法再次前进,更加完善了起来。

        走在路上,阿帝尔隐隐有种预感。

        经过了这个世界之后,原本已经被他闲置的帝尔呼吸法或许会来一次极大的飞跃。

        “迪鲁斯大人,您的感觉如何?”

        宽敞华丽的房间内,苍老的声音响起。

        卡拉姆一身黑袍,小心翼翼的将迪鲁斯身上沾血的布拿开,随后开口问道。

        在他身前的床上,迪鲁斯此时躺在床上,浑身的衣服上到处都是黑红色的血,看上去十分恐怖。

        只是相对于之前,他原本身上充斥的那种虚弱感似乎有所减轻,此时闭着眼,静静躺在了床上。

        “已经好多了。”

        听着眼前卡拉姆的声音,迪鲁斯静静睁开眼,有些喘息的开口,然后挣扎着起身。

        他看着自身身上被血染成黑红色的衣物皱眉,然后直接将身上的衣服扯下,露出了身上那结实魁梧的肌肉。

        没有了衣服遮掩,卡拉姆可以清晰的看见,在迪鲁斯的身上,一个淡黑色的痕迹大片大片笼罩着,看上去像是直接笼罩了他的整个身躯,带着些不祥的意味。

        “的确被抑制住了。”

        认真观察着迪鲁斯身上的黑色皮肤,卡拉姆最终松了口气,心头的担忧也略微放了下去:“看来这一次找对人了。”

        “这个医师的医术很不错。”

        听着卡拉姆的话,迪鲁斯也认可的点点头:“本来只是随意试试,没想到对方的医术的确不错,竟然连污染之种的毒素都能压制住。”

        “可惜,还是不能根治。”卡拉姆有些可惜的说道:“要是能够根治掉的话,就好办很多了···”

        “没那么容易的。”迪鲁斯摇了摇头:“污染之种的毒素,哪有那么好治。能够压制住,让我多撑些时间,已经算是我运气不错了。”

        “唉,要是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卡拉姆叹息道。

        “没有这个可能。”迪鲁斯倒是洒脱的笑了笑:“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就只有勇敢面对,这才是我等骑士应该做的。”

        “倒是这段时间,你需要跟紧点。”

        他借着开口,对着眼前的卡拉姆挑了挑眉:“那个医师虽然医术不错,但毕竟是个外人,这段时间记得把族里的东西处理好,别把一些不该让对方看见的东西露出来。”

        “我明白。”对于这件事,卡拉姆点了点头,对此表示明白。

        “你明白就好。”

        迪鲁斯走向身后的墙壁,从上面拿了一件白袍披上,随后开口:“这段时间周围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家族的损失也够大了,没有必要的话,我不希望再有什么意外发生。”

        “那个医师的实力不弱,你之前应该也感觉到了吧,在我不出手的情况下,整个家族恐怕都没有多少人能对付对方。”

        “这种实力强大的天才,偏偏又掌握了不错的医术,来历肯定不会简单,要是惹出什么事,也是个麻烦。”

        “我明白的。”听着眼前迪鲁斯的话,卡拉姆最终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

        ”应该就在这里了。“

        第二天清晨,在身前侍者的带领下,阿帝尔走进一片宽敞的大厅。

        在大厅内,一个个书架在其中摆着,上面摆着许多纸质的书籍,看样子都被包养的很好,看上去和新的书一样。

        若是走近这些书架,还能闻见一阵阵清香,一股历史的沉淀与厚重感扑面而来。

        这里就是艾尔兰家族的藏书室,收集有整个艾尔兰家族数百年以来所有的藏书,里面所有的书籍加起来已经能抵得上一个小型的图书馆,而且绝大多数都是些珍本。

        毕竟作为本地最为强大的几个骑士家族,艾尔兰家族的眼界自然也很高,不是珍贵的书籍,不可能会被小心收藏,甚至每年都花费不小的人力物力为其进行保养。

        刚刚走到这里,仅仅是看着眼前这些占地庞大的书架,阿帝尔便眼前一亮,连忙向前走去。

        走入这座小型图书室,他的第一选择,当然是寻找那些有关于超凡力量,也就是有关于骑士的知识。

        花费了半个小时,将周围的书架逛了一圈,阿帝尔最终走回了原地。

        “果然,虽然有骑士的资料,但真正可以修习的骑士呼吸法却一份都没有,全部都被另外收藏起来了。”

        大致在周围转了一圈,阿帝尔最终无奈说道,言语中有些无奈。

        不过,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骑士呼吸法作为一个家族的立身之基,足以开创出一个骑士家族,自然不可能轻易的摆出来给外人观看。

        阿帝尔之前能够从对方手上获得一份呼吸法,还是因为波拉两人事先答应,再加上阿帝尔成功将对方病情遏制才获得的。

        不过,尽管如此,阿帝尔的心情却并不算沮丧。

        “尽管并没有确切的呼吸法,不过只要有这个世界的骑士资料,就已经足够了。”轻轻抬了抬头,看着这满地书架,阿帝尔心中想道。

        对于如今的阿帝尔来说,这个世界的高级呼吸法的确重要,但有关于这个世界的骑士资料却同样十分重要。

        尽管之前搜索了波拉两人的记忆,但那种搜索方式到底太过粗糙,不可能将一个人一生的记忆全部据为己有,仅仅只能找到某些记忆深刻的画面。

        再加上波拉两人的实力也并不算强,甚至连骑士也不是,能够知道的东西太少,自然获得不了多少情报。

        有了眼前艾尔兰家族的这些藏书,阿帝尔就能够迅速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况,也能够大致明白这个世界的骑士力量到底有多强,从而弄清自己的定位,以便接下来的行动。

        &nbsp网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