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巫师不朽

    第三百九十章 遗迹

        “竟然是这样的东西。”

        一座宽敞的房间,坐在沙发上,阿帝尔将手上的几本书翻阅完,随后脸色变得有些怪异。

        此时距离里昂找上门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

        答应了对方的条件后,没过几天,外面的雾气便开始消散,而后阿帝尔这具身体的家人也被妥善的安置了下来。

        科拉尔拿着他的任命,满心欢喜的去当了他的警长,实现了人生的大逆袭,一下子从最低级的警员变成了最高警长,让他无数过去的老朋友都大跌了眼镜。

        蒂丽也是类似,在将他获得的那笔巨款存入银行后,里昂还未她安排了当地最好的贵族私立学院,让她进入其中就学。

        至于阿帝尔,则在他自己要求下,进入了当地最大的图书馆,在里面不断翻阅着各种资料。

        每一天,在里昂的命令与搜刮下,都会有不少新的书籍被送进来,其中不乏这个世界的深层隐秘,还有对于诅咒与通灵者的研究。

        “所谓的通灵者,竟然是这样的东西。”

        将手上一本书轻轻合上,阿帝尔摇摇头,脸色显得有些失望。

        这个世界的超凡体系很是独特,似乎完全是针对诅咒而成。

        在世界各地的诸多国家,每天都会有不少灵异事件爆发,这些事件便被归类于诅咒,视其威力而划分出种种档次。

        至于这个世界对抗诅咒的主力,所谓的通灵者,也令阿帝尔感觉有些失望。

        这个世界的通灵者主要依赖于血脉的力量,但凡通灵者,祖上必然是某位觉醒者,因而相对于普通人来说,血液之中多多少少继承了觉醒者的部分力量,也就是所谓的灵力。

        通过秘法不断滋养体内的灵力,等到体内的灵力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便可以去寻找某些特殊的诅咒之物,再用自身灵力将诅咒降服后,便可以获得诅咒之物的部分力量,一跃成为强大的通灵者。

        这便是这个世界通灵者的来源,也是令阿帝尔失望的原因。

        “所谓的灵力,从源头上便是血脉中传递的力量,寻常人根本不能通过学习获得。”

        “那些所谓的通灵者更是完全依靠外物的力量,想要变强,便只能不断寻找更强的诅咒之物替换,根本没什么学习价值。”

        摇了摇头,想着脑海中的资料,阿帝尔有些失望。

        这种独特的超凡体系完全就是看命,一个人是否能成为强大的通灵者,完全看自己的血脉与手上的诅咒之物,根本没多少值得学习的东西。

        巫师与骑士严格来说虽然也给看命,至少前期也有资质要求,但巫师与骑士至少有成配套的完整体系,只要条件足够,便可以一路前进,直至巅峰,相对通灵者这种完全看命的体系来说,就要好上不少。

        通灵者自身的血脉有着极限,体内的灵力再强大滋养,最终也不可能强过第一代觉醒者。至于诅咒之物更是稀有,只有在诅咒中才有可能诞生,不仅数量稀少,更是极难获得。

        这就制约了这个世界通灵者的质量与数量,始终只能在一个水平徘徊,没办法突破某个层次。

        “不过这么一来,里昂这么在乎我这个觉醒者,也就说得通了。”

        默默从原地站起,看着房间外的阳光四射,阿帝尔默默抬起头。

        很显然,阿帝尔之前的某些表现,在这个世界的某些人看来,便是觉醒者的表现。

        只有天生的第一代觉醒者,才能不依赖诅咒之物,只依靠自己的力量便能对抗诅咒。

        “也算是歪打正着吧。”

        想到这一点,他也没什么好说。

        砰砰砰

        这时,轻微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伴随着敲门声的,还有女孩轻微而柔和的声音。

        “西姆先生,里昂总督请您过去。”

        “告诉总督,我马上就到。”轻轻转身,听着这话,阿帝尔也不意外。

        四下走了一会,他将几本书整齐的放下,随后整了整衣衫,便向外走去。

        沿路上的走廊有需要仆人与女仆走动,在看见阿帝尔后,都微微的低下了头,生怕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一段路没有走很久,大概几分钟后,他走到一座宽敞的客厅。

        客厅里,里昂穿着一身黑色风衣,此时脸色显得很严肃,正在和身旁一个中年人认真的谈论着某些事。

        在交谈的话语中,通过敏锐的精神力,阿帝尔捕抓到一些内容,似乎与禁地以及诅咒有关。

        “西姆,你来啦。”

        看见阿帝尔从外面走进,西姆两人停止了交谈,一脸和善的看着他,显得很好相处。

        “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维纳斯男爵,你可以称他为维纳斯先生。”

        他看着身旁站着的中年人,对着阿帝尔热心介绍道。

        “你好,西姆。”

        维纳斯脸上带着生硬的微笑,认真的看着阿帝尔,像是想要将他的面容记住。

        他看上去大概四十岁左右,穿着一身红大袍,脸上的表情僵硬,留着一些长长的胡须,看上去就像个普通中年人一眼平平无奇。

        不过,尽管表面上如此,但阿帝尔却不会小觑对方。

        在对方体内,有一种独特的力量在流淌,与黛丽莎体内的力量类似,但却远比黛丽莎要强大。

        “一位通灵者?”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不过在表面上,阿帝尔还是很有礼貌的笑了笑,看上去像是一位普通的腼腆男孩。

        “这一次让你过来,有一件事希望你能帮我。”

        看着阿帝尔,里昂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单刀直入:“我们准备去一个地方,可能会有些危险。”

        “为了保证安全,我希望三天后,你和我们一块去,有问题么?”

        他低下身子,看着阿帝尔,很是诚恳的请求道。

        “可以。”

        轻轻撇了撇一旁的维纳斯,阿帝尔没有过多犹豫,直接点了点头。

        他能够预想到,那个对方所说的地方,多半又是个诅咒之地,里面多半有恐怖的诅咒盘桓。

        不过,这也正好。

        对于其他人,乃至于通灵者来说,诅咒当然是令人闻之色变的东西,但对阿帝尔来说,这玩意还有点用,至少能用来收割界能。

        不过尽管心中这么想,但在表面上,他还是不露声色,只是静静点了点头后,便转身向外走去,根本没有留在这里的意思。

        “十二岁的觉醒者,倒是很罕见。”

        后面的客厅内,目视着阿帝尔的背影从实现中消失,维纳斯有些感慨。

        “我当初得到消息的时候,也很惊讶。”里昂抬了抬头,脸上露出了微笑:“不尽管年纪小些,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个优势。”

        “相对那些莫名其妙敌视我们的觉醒者,这个孩子就要可爱多了。”

        “的确。”听着这话,维纳斯有些赞同的点了点头。

        觉醒者的觉醒,完全没有规律可言,只与体质与意志有关。

        最近这数年时间里,伴随着诅咒开始逐渐活跃,各个王国也开始逐渐出现一些觉醒者,紫金花王国也不例外。

        不过因为觉醒的缘故,这些觉醒者个个桀骜不驯,仗着自己觉醒后拥有的力量,甚至敢直接反抗各国的统治,一时间造成不少血案。

        在数个月前,在紫金花王国的王都,便有这么一个觉醒者暴起的案例。

        一个饱受欺压的小家族子弟突然觉醒,在获得强大力量后,首先做的就是将自己家族的仇家,一位世袭子爵斩杀,连同对方的族人在内一个都不放过,而后便直接潜逃,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踪影。

        相对而言,阿帝尔这位觉醒者就让人满意的多了,既不是出身于其他贵族的家族,而且今年不过十二岁,可塑性还很强,更不会动不动就暴起伤人。

        “对了,王都那边情况怎么样?”

        站在原地聊了一会,里昂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一旁的维纳斯开口问道。

        “有些糟糕。”维纳斯摇了摇头:“陛下重病,几位殿下又互相争斗,一时间根本抽不出力量去镇压禁地”

        “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了。”里昂脸上露出冷笑:“不过这也正好,省得束手束脚。”

        “还有一个消息。”维纳斯脸上露出迟疑:“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离噩梦庄园下一次开启已经不远了,要不要派人进去?”

        “当然要。”里昂毫不犹豫的点头:“噩梦庄园,这个禁地有很多诅咒之物出产,既然碰上了,当然不能错过。”

        “不过那么一来,我们的人手就会更紧缺了”

        断断续续的话语从耳边不断拂过,渐渐变得模糊与轻微。

        站在阳台上,运用强大的精神力,偷偷听着里昂与维纳斯密探的部分内容,阿帝尔脸色不变:“噩梦庄园。。又是个熟悉的名字。”

        在圣恩学院的诅咒爆发之前,他曾经与黛丽莎接触过一次,在那一次达成了初步的合作。

        当时,对方希望他能够进入噩梦庄园一次,并且从中取走一件东西。

        现在看来,对方希望他取出来的东西,或许就是一件诅咒之物。

        “禁地吗?”

        想到噩梦庄园的传说,他喃喃低语,随后转身,离开了阳台。

        第二天的正午,在宽敞的马路上,几辆黑色的警车在路上行驶,顺着长长的道路向远处开去。

        “到地方了么?”

        坐在最前面的警车上,看了看周围的地形,科拉尔对了对手上的地图,看着身旁的警员开口问道。

        与过去落魄时相比,科拉尔显得变化很大。不仅身上原本的警员制服皇城了一身黑色礼服,整个人看上去更是精神奕奕,一张原本冷峻阴沉的脸庞上带上了些许威严,看上去倒是像模像样。

        他坐在车的后座看着地形,身旁还坐着一个看上去十岁左右的小男孩。

        “科拉尔大人,已经快到地方了。”前面,对比了一下地形,负责开车的警员开口回应。

        “嗯。”科拉尔脸色冷峻的点头,随后转身看向一旁的男孩,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些;“西姆,感觉到什么了吗?”

        听着他的话,男孩才有了些许反映,不再看向窗外,视线注视着科拉尔:“没有。”

        “还没有么?”科拉尔喃喃低语:“看来还要再进去一点。”

        嘣!

        一阵断裂声突然响起,像是一块炸药瞬间爆发,在周围引发出强烈的声响。

        天空中,无数飞石从天上落下,带着无尽的尘埃落下,其目标看样子正是科拉尔这边。

        在无数人惊骇的眼神注视下,这些飞石与尘埃快速落下,眼前就要尽数砸到车辆之上。

        哗啦

        一阵淡淡的涟漪从半空中涌现,在这一刻,一阵银色的光华弥漫,其中有能量粒子沸腾的反应产生,在瞬间形成一个小型的结界,将一切砸向这里的物质全部弹开。

        扭曲屏障!

        这是阿帝尔固化的第一个法术,也是阿帝尔所掌握的第一个一级法术,在这时勉强调动一点法力,重新施展了出来。

        天空中,一切尘埃与落石都消失不见,被一股瞬间传来的庞大力量瞬间扭曲,直接向着来时的方向砸去,没有对任何人造成损害。

        啪啪啪

        响亮的掌声从后方传来。

        在阿帝尔身后,里昂穿着一身黑色风衣,一边鼓掌,一边向阿帝尔走来:“反应很及时,不然这一下就麻烦了。”

        “这是西姆他应该做的。”看着身后走来的里昂,科拉尔微微低头说道。

        “看来在这里面,有人不欢迎我们进来。”走到科拉尔身前,对着他点点头后,里昂走到阿帝尔身旁,抬头看向前方。

        在他的视野中,前方是一片烟尘与黑暗,一股股黑色的力量在笼罩周围,不时的徘徊冲上天上,将整个苍穹都染上了些许黑色。

        这里是一片看上去很古老的遗迹。

        在大地上,一片片古老的建筑还在残留着,上面密布风沙,在那里不断的吹着,带着阵阵低沉的风鸣声。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