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亡灵祀

    第385章 无处可逃

        “怎么办?”

        蓝侬惊恐的看着身前二十多身着光明帝国衣袍的人,对着黑夜说的话都在打着颤。

        一股绝望的情绪不由自主的升上内心,要不是自己家族的教育告诉他,面对敌人,最重要特么是光明帝国时就是死也要站着死,估计早就屎尿齐流的瘫软于地。

        二十个人!

        最少有七八名剑师在其中,想逃得一番性命那是对眼前这群人的侮辱。

        “凉拌呗!”

        黑夜也是绝望透顶,脸色都有点苍白,本以为是一条生路,谁能想到对方居然有这么多人在这蹲着。

        两个打二十个?

        给他一个时辰的时间,让他摆一座窫窳尸阵可以全灭了对方。

        若给他满魂的油纸伞,不说全灭对方最少死一半,逃得一番性命还是小菜一碟。

        但对面侧立的这群人能给他这么长的时间就是个笑话。

        估计刚抬手之间,对方七八名大剑师的斗气已经临身,身首异处就是结果。

        最糟糕的一种情绪莫过于从天堂跌向地狱。

        终于从矿洞之中逃出光明帝国的追杀,谁想到黑夜与蓝侬一脑子扎进敌人的怀抱。

        矿洞下面底层两条路,一条死路,另一条也是死路!

        黑夜大脑疯狂的运转,在想自己能拿出手的应对手段,要不然就只有等死。

        “他们怎么不动手?”

        蓝侬在绝望之中诧异的看着身前这群站默不作声的人。

        “我特么哪知道,你问问他们去,没准是死尸也说不一定。”

        黑夜把自己的黑布带掏了出来,此时这个东西是他唯一的一根稻草,算是能达到瞬发的一种手段,应该能应对对方七八名的剑师,在加上旁侧蓝侬的冰系魔法拖一拖,只要对方蠢一点二人没准能有一成逃命的希望。

        “怎么不逃了?”

        一道清脆的声影在黑夜与蓝侬身后响起。

        豁然的回头,黑夜眼中就是一眯,中级阶位的光明祭祀!

        而蓝侬的反应就是一阵呆愕。

        美!

        很美!

        非常美!

        美的不知道用什么词语能形容的地步,他根本不知世间还有如此绝代佳人的存在,她的美可与黑夜油纸伞里那只厉鬼比肩,那张毫不遮掩的面容足以羞煞人间万千的女子,而这是人,不是一只冰冷的厉鬼,有温度的存在。

        “不介绍一下吗?”

        黑夜戏谑地对着这名女子道了一句,终于知道身前这群人为什么盯着他们而不是动手了。

        他是先注视到此女子的实力然后才注视到那种吹弹可破、不似人间生相的脸,挺震撼,但也就尽于此了。

        好看的女子,都有一颗不一般的心,黑夜不知道她的那颗心究竟是白还是黑。

        但此时这种场面的对立,对方的心绝对带着戾气!

        “当然可以!光明帝国东部战区实习战团团长,葛莱蒂丝、伊莱恩。”

        葛莱蒂丝双眼轻眯盯着身前这个狼狈的黑袍身影,对着他就是一番简单的自我介绍,更重要的其实还没有说,圣师班克罗巴、萨罗穆的第十二位徒弟,古老的伊莱恩家族唯一嫡女,顺位第七圣女继承人,当然这些根本就不重要,对于一个将死之人说这些也根本没用。

        很震撼!

        黑夜听完这个职务就是这种感觉,根本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一任战团的团长,即使这是一个实习战团,统领的也大多数是初级阶位的存在。

        但团长就是团长,这个职务在任何一座帝国通常都会意味着,手下过万!

        他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但就这座矿井当中最少也五百往上的人数。

        “失敬失敬!”

        不是漂亮的花瓶,这是一个杀人时都会让人感觉到死在她的裙下很值的女人。

        “你不介绍一下自己吗?小小四五星初级阶位的异端法师,居然杀了我四十多名手下,你的名字可以让我记忆三个月。”

        蔑视!

        赤裸裸的蔑视,此时黑夜身前的这名叫葛莱蒂丝的女人好似一只高傲的天鹅,天生的脖子长,看人都自带一种俯视之感。

        “哈哈~~我一直以为光明帝国对我们这种传穿黑袍的上来都是直接动刀子,没想到还有一位和颜悦色的存在,不仅长的漂亮,气度也是可以啊,不愧为一任战团长!”

        “在你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前,你还可以呼吸两口人间的空气。”

        葛莱蒂丝看着黑夜,就如在看一个跳梁小丑,此人绝对不蠢,相反是相当的奸诈,要不是她多一个心眼,差点就让他给溜了,没准此时她的手下还在上边矿洞当中累死累活的搜索,谁想到此人直接一转,奔着紫晶脉壁底部就要朝着第八座矿井当中溜过去。

        “我要不说名字是不是就能一直苟活着啊?那你看我投降给你当个奴隶怎么样?”

        黑夜用手狠狠拉扯了一下蓝侬的衣角,二人配合这么多天,他相信他应该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你?”

        “恩恩!别看我长的一点不帅,面首这种职业是应聘不了,当然,你如果床榻之上感到寂寞难挡,我也完全不介意客串一下你的临时所需。

        好像这种事上男人基本不怎么吃亏,但说真的,我心里对你这种漂亮的还真有点膈应,年纪轻轻能当上战团团长的女人,可以想象公共厕所的味道绝对不好。

        但你要是真有这种需要我也不介意,奴隶嘛!哪里有那么多的自由,而我就怕你有那方面的病啊!精尽而亡倒是我倒是不怕,就怕死的憋屈。”

        黑夜的嘴很碎,因为他知道对方不会放过他们两个,指挥着这么一大群人来围堵,别说当奴隶了,能让他们还喘口气都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你找死!”

        柏特莱姆抽出自己的大剑,阴鸷的盯着碎嘴的黑夜,对着他就是一声骂喝。

        “回去!”

        葛莱蒂丝一直微笑的看着黑夜,脸色之上也根本看不出半点的怒色,直接用纤纤的臂藕挡了一下自己的家臣柏特莱姆。

        柏特莱姆看了一眼自家主子,然后狠狠地瞪了一眼黑夜,要不是被拦着,他相信这个异端此时已经身首异处于自己的大剑之下。

        “啧啧!裙下之臣啊这是。”

        黑夜看着蹦出来的柏特莱姆也不认识,更一点不惧,别看是一名八星初级阶位的风系大剑师。

        “拖延时间有用吗?”

        葛莱蒂丝嘲笑的看着身前这个跳梁小丑,五百多人围堵,两名初级阶位的法师就是插上一双天神的翅膀也飞不出去这方死地。

        “一点用也没有!刚刚就恢复了半成的法术能量。”

        黑夜对着美丽的葛莱蒂丝哀叹了一声,被发现了自己的小秘密感觉十分的沮丧。

        “我允许你恢复到十成,但要在这个过程当中想想自己要怎么个死法,我可以在你生命的最后弥留之刻满足你!”

        好看的容颜之下,一颗恶毒的心!

        “这个嘛......还真不用想,你看看死而后生怎么样?”

        “呵呵!别跟小女子开玩笑,我想杀的人,还没有一人逃了小命的,你不是那个例外!”

        “那还真谢谢你让我死之前能把自己法术能量恢复满。”

        黑夜说完直接大大方方的从空间戒指当中拿出紫晶原矿开始汲取,既然被发现就没什么好偷偷摸摸的了。

        “你不仅能这样做,还可以告诉我名字!”

        俏带眉梢,一双盈盈秋水的眼却带着杀戮的神光,却显的增添了三分凌气。

        “唉!好吧,告诉你名字。”

        黑夜低头摇了摇脑袋,一脸的绝望之感。

        “洗耳恭听!”

        “我叫啊————————————你祖宗!”

        黑夜猛的一抬头,对着身前的葛莱蒂丝就是一声狰狞的咆哮,亡者之地的惨绿之色瞬间就铺满了大地。

        随着闭目的双眼一睁,右眼深处的黑瞳直接分成一双瞳,随着这只双瞳之眼的诞生,四周的景象好像都在发生着扭曲。

        天地之间霎时荡起了阵阵的阴风,更有阵阵似有似无的凄厉唱鸣之声从远古的长河当中传来。

        “不好!”

        葛莱蒂丝大叫一声,立时就感觉不对,天空之中的景色在发生快速的变化,四周的空气在变得越发的滞稠,随着身前这个异端的一声吼,天地中好似降下一道惊雷,直接把自身所在的这座矿井劈的支离破碎。

        天地在变的混沌,黑漆浓云的天空之中不知怎么就升起来一片血红的晚霞,皲裂的大地之上地浆在疯狂的冒涌,随着四周耳边呼啸而过的劲风,更是带来一首让人头皮都感觉发麻的亘古序曲。

        随着这段时断时续的序曲临近,葛莱蒂丝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了嗓子眼,呼吸越发的感觉困难,好像这方天地就没有空气这种东西一般。

        “晚了!不是想知道老子的名字嘛,告诉你,亡灵帝国迦朵学院你爷爷黑夜是也!”

        黑夜大吼一声后,眼前顿时浮现出一把死神之镰,飞速的从呆滞的蓝侬手臂上划过,顿时鲜血入柱的喷洒而出。

        拽着一条黑布带沾染了蓝侬那货喷涌而出的鲜血,对着身前的葛莱蒂丝身后那一大群人就甩了过去。

        趁你病要你命!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欧博娱乐城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官网